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你觉得,我很蠢吗?
    景叔战战兢兢地看着那个娇小的人影。

    他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

    娘喂,早知道小姑娘这么凶猛,他一定安静地做一只鹌鹑,在一边屁都不放一个。

    “大,大人……”

    景叔哆哆嗦嗦,后背的冷汗如大雨滂沱,在这寒冷的冬天傍晚,竟然让他厚厚的棉衣湿了个透彻。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最后一个蓝家的喽罗,惨叫着倒了下去。

    “啊——”

    “我的手!好疼,好疼啊!”

    佣兵们向来都是能忍的,惨叫到这种地步,必然是已经痛到忍无可忍了。

    景叔盯着那个喽罗扭曲的脸色,心中更方了。

    该不会,一会儿,他也被大人这般痛殴吧?

    他黝黑的脸上,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景叔,你看,现在只剩蓝松了。”少年浑然不觉自己护卫的害怕,他盯着不远处的洛星辰,满心满眼都是欢喜。

    “大人真是太棒了!”

    这句话自他出马车,就已经被重复过无数次了。但少年不知道,除了这一句,他还能说些什么。

    “嗯,嗯。”景叔无意识地应着,他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蓝松的害怕并不比景叔少。

    此刻,他惊恐地盯着美貌异常的少女,震惊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你,你……”

    娘喂,该死的蓝若,到底给他们惹到了一朵什么样的霸王花?

    他不过眨了眨眼,怎么情况就不对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呀!

    他带来的人呢?怎么全部都趴在地上了?

    “起来!”蓝松惨白着脸,狠狠踢向离他最近的一个喽罗,“快点滚起来!”

    都别特么装死了!

    现在是装死的时候吗?

    被踢到的喽罗心里苦。

    这真的是躺着也中枪。

    是他不想起来吗?他全身都快散架了喂!动一下都疼得钻心,哪里还有力气站起来?

    “老,老大,我站不起来啊。”喽罗疼得龇牙咧嘴的,单是说话,就让他冷汗直流。

    “混账!”蓝松气急又怕急,连连踢了那个喽罗好几下,“混账!”

    喽罗被痛到炸裂,眼皮一翻,整个晕了过去。

    “嘎?”蓝松傻眼。

    他,他不过想叫人帮他壮胆,怎么……

    哆嗦了一下,蓝松硬着头皮再次抬起头来。

    “大,大人,”他快哭了,“不,不关我的事啊。”

    他和大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不至于这样逮着他痛殴吧?

    见洛星辰慢慢朝他走过来,蓝松大脑一片空白。

    他要被揍了吗?

    就像地上趴着的这些没用的家伙一样?

    不,不可以!

    “和我没关系!”蓝松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他猛地推开越来越近的洛星辰,屁滚尿流地就要往前冲。

    凭什么!

    凭什么他要被揍?

    明明是蓝若那个家伙惹的麻烦!

    “和你没关系?”洛星辰冷笑两声,伸手一把将蓝松给拽了回来。

    “你说没关系,那就没关系吗?”

    大佬!他错了还不行吗?

    蓝松欲哭无泪。

    不带这样的啊!

    他根本什么都没做,怎么就和他有关系了呢?

    “我,我,我……”他嚅嗫着。

    洛星辰见他这副怂样,眼神更加不屑了,“就这么点能耐,还想找别人麻烦?”

    他到底哪里来的胆子?

    找别人麻烦?

    找别人麻烦!

    蓝松突然福至心灵,什么都明白了。

    “大佬,我,我错了。”他艰难地吞下口水,“我,我再也不敢了。”

    “求求你,放我走吧。”

    飞快地转动眼珠,蓝松差点声泪俱下。

    “其实我也不想的啊。”

    蓝松满脸委屈,“是我那表弟。”

    “都怪蓝若!”

    他飞快地将锅扣在蓝若的头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道,“是他逼我来的。”

    “还说,若是我今天不来,他就要让叔叔将我踢出飞天佣兵团。”

    佣兵被踢出佣兵团,后果的确很严重。

    蓝松的眼里满含泪水,仿佛他是天底下最可怜的人,“所以,我,我是被逼的。”

    洛星辰盯着蓝松,面无表情。

    后领被勒得紧紧的,蓝松逐渐有些呼吸困难,倒是真的快流泪了。

    “大人,请,请放手啊。”

    他挣扎着说道,不停朝上翻着白眼。

    娘喂,大佬要是再不放手,他的小命就真的交代在这里了!

    景叔和少年在一边看得一愣一愣的。

    要不是他们亲身经历,差点就要被蓝松这厮炉火纯青的演技给骗过了。

    “是这样吗?”洛星辰点了点头,将拽着蓝松衣领的手,轻轻松了松。

    蓝松心中一喜,大力点头,“是,是这样的。”

    他大口大口呼吸着,看着洛星辰的眼睛十分真诚,“我发誓,我说的都是实话。”

    洛星辰松开了他的衣领。

    蓝松心中更高兴了。

    “什么大佬!”他偷偷翻了个白眼,“还不是被我玩弄在股掌之间?”

    他盯着洛星辰,眼神中飞快地闪过一丝狠厉。

    该死的小娘皮!你给大爷等着!

    等他之后带了更多的人,看他怎么好好回报她!

    蓝松心中发狠,脸上却一片谄媚。

    “大人,请放过我这一次吧。”

    “我不敢了,真的再也不敢了!”

    洛星辰没有说话,她无波的眸子,仿佛一口深井,深深倒影出蓝松的模样。

    少年看得气急,他恨恨地叫道,“大人,他在骗你!”

    少年的话音未落,就听到洛星辰清灵且带着寒意的声音,“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蠢?”

    “嘎?”

    看着突然变脸的洛星辰,蓝松愣住了。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了吗?

    刚刚他们不是还相谈甚欢吗?

    怎么眼都没眨,大佬就变脸了?

    大佬们,都是这么任性的吗?

    “我,我没有啊。”蓝松心中发慌。

    他没有,他不是,别乱说喂!

    回应他的,是洛星辰利落的拳风。

    “嘭!”

    蓝松头晕目眩,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嘭!”

    又是一拳。

    蓝松只觉得天旋地转,他仿佛脚踩棉花,全身都软绵绵的。痛觉直击他的大脑,让他忍不住惊声尖叫。

    “啊!”

    操,操,操。真特么的疼啊!

    洛星辰面无表情,再次举起拳头。

    一直注意着她动作的凝雪,终于找到了机会。

    “主人,主人,让老子来,让老子来!”

    它保证揍不死这丫的。

    一边说,凝雪也不等洛星辰答应,猴急猴急地就跳到了蓝松的面皮上。

    “让你猖狂,让你猖狂!”它恶狠狠地哼着,“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你猿爷爷的厉害!”

    景叔看着毛绒绒的一团白球,不停地跳动在蓝松的面皮上,只觉得后槽牙发酸。

    明明是令人发笑的场景,但看着蓝松越来越肿的脸,景叔却一点儿都笑不出来。

    完了。

    现在,要轮到他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