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孤魂
    容娴朝着守卫扔了一块碎银子,不紧不慢地走进了城中。

    一路上好似有人指路一般,目标明确的朝着远处的神仙村而去。

    神仙村是这座城中的一个村子,村里大概有三千人。

    容娴抬头看着高高的门楼,上面‘神仙村’三个字虽然稚嫩,却给人一种意气风发之感。

    从一个门楼便能大致看出这村子里村民的精神面貌。

    容娴嘴角噙着一抹温柔的笑意,抬步走进门楼,朝着村子里走去。

    她刚刚踏进村中,一股阴风席地而起,头顶天昏地暗。

    容娴脚步微顿,语调平缓而温和:“婵儿,我不会有事的。”

    她目光看向远方,深邃的眼里好似有看不见的漩涡,要将一切能看得到的东西进入沉入黑暗。

    她微微一笑,说:“你和大哥的死,总要有人付出代价的。”

    四周空无一人,但容娴却看得清楚,在她身旁一直紧紧跟随着一个小姑娘。..

    与她现在年纪一般大,只有十四岁,浑身一直滴滴答答的留着血,空口破了一个大洞,漆黑的眼珠躺着血泪。

    那是与她双生的妹妹,容婵。

    一年前大哥赶考回来路经此地,却意外身亡,母亲承受不住丧子之痛也跟着去了。

    父亲派人找了六扇门的捕头前来查找线索,最终却无功而返。

    容婵年纪虽小,却聪明绝顶。

    她从捕头含糊不清的言语中察觉到事情并非那么简单,所以偷偷离家调查大哥的死亡真相,结果却死在了这个神仙村内,还死的那么凄惨。

    容娴半年前承受的那股痛楚便是容婵死前的痛苦,双生感应,她至今想起那种痛苦都心有余悸。

    容娴澄澈的眸子里泛起点点波澜,笑容甜美,却让人没来由的心寒。

    似乎不管是她哪个妹妹,结果都不怎么好啊。

    既然如此,那就让神仙村所有人为妹妹的死付出代价吧。

    容娴不紧不慢的朝着村中走去,她的速度并不快,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世家大族良好的教养。

    她刚经过一片良田,迎面便碰到三位扛着锄头的汉子。

    容娴嘴角一翘,上前两步道:“三位大哥,我听说你们神仙村的神仙庙十分有名,不知该怎么走?”

    这三位庄稼汉见到容娴的第一眼脸色猛地惨白了下去,一双眼里透着惊恐,好似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听到容娴的问话,其中一位强忍着惊悸问道:“这位公子是来神仙庙拜神的?”

    容娴抚了抚头上的玉冠,笑容如沐春风:“没错,我是来拜神的。”

    她十分好脾气道:“听说神仙庙有求必应,我想为家母、兄长和阿妹来祈福,还请三位大哥指路。”

    此时是大中午,太阳晒得禾苗焉焉儿的。阳光下,这位公子温柔又无害。可三人却只觉得阴森森的,他们不仅觉得可怕,后背都凉飕飕的。

    王大牛紧紧握着锄头,似乎这样能为他带来几分安全感。

    他哆哆嗦嗦的指着远处青山,说:“神仙庙就在山中,公子自去罢。”

    容娴笑眯眯道:“多谢。”

    她拱手一礼,兴致勃勃的朝着青山而去。

    见她走远,三人才松了口气。

    王大牛咽了咽唾沫,声音有些颤抖的问:“你们说,他跟容婵有没有关系?”

    “王大牛!”李洋低声喝道:“别提那个名字。”

    似乎那两个字开启了什么禁忌一样,让三人狠狠打了个寒颤。

    张赖子惨白着脸说:“他和那姑娘长得那么像,他们会不会、会不会是一家人?”

    李洋想了想,将锄头扔给王大牛说:“这事儿必须告诉村长,若他们真有关系,我们必须尽快想办法处理,你们先去忙吧。”

    远处,容娴漠然的看着三人的身影,眼底泛着冷意。

    走过这片田地,前方有一条长河,河上用木板绳索架起了简陋的桥梁。

    容娴站在桥梁之上,朝着河下倾了倾身。

    她淡淡道:“他们就是将你按进这条河里吗?”

    她歪头看向身侧的小姑娘,似乎等着她的答案。

    容婵发丝遮面,见到这河水浑身一抖,狠狠地点点头。

    那天她想要逃跑却不小心掉进了这条河里,不等她游上来,那些人便追了过来。

    他们将她的脑袋按在河中,一次又一次,河水呛进身体里,她只觉得浑身火辣辣的疼。

    直到她彻底没有了力气,那些人竟然扒去了她的衣服,对她为所欲为。

    似乎想到了那可怕的事情,容婵眼里渗出了血水。

    她死了,死的那么惨,变成了孤魂野鬼,谁也看不见,谁也听不见。

    当她感知到姐姐过来为她报仇时,容婵觉得恐惧极了,她害怕姐姐也被这些魔鬼害死。

    大哥死在了这里,她也死在了这里,姐姐呢?

    容婵飘到姐姐面前,声音凄厉道:“姐,他们会害死你的,你快离开啊,姐。”

    她怕极了,她害怕保护不了姐姐,害怕那些人会伤害到姐姐。

    容娴微微一笑,说:“他们不会有那个机会的,婵儿不怕。”

    因为她的到来,在这方没有任何特殊的普通世界中,容婵是唯一一个死后以灵魂存在的人。

    也不知这对容婵来说是好还是不好。

    容娴站直了身体,最后看了眼这条长河,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过了这条河,是一排排杏树,树上挂着金黄的杏子,杏香格外的诱人。

    容娴看了看这些杏子,顺着这条平坦的大路朝着后山走去。

    大概走了一个时辰左右,容娴擦了把汗,觉得这当凡人还挺累的,她找了一棵大树搬了个大石头就坐下乘凉。

    直到火辣辣的阳光过去,晚霞映空,容娴才站起了身。

    她顺着容婵的指点一路走到了深山之内,高大的树林遮天蔽日。

    虫鸣鸟叫声响起,夜色渐渐来临,容娴的脚步停在了这一座座荒冢前。

    “这里是乱葬岗,大哥的尸骨在这里。”容婵流着血泪说道。

    容婵轻轻飘到了长满荒草的坟头前,跪在地上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那天夜里,我独自一人在这里挖了一座又一座坟,最后挖到了这里。那身长衫是娘亲手做的,他手腕上还带着我用金丝编织的手环,他是大哥,是大哥”

    容婵哭得凄惨极了,她的怨恨愤怒让这乱葬岗更加阴森可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