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鬼气
    容娴看着这座荒坟久久未语,天空星辰灿烂,她第一次发现以凡人的姿态这么远距离的看着星辰,居然有种萧瑟之感。

    “你呢?”容娴的语气听不出喜怒道:“你的尸体呢?”

    容婵披头散发,身上的血肉一块块往下掉,很快变成了一具带着血色的骸骨,然后这具骸骨从脚趾开始一寸寸变成粉末。

    一阵阵阴风刮过,只剩下头骨的容婵呜咽凄然道:“他们村里要为神仙庙生祭,所以挖了我的心,割去了我的皮肉,将我的骨头碾碎伴着酒喝下去。我好疼啊,姐,我好疼”

    容娴轻轻走到容婵身边,她抬起手臂想要抱住容婵,手却从空中穿过。

    容娴垂下眸子,掩去了眼底的情绪。

    她语调轻轻柔柔道:“放心,他们会比你还疼的。”

    村长院子中,村长和几人围在老槐树之下,一个个面色凝重,气氛也有些古怪。

    村长今年已有六十,看上去苍老无比,但他的眼睛却十分有神,没有半点老人该有的浑浊。

    在他身边,赫然便是李洋、王大牛和张赖子以及村中的赵屠夫、段力。

    李洋三人是找村长叙说今日遇到的事情,赵屠夫是村长的好帮手,很多事情都有其参与在内,而段力更是村中唯一一位秀才的爹,身份上可以说比村长还高了。

    村长抖了抖旱烟,颇有些威严的说:“李洋把事情已经说了,你们两个怎么想的?”

    赵屠夫神情狰狞的说:“若这一切只是凑巧便罢了,若是那人是故意来村里想查什么,便休怪我的屠刀了。”

    段力毫不迟疑道:“宁杀错不放过,谁知道那人有什么心思。若因为此事让我儿身上有了污点,到时莫怪老夫无情了。”

    村长几人心中一颤,口中忙应道:“此事便按段老爷说的做。”

    将事情吩咐下去后,段力便起身道:“我儿明年便要考举人了,老夫家中还有许多要操持的地方,便不闲聊了。”

    村长几人忙起身相送,见段力走远了,村长这才朝着李洋道:“这事儿交给你和老赵了,别出了岔子。”

    李洋迟疑了下问:“跟一年前那位一样吗?”

    村长点头说:“就按照一年前的做法来。”

    有了章程后,李洋心里也有了谱。

    乱葬岗,此时容娴还不知道村里的人已经准备对她出手了。

    她看着面前凄惨无比的魂魄,叹息道:“走吧,我会为大哥迁坟的。”

    面前一团蒙蒙的亮光闪烁,容婵这才发现她姐不知从哪儿拿来了一个白色灯笼,灯笼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奠’。

    她提着祭奠亡者的灯笼在夜色中缓步而行,走出了深山,朝着村子中而去,准备借宿。

    而住在山脚下的第一户人家赫然便是赵屠夫的家,这是唯一一条通往乱葬岗的路,村中的人都有些忌讳,唯独赵屠夫十分胆大,便住在了这里。

    刚刚回来的赵屠夫正与妻子在院中乘凉,忽然发现妻子的脸色大变。

    “芸娘,怎么了?”赵屠夫连忙问道。

    芸娘颤抖着手哆哆嗦嗦的指向他背后,失声尖叫:“灯笼,灯笼”

    赵屠夫立即回头一看,心下一颤,腿有些发软。

    这是、这是从乱葬岗的方向走出来的灯笼。

    两口子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一股尿骚味在空气中蔓延,原来芸娘已经吓的失禁了。

    而随着灯笼的接近,他们才发现那是灯笼是有人拿着的,而不是自己跑出来的。

    二人心中有些尴尬,赵屠夫更是恼怒不已。

    他刚准备怒骂出声,却不妨那人轻轻将灯笼提到眼前,朦胧的光亮将她的面容映照的清清楚楚。

    啊——!

    芸娘尖叫一声,直接被吓晕了过去。

    赵屠夫也吓得魂都飞了,他大脑一片空白,眼睁睁的看着已经死掉的人又重新出现在眼前,那种恐惧和可怕让他差点疯掉。

    容娴微微一笑:“莫怕。”

    这一笑更是让赵屠夫头皮发麻,浑身的汗毛直竖,喉咙像是堵上了什么东西,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想要逃跑,可身体和灵魂上传来的恐惧竟让他动弹不得,好似除了恐惧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活生生的剥了她的皮,剔了她的皮肉,如今这人却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他面前,不是鬼又是什么。

    忽然,容娴微微侧头,好似在认真倾听着什么。

    然后,她脸上的笑容全部消失。

    容娴将灯笼重新放下,朦胧之中看不清她的脸,她的声音有种让人脊背发寒的鬼气,她说话的调子很慢,带着某种奇怪的韵律,只要听到的人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不是人类能发出的声音。

    她说:“你带走的脑袋在哪儿,我一直没有找到。”

    随着她的话问出口,这一片天地之中的气氛,一瞬间变得死气沉沉,鬼气森森。似乎有强大的怨气冲天而起,将这一方世界晕染成鬼蜮。

    赵屠夫虽然是村子里公认的胆子大,但那是对人和动物的,面对未知的‘鬼怪’,赵屠夫直接被吓破了胆子。

    他瞳孔扩散开,嘴巴张大,嘭的倒在了地上,已经被活生生吓死了。

    容娴:!!

    容娴神色微妙了一瞬,这就是婵儿口中最可怕最凶狠的人?

    这死的太干脆太简单了吧。

    胆子忒小了。

    容娴垂眸看着地上的尸体,温柔一笑,哪里还有什么森然鬼气,反而是一种温润如风的柔和:“第一个。”

    她漫不经心的扫了眼芸娘一眼,抬步跨过赵屠夫的尸体,提着灯笼继续朝前走去。

    容婵飘在姐姐身边,那个让她恐惧到骨子里的男人就那么干脆的死了。

    那么简单,那么容易,可她却被这人折磨的生不如死。

    容婵凄厉的哭了起来,哭得肝肠寸断,怨气冲天。

    “原来杀死他们这么容易,容易的就像捏死一只蚂蚁。”容婵泣声道。

    可她却因为恐惧怯弱让这些人多活了这么久,连接近都不敢接近。

    何等可笑,可等可悲!

    她身形一动,已经不见了踪影。

    容娴眨眨眼,没有干涉容婵的行为。

    她提着灯笼朝着另一家村民走去,夜色已晚,更深露重,她还需借宿一夜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