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 问询
    铁影声音艰涩道:“容姑娘,令妹已经没了,她不可能杀人的。”

    崔天宁也皱眉说道:“我们办了这么多案子,从未出现过死人杀人的。哪怕传言是鬼怪杀人,等查明真相后也是有人做的障眼法罢了。”

    虽然不被人承认,但容娴却没有生气,她意味深长道:“原来如此,二位捕头真是见多识广。”

    二人:“”

    崔天宁有些憋闷道:“容姑娘若知道什么还请告知我等,若真有人在暗中杀人,村民们可都危险了。可能在我们谈话间已有人无声无息的死去。”

    容娴眉宇间一片恬淡道:“为何要阻止,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可是很少能发生呢。”

    铁影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心中的怒气,说:“已经有九人死去了,容姑娘,这都是人命,不是玩笑。”

    容娴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很是费解:“这世上每天都有人死亡,二位大人为何不去他们跟前哭呢,看对他们有没有帮助?为何非要揪着这些为恶之徒不放呢,他们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容娴不紧不慢道:“二位大人这么偏心可要不得呢。”

    铁影与崔天宁被噎了回去,二人也算是看清楚了,容娴压根就没有帮他们的意思。

    铁影凝眉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勉强容姑娘。但这神仙庙容姑娘怕是不能住了,还请容姑娘跟我们回村子。”

    容娴从善如流的应了,她压根就没打算在这荒山里多待。

    她随手将书放在了矮桌上,两手空空道:“走吧。”

    崔天宁看了她一眼,让铁影带着她与钱六、王大牛先离开,自己留在这里招呼了两名捕快进庙搜查了一番。

    片刻后,两名捕快拖着浑身瘫软的庙祝走了过来。

    崔天宁居高临下的看着庙祝,问:“你是这里的庙祝?”

    庙祝连连点头:“小的就是,小的就是。”

    崔天宁发现庙祝惨白着脸恐惧的姿态格外熟悉,那是他自从来到这个村子后,在每位村民脸上看到过的神情。

    意识到这是一个能问出内情的好机会,崔天宁也不着急走了。

    他坐在容娴之前坐的椅子上,严肃着脸问:“我问你,之前那位公子是何时来的?”

    提起那人,庙祝忍不住哆嗦了下,说:“今、今晨。”

    “在这期间,她一直在这里吗?”崔天宁皱眉问道。

    庙祝点点头:“一直在,就坐在那椅子上练字。”

    崔天宁扫了一圈,郁闷道:“没见她有字留下啊。”

    庙祝指了指庙里,说:“那人每写一张就烧一张,火盆我已经收进去了。”

    崔天宁能分辨出庙祝说的都是真的,也就是说,容大小姐真没有杀人了。

    他想了想,深深的盯着庙祝的眼睛问:“你在害怕什么?”

    庙祝一听他这问话,想到容娴对着空气说话,还有之前那股在身体里蔓延的阴风,头上的头发一根根竖起,只觉得头皮发麻,惊恐不已。

    他咽了咽唾沫,颤抖着嗓音道:“有鬼,大人有鬼。”

    见崔天宁满脸的不信任,庙祝害怕的朝着四周偷瞄了下,这才压低声音说:“大人,是真的。虽然我没看见,但我感觉到了。”

    他哭丧着脸,悲哀的说:“那股阴气突然钻进身体后,我能感觉到那股怨恨,冰冷暴戾,恨不得将所有人拖进地狱。”

    崔天宁听罢,神色凝重了起来,若庙祝没有疯,很可能就是那么容大小姐会某种武功,那阴寒的内力造成了庙祝的误解。

    所谓鬼怪,他是不会相信的。

    这世界根本就没有鬼。

    庙祝压低了嗓音继续道:“大人,我看到那人和鬼说话了,我也全都听到了。是真的,都是真的。”

    他有些崩溃道:“我们都逃不掉的,都逃不掉的。”

    这不到半天的功夫,庙祝差点就要疯癫了。

    崔天宁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收获,他疑惑的问:“你确定那人对着空无一人的地方说话?”

    庙祝连连点头:“确定,是我亲眼所见。肯定是鬼,那肯定是鬼。”

    崔天宁皱紧了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将那人说的话复述一遍。”崔天宁道。

    庙祝回想了下之前那个场景,双腿都有些打颤。

    他说:“我记得早上那人正在,忽然就叫了一声婵儿,还问她为何生那么大气。过了片刻,那人又说,在那些人动手前先杀了他们,说是先下手为强。”

    庙祝将容娴说的内容大致告诉了崔天宁后,静悄悄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了。

    崔天宁却是懵了,听完庙祝的话,他第一时间想到死在山上的李家母子、乱葬岗的孙家媳妇和淹死在河里的李洋、孙叔。

    村长之前说,他曾派这些人前来青山对付容大小姐的,最后死的反而是这些准备动手的人。

    他喃喃道:“先下手为强吗?”

    他绝不相信什么女鬼复仇,那位容大小姐一定有什么秘密,只要他搞明白了,这件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崔天宁得到自己想知道的一切,带着捕快迅速与铁影会合。

    半山腰上,王大牛与钱六站在队伍的最后,一点儿都不敢往容娴跟前凑。..

    铁影擦了擦额上的汗水,控住着内力为自己散热。

    他看了眼依旧清清爽爽的容娴,惊讶道:“容姑娘不热吗。这么大太阳呢。”

    容娴双手抄进袖中,慢悠悠的走着,步伐闲适自在,眉宇间一片恬淡平和,与那些不出世的隐士像极了。

    铁影觉得自己若不是知道内情,恐怕还以为她是隐居的名士呢。

    容娴看了眼身边自带控温的容婵,一脸高深莫测道:“心静自然凉。”

    这话说的,好像之前容婵没回来时她没有抱怨一样。

    铁影:“”

    铁影抬头看了看火辣辣的太阳,觉得相信‘心静自然凉’,还不如相信他的内力呢。

    那么问题来了,容娴究竟是怎么做到这点的。

    她脚底虚浮,不像是懂武功的人。

    容县令也说过,他的女儿没有学过武,可那封家书上强大的剑意他绝对没有感应错。

    铁影眼神一闪,从怀里摸出一颗珠子,不着痕迹的弹向容娴脚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