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报仇
    容娴跨出去的脚微顿,也就停顿了那一刹那的功夫,珠子滚远了。

    容娴这才慢悠悠的落下脚,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铁影木着脸看着那滚远了的珠子,猛地侧头看向容娴:“你会武功!”

    容娴摇摇头,特别真心诚意的说:“我只是反应比较快。”

    铁影呵呵,觉得容娴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如果容娴会武功,而且武功还很高,那么以她的功力来回村子和青山之间轻而易举,她谋杀村民的时间也就有了。

    铁影脸色一沉,对待嫌犯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抬手间一掌朝着容娴打了过来。

    容娴感受着这携带内力的强大掌风,只觉得有种‘吾命休矣’的感觉。

    “姐。”容婵尖叫一声。

    她没想到这位铁捕头竟然会对她姐出手,她姐一个弱女子如何能躲得过去。

    容婵猛地窜到了铁影面前,阴冷的厉风吹起,阴云密布间一股寒溪和血气从四面八方而来。

    铁影诧异了一下,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力量在阻止他。

    他目光审视的看向容娴,这人绝对会武功。

    他想到这里,掌中的内力一涌而出,没有分毫留情,穿过重重阻碍,朝着容娴打了去。

    刚刚带着捕快追上来的崔天宁见到这一幕,脸色一变:“铁影!”

    铁影收不住手,也不会收手,他一定要试探出容娴的底细。

    等他确定了容娴的武功高低,便能确定神仙村的村民究竟是不是她杀的。

    容婵拼力的阻挡着他的袭击,但阴阳相隔绝对不是说说的。..

    鬼魂可以利用怨气迷惑阳世之人的思维,让人按照她的想法去做,却不能干涉阳世。

    重重掌风穿透了她的身体,怨气四散而开,容婵凄厉的哀嚎了一声,鬼泣神哭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容娴刚刚跨步想要躲过那一击,却发现身体跟不上思维。

    她这才意识到如今的她不过是凡人罢了。

    听到哀嚎声,容娴抬眸看去,便见容婵的身影比往日淡了许多。

    她目光一沉,唤道:“婵儿。”

    容娴眼里闪过一丝剑意,冰冷强大的剑气在这方世界蔓延。

    就在这时,掌风突至。

    掌风与剑气对撞在一起,巨大的力量四散而开。

    容娴被掌风击中,她一口血吐了出去,直直的朝着地上倒去。

    “姐。”容婵立刻飘到了容娴身边,眼里的血泪流了出来。

    铁影被剑气刺穿了身体,重伤倒地站起不来。

    容婵蹲在容娴身边,恐慌的喊道:“姐,姐你不会有事的,爹爹还需要你照顾,你还要看到我报仇,姐”

    她伸手想要将人给抱起来,却直接从容娴的身体穿过。

    容婵第一次恨起了自己的无力,若她能再强一些,再强一些

    苍天何等不公,为何好人总是没有好报,她们一家到底做错了什么,要承受家破人亡、生死离别之苦。

    容娴呕了一口血出来,感受到身体生机的流逝,这是她第二次这么惨了。

    第一次是被山海道场伍承言大长老的化身徐起追杀,这次是被一个凡人小捕头打伤。

    她倒是没想到,这方世界对她的压制这么大。

    铁影也吐了口血,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再看看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容娴,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

    崔天宁此时已经来到了容娴身前,他的手按在容娴手腕上,脸色难看不已。

    五脏六腑皆伤,心脉被震断,这是活不了了。

    但他决不能放着不管,不然铁影肯定过不去心里那关,他一辈子就完了。

    崔天宁从怀里拿出一粒药王送的续命丹,直接塞进了容娴的嘴里,吊着她一口气。

    “铁影,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何会忽然对容娴出手?”崔天宁吼道。

    铁影按住胸口,无措的说:“我只是想试试她的武功,我没想要杀她的,我”

    崔天宁无力道:“你为她把脉就知道了,她半点功夫都不懂,你这毫不留情的一掌可是会要了她的命啊。”

    他又忙来到铁影身前,看着他身上的几个被刺穿的洞,不敢置信的问:“这是她刚才干的?”

    铁影点点头:“是她,这么强大的剑气我还是第一次见,连师父都比不上。”

    崔天宁拿出金疮药为他敷在伤口上,这才疑惑道:“但容娴确实没有武功,我刚为她把脉,内力探入了她的身体内,发现她的筋脉纤细脆弱,还有些堵塞。”

    铁影挣扎着站起身,低头看了眼自己的伤口,虽然看着可怕,却只是皮外伤罢了。

    他说:“我想她虽然没有内力,但她懂剑。”

    铁影快步来到容娴身边,看着她凄惨的模样,道:“我带她去找药王救命。”

    他没想到容娴不会武功,明明她刚才躲开弹珠的时候时机恰到好处,一点儿都不像不懂武功的人。

    但想到那股剑意,他便有些恍然。

    容娴是真的没有武功,但因为懂剑,她的反应更为迅捷一些,是他误会了她。

    就在这时,容娴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睛。

    按理说她此时不应该醒来,但容娴的意识太过强大,发觉自己被吊住命后,便醒了过来。

    她没有理会铁影和崔天宁,反而侧头看向痛苦不已的容婵。

    “姐。”容婵声音颤抖的叫道。

    容娴咳嗽了一声,眸光一如既往的纯澈。

    她有气无力道:“想来你也发现了,你是因为我才会一直存在的。”

    崔天宁和铁影不解,忙问:“容姑娘,你在说什么?”

    容娴毫不搭理他们,她的目光落在容婵身上,等待她的回答。

    容婵点点头,带着哭腔道:“我感受到了,因为我们是双生姐妹,所以我借助姐的力量才一直存在。”

    容娴嘴角微翘,她垂下眼帘,气若游丝的声音依旧带着一股平和温柔:“我快死了,我死了以后你也不复存在。婵儿,趁我现在还活着,快去报仇吧。”

    容婵眼睛通红,破烂的衣服被怨气吹动的猎猎作响,她声音哽咽道:“我这就去,我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人的。”

    她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原地。

    王大牛和钱六躲在一边,听着她说的话瑟瑟发抖。

    鬼要杀人了,要杀人了。

    二人恐惧的朝着山下奔去,不小心摔倒了也连滚带爬的朝村子里跑去。

    听懂了容娴在说些什么的崔天宁和铁影瞳孔猛地一缩,她到底是在说胡话还是脑袋出了问题,他们不知道。

    但最后一句话,让他们心中满是不安。

    铁影伸手将容娴抱在怀里,也来不及问她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便与崔天宁匆匆朝着村子里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