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何辜
    一刻钟后,崔天宁一行人刚刚来到山脚下,便见赵伟正站在路中间朝着他们诡异的笑着。

    赵伟的声音带着一股阴森鬼气,他僵硬的挪着脑袋看向铁影,眼里的恨意毫不掩饰。

    “你害了我姐,我会让你偿命的。”他脑袋一歪,直接掉在了地上。

    ‘嘶’十位捕快倒吸一口凉气,吓得腿都软了。

    就连崔天宁和铁影都面色一白,脊背生寒。

    这么诡异的事情还是他们平生第一次看到,想到赵伟说的话,他们不由自主看向呼吸微弱昏睡不醒的容娴,难不成——真的有鬼?

    他们一路朝着村中走去,入眼所见,却是横尸遍野,残肢断臂。

    忽的,崔天宁猛地朝着左侧方看去。

    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儿嘻嘻一笑,双眼却流下了血泪,他脸色青紫,胳膊扭曲在一起。

    他看向抱着容娴的铁影,僵硬的说道:“你害了我姐,我会让你偿命的。”

    ‘嘭!’男孩儿摔倒在地上,上半身与下半身直接分离了。

    胆小的捕快直接惊叫了起来,这么恐怖的场景是在太可怕了。

    “别喊,都站好了。”崔天宁气沉丹田,张口喊道。

    轰隆隆!

    明明刚刚还是艳阳天,此时却雷声轰鸣。

    眨眼间,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大雨砸在身上,让他们身体有些沉重。

    视线被雨幕挡住,朦朦胧胧看不清前路。

    容娴被铁影小心的挡住雨水,但雨实在太大,只能徒劳无功。

    “天宁,我们得找间房子避雨。”铁影喊道。

    轰隆隆。

    雷声像是在耳边炸响,让人不由自主有些害怕。

    他们快步跑到距离最近的一家房子里,几人站在房檐上,一抹脸上的雨水,伸手拧着衣服上的雨水。

    崔天宁敲了敲房门:“请问有人在吗?我们可否进来避避雨?”

    他的手刚刚碰到房内,房门嘎吱一声响起,开了一条缝隙。

    淡淡的血腥味混杂着一股古怪的焦味传来,崔天宁心一紧,一掌推开门冲了进去。

    铁影意识到不对劲,抱着容娴也跟了进去。

    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崔天宁下意识伸手挡在脸前。

    待适应了这股热气后,这才放下手。

    铁影和崔天宁二人朝着前方看去,只见老妇人浑身烧着熊熊大火,眼珠子还在转动,却诡异的没有半点嘶喊,好似察觉不到疼痛一样。

    察觉到他们的目光,老妇人直勾勾盯着铁影,用苍老的声音沙哑道:“你害了我姐,我会让你偿命的”

    话音落下,老妇人栽倒在地,被大火烧成了焦炭。

    房间内顿时一片死寂,铁影嗓音干涩道:“到了如今,我不得不相信,容婵确实存在。”

    崔天宁嘴角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一路上碰到的这些超乎寻常的事情,他用任何人为的手法都解释不了。..

    唯有鬼魂作祟,也只有鬼魂作祟。

    一时三刻,大雨停止。

    泥土的气息掺杂着淡淡的血腥味蔓延开,整个神仙村安静的死寂,连虫鸣鸟叫声都没有。

    崔天宁和铁影有些不安,他们招呼着捕快们在村子里细细搜查了一番,这才发现村民们竟然一个不漏,三千人,无一人存活。

    崔天宁怔怔的望着地上的尸体,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一股无力感从心底升起,不知如何是好。

    铁影扶着容娴的手微松,他脸色煞白的看着这仿佛地狱一般的场景,身体有些颤抖。

    不知是气愤还是恼怒,他眼里的痛惜实在太过明显。

    “你们在难过吗?”微弱的声音唤回了二人的心神。

    容娴轻轻一推铁影,自己踉跄的站稳在地上。

    她垂眸扫过这一具具尸体,叹息道:“他们死的比婵儿轻松多了。”

    见二人不说话,容娴侧头看着站在身边的容婵,微微一笑,说:“婵儿死前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连具尸体都没有留下。双生感应之下,我也感受了那股痛苦。”

    她苍白着脸,目光依旧温和,谁都看不透那层镜花水月下的冰凉:“至今想起,我都心有余悸。”

    她指着地上的尸体,面无表情的用一种仿佛咏叹的语调说道:“他们挖了婵儿的心脏,磨碎了她的骨头,将她的脑袋放在火上烤,说是生祭他们的神仙庙,可笑。”

    她一字一顿的说着,让崔天宁和铁影仿佛能切身看到那副悲惨绝望的画面一样。

    他们不适的皱了皱眉,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容婵已经死了,村子里三千人不可能都有罪,为何要将他们全都害死,他们还有尚不会言语的孩童啊。

    稚子何辜,何至于此!

    似乎猜到了他们在想什么,容娴歪歪脑袋,似有些不解:“婵儿都死了,他们凭什么活着?他们无辜,我的兄长妹妹就不无辜吗?若要怨,就怨他们不会投胎!”

    她露出一个温软的笑意,毫不留情道:“一群渣滓,死不足惜!”

    说罢,她不等崔天宁和铁影的回应,侧身朝着容婵道:“我要走了。”

    容婵立刻痛哭出声,断断续续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容娴安静的看着她哭,等她哭够了以后,这才慢吞吞道:“我死了,你也不存在了,有什么好哭的?”

    容婵脸皮一抽,哭声戛然而止。

    “这样一来,是不是好受多了?”容娴问道。

    容婵:“是感觉好多了。”

    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啊。

    看她傻乎乎的模样,容娴叹了口气,还好她也消散了,若她依旧留在这世上,蠢成这样如何能让人放心得下呢。

    容娴的身体不负重荷,意识渐渐抽离。

    随着她气息的逐渐衰弱,容婵愣了愣,还是想哭。

    可当容婵低头看到自己越来越淡薄的身影,顿时不淡定了。

    她还没有替姐姐报仇呢。

    容婵拼劲全力猛地朝着铁影扑了过去。

    崔天宁眼睁睁看着容娴逐渐迈向死亡,正准备冲上去救人,猝不及防眼前利光一闪。

    他忙回头看去,吓得魂儿都快飞了。

    却是铁影神情呆滞的抽出了腰间的剑,毫不留情的朝着脖子抹去。

    “铁影!”崔天宁连忙唤道。

    他快速从怀里拿出一块碎银子,嗖的一下砸在了剑上,将剑给打歪了。

    长剑没有割断铁影的脖子,却在他的肩膀划过一道深长的口子。

    容婵身影已经淡如青烟,她看着没有死去的铁影,眼里隐隐有些遗憾。

    她轻飘飘来到容娴面前,低低的叫了一声:“姐”

    轻若蚊闻的声音消散在风中,容娴的身形倒了下去。

    容婵的身影飘飘忽忽,她仰头看着雨后晴空,充满戾气怨恨的神色却突兀的平和了下来。

    兄长死了,娘亲死了,姐姐死了,她也死了。

    爹爹,你一个人在这世间煎熬,珍重。

    她双手合十置于胸前,嘴角微翘带着希冀:“愿,没有来生。”

    薄如青烟的身影砰然消散。

    我从不畏惧死亡,也期待过新生。

    若世间险恶黑暗,我愿没有来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