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顺路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容娴恢复意识时,已经站在了那广阔神秘的空间中,空间内依旧只有一块刻着‘生死路’的石碑,安静死寂一片。

    她皱了皱眉,依旧没闹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现在不是探究的时候,她在那方小世界耽搁了半年之久,也不知容朝情况如何。

    她心神一动,神魂消失在这方空间。

    再一次出现,却是在自己的识海内。

    容娴目光审视的看向悬浮在头顶上空的小剑之上,剑帝传承怎么这么诡异。

    她动了动,刚准备返回身体内,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神魂竟然突破地仙一重初级境界,越级达到了地仙三重中阶。

    她懵懵懂懂间,似乎掌握了地仙之上强者才能掌握的东西。

    容娴深深地看了小剑,也不纠结,她以后有的是时间。

    青鸾辇车内,端坐其中的人睫毛颤了颤,蓦然睁开了眼睛。

    容娴见到自己还在撵车之内,怔了片刻。

    她掐指一算,惊讶的发现在小世界那么久,中千界内的时间居然是静止的。

    她眼里泄出一丝笑意,这可真是太好了,以后提升修为也不怕耽搁正事了。

    对了,她现在还在扮演一个被重创后勉强保住命的凡人呢。

    有了小世界的经历,容娴觉得自己的伪装再也不会出现差错了。

    她可是以凡人的身份走了一遭呢。

    容娴手掌翻转间,水灵珠出现在手中,灵珠内庞大的力量将身体的修为快速的朝着地仙三重中阶推去。

    正站在扁舟上在浮岛周围转圈的傅羽凰眼里闪过一丝愕然,她根本没有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等本体的记忆便传了过来,她才知道本体意识居然在另一方小世界沉溺了那么久。

    消化了这些记忆后,傅羽凰调动着木灵珠也开始提升实力。

    本体晋升,化身也会晋升。

    一日后,容娴修为提升结束,用水灵珠遮掩了修为。

    就在这时,一道流光在所有人措手不及之际砸进了撵车内。

    “殿下!!”苏玄和白师一惊,身后所有护卫尽数围在了青鸾车前,目光森冷幽暗的盯着车内。

    似乎那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只要敢冒头,他们便让那人横死当场。

    现在所有人都不敢动,他们都顾忌着车内的殿下,唯恐殿下受到半点伤害。

    “谁,出来。”苏玄紧握着手里的刀,刀气纵横,将周围的云层尽数驱散。

    他心底十分担心,刚才那人的速度太快的,快到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地仙巅峰以上的强者。

    而白太尉也没有来得及阻止,那就很可能是天仙五重级别以上的强者了。

    这样的强者若想要伤到殿下,他们完全没有能力阻止。

    白师脸色惨白,苏玄握着刀的手也有些抖。

    赔上他们所有人的命,他们都不见得能阻止那人。

    青鸾车内,容娴身披狐裘,怀中放着火丹,靠在软软的靠枕上,单手撑着腮似乎睡着了,连身边的动静都没有发觉。

    她的脸色看上去很苍白,气息也微弱的让人提不起半点兴趣。

    来人神色兴味的看着容娴,对于周围的压力熟视无睹。

    容娴在这人刚刚钻在青鸾车内,意识中的小剑便感应到来人对容娴的恶意,立刻迅速光芒大盛。

    容娴微微蹙眉,将警示压了下去。

    她懒洋洋的睁开眼睛,清澈干净的眼底倒映出面前的陌生人。

    她没有喊叫,也没有畏惧,微蹙的眉带着点点疑惑,似乎只是单纯的不解。

    不明白为何自己只是睡了一觉,面前就站了一位陌生人。

    她想了想,非常友善的询问:“去容国,你顺路吗?”

    男人:“……”

    他脑中预见了上千种容娴看到他时会出现的反应,但没有一种是现在出现的。

    他干巴巴道:“大概是不顺路的。”

    话音落下,他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不对。

    这气势一下就弱了,好么?

    不等男人再说什么,容娴微微一笑,直接问道:“既然不顺路,不知先生来此有何贵干?”

    男人目光一闪,这两句话的功夫主动权便落在了容娴的手里,这城府和手段还真是不俗。

    不过,这从高高在上的修士跌落为蝼蚁般的凡人,她面上竟看不出分毫颓废,也没有暮气绝望。

    难不成这人不在意?

    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容娴,说:“我只是想来看看容国未来的新皇是何样。”

    这嘲讽的姿态是半点不掩饰了,该庆幸他没有刚出现就下杀手吗?

    容娴嘴角扬起,既然来的是恶客,他的待客之道也要变一变了。

    她心神一动,意识中被压制的小剑绽放出强烈的光芒。

    森然堂皇的剑气以她为中心蔓延而开,强大的威压压制的男人动弹不得。

    容娴挑眉看向一脸不可置信的男人,笑吟吟道:“看来陛下给予孤的护身符还是有些用处的。”

    她慢悠悠的站起身走到了男人身边,在他惊诧的神色下,指尖抵在了他的眉心,一幕幕记忆在容娴眼底闪过。

    忽地,有一段记忆模糊不清,当容娴想要看清楚时,这才发现那段记忆上竟然有禁制的存在。

    容娴猛地抬眸,这些禁制实在太熟悉了。

    当年她还在小千界时,石桥涧内抓到的那阴鸷老叟的记忆便有这种禁制。

    他们是寻找神器的那群人!

    容娴眯了眯眼,嘴角的笑意缓缓加深。

    她轻笑道:“这可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话音落下,她掌心一团剑气萦绕,猛地打在男人身上,直接将人给废了。

    她目光一闪,小剑分出一道幻影在男人惨白的脸色中直接刺进了他的意识中,将他的理智摧毁。

    看着这神色瞬间呆滞的男人,容娴拂袖一挥,驱散了所有自己出手的痕迹。

    她坐回软塌上,拢了拢狐裘,漫不经心的掸了掸指甲,口中似虚弱无力的咳嗽了两声,叫道:“太尉,指挥使。”

    “臣在。”撵车外,二人恭敬应道。

    他和苏玄脸眼眶通红,眼里还有这着浓烈的激动与兴奋。

    他们能辨别这股剑气分明是陛下的剑气,难道陛下在弥留之际将剑道传承也传给了皇太女一份?

    皇太女习了剑道,虽然不会长生超脱,但好歹以后也会有些自保之力,皇帝陛下真是未雨绸缪啊。

    二人对容帝顿时佩服的五体投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