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窥视
    ,精彩无弹窗免费!

    侯元苦着一张脸郁郁离开,满肚子牢骚不知该怎么发出去。

    果然传言都是不靠谱的,谁说皇太女心性柔软,平易近人又好说话来着?

    这三两句话将人噎个半死的他还是第一次见,那些夸殿下的人莫不都是瞎子?

    侯元心中狐疑,难道传言殿下温柔可亲的那些人是被殿下给气过的,为了坑更多人才这般歪曲事实?

    不提侯元,容娴站在房间门口,看着侯元远去后,这才朝着苏玄和白师说道:“侯卿真是个有趣的人。”

    苏玄面无表情,白师干干的笑了两声,忙道:“殿下快休息吧,距离亥时还有两个时辰。”

    容娴不紧不慢道:“先不忙,那人你们查出什么来了吗?”

    说起这事儿,苏玄脸色有些难看,他直接请罪道:“臣无能,翻看那人记忆时,见到有禁制存在,破解之时却不小心触发了禁制,摧毁了那人的神魂。”

    容娴目光一闪,询问道:“禁制?”

    白师脸色铁青道:“回殿下,确实是禁制,这等禁制手法传承已久,繁杂古老。一旦禁制被触发,被下了禁制的人便会被立即摧毁。”

    他有些心惊道:“也不知是哪方势力,居然有如此能力,潜藏如此之深。”

    容娴沉吟片刻,问:“若下次遇到这种禁制,太尉和指挥使能否解开?”

    白师摇摇头,说:“这事还需靠指挥使。”

    苏玄想了想,回道:“殿下,臣有些想法了,若下次遇到这种禁制,即便暂时解不开,也不会触发。”

    容娴拂掌而笑道:“好,那苏卿便趁着这些日子多琢磨琢磨吧。”

    解决了心头的一桩事情,容娴便走进房间去休息。

    苏玄守在了门口保护容娴,白太尉抽出空闲处理一些朝政。

    房间内,容娴嗅着空气中淡淡得熏香,脚步一转来到了香炉前,她低头看着散发着清幽香味的熏香,眸光闪了闪,意味深长道:“合欢之毒啊,比笙歌没用多了。”

    她从腰间摘下香囊,从里面取出一片草叶扔进了香炉中,随着草叶的燃烧,清幽香气迅速被药香味覆盖。

    嗅着熟悉的药香,容娴嘴角微翘,眼里却泛起了层层波澜。

    “看来伪装成一个凡人还是有好处的。”容娴伸手挑起香炉内还残留的一丝香料,垂眸轻笑道:“这手段都换成了对付凡人的手段。”

    她朝着指尖轻轻吹了口气,那丝香料顿时化为飞灰消失不见,她低笑的在心中感慨:看来很多人都忘了,即便她成了凡人,医术还是存在的。

    用这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对付她,真是蠢货。

    不过很快容娴就知道那个蠢货是谁了。

    门外,苏玄正神情肃然的守着房门。

    忽地,他目光冰冷的看向虚空,一刀劈了过去。

    “何人胆敢窥视皇太女!”苏玄冷声呵道。

    他眸色一凝,刚才那股神识波动带着不甚明显的恶意,窥探的还是殿下。

    苏玄紧握着大刀,身形一闪,化光追去。

    苏玄刚刚离开,一道蓝影蓦然出现在房屋外,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顺手又将房门紧闭起来。

    青年刚关好门,转身便对上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他心里一哆嗦,这不对劲啊,不是说皇太女已经成为了凡人吗?

    怎么来到他身边了他都没有半点发觉?

    这悄无声息的有些不对劲啊。

    青年心中一凛,目光灼灼的盯着容娴,似乎只要她一喊便出手。

    这时,听到苏玄声音的白太尉和侯元等人迅速赶了过来,一个个尽皆面色凝重。

    白师来到房门前,轻声道:“殿下,您可还好?”

    容娴一只手端着茶杯,目光兴味的打量着面前的青年,他看上去不过二十几岁的模样,一双眼睛纯净中警惕。

    让人眼前一亮的不是他孩子气的面容,而是一头微卷的长发,还有那淡淡的酒气。

    听到白师的声音,容娴目光依旧看着紧张兮兮的青年,语气平缓道:“孤在休息,太尉可有要事?”

    “有刺客闯入,臣心忧殿下安危,既然殿下无忧,臣便放心了。”白师说罢,目光深深的看了房间一眼,亲自守在了门口。

    他分明已经感应到房间内除了殿下外,还有别人的气息。

    但殿下既然故作无事,他也不能拆台了。

    白师隐隐有些无奈,好在里面那人的修为不过是人仙八重而已,皇太女有陛下的护身剑气在,天仙强者都不惧,想来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可他还是放心不下。

    白师想了想,让侯元自己带人去支援苏玄,自个儿寸步不离的守在了门口。

    若房内有变,他会在第一时间冲进去保护殿下。

    房间内,容娴与青年大眼儿瞪小眼儿了半天后,容娴率先打破了沉寂,她发出一个意味不明的音节:“——哦。”

    青年忍不住又是一哆嗦,不知怎么的,即便皇太女表现的很无害,他依旧觉得害怕。

    #小动物的直觉#

    容娴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稍稍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莫怕。”

    青年下意识退后了两步,目光在屋内转了一圈,这才诧异的问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容娴用手摩挲着杯沿想了想,眼底的笑意更浓了:“我看到你走进来的。”

    这家伙偷偷摸摸的溜进来,跟一只准备做坏事的猫儿一样,实在搞笑的紧。

    青年一懵,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没想到自己这么简单就被发现了。

    他觉得脸颊一阵滚烫,连脖子都红了。

    他结结巴巴道:“殿、殿下,我只是来看看,并未有冒犯殿下的意思。”

    看他的姿态,一点儿都不像是心怀歹意的。

    容娴琢磨了下,嘴角微微翘起:“三个问题,若你老老实实回答,此事孤便不予追究。”

    青年抹了把额上的汗,紧张的说:“殿下请问。”

    “你的身份,之前与何人在一起,你为何来此?”容娴慢条斯理的将自己的问题问完。

    她端起茶杯抿了口茶水,慢悠悠的走到桌前坐下,笑吟吟的等着青年的回话,一点儿都没有着急的意思。

    而在这期间,苏玄也意料之中的并没有回来。

    容娴看向这位傻乎乎的卷毛青年,知道这货是被别人给利用了。

    她面上却神情自若,看不出分毫端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