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清白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到容娴询问,青年老老实实回道:“我、我爹是刘奉常,我叫刘元辰。之前我正与几位好友在一起喝酒,兴起之时,听说殿下在这里,一时冲动之下便来了,我只是想要知道殿下是何模样。”

    他摸了摸自己跳的过快的心脏,强忍着难受道:“跟我在一起的是长青侯世子秦楠、安乐侯嫡子庞连和穆家嫡次子穆恩。”

    容娴将这些人记下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中了药却不自知的刘元辰,这家伙从一脚踏进郡守府就被人算计的死死地了,也不知刘奉常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居然能教导出这么不谙世事的儿子。

    刘元辰不知容娴在想些什么,他只觉得身体里有一股火烧了起来,他的双眼一片迷蒙,手不规矩的开始拉扯着自己的衣服。

    他感觉到前方有一股气息特别吸引他,哪怕只是轻轻嗅着,都让他浑身舒坦。

    他一步步朝着容娴走去,却并不知他现在的行为可以算得上是失仪。

    若再继续下去,几条命都不够杀的。

    容娴端坐在椅子上品着茶,漫不经心的看着刘元辰药效发作。

    直到刘元辰距离她三步远后,她才温声唤道:“太尉。”

    ‘嘭’一声,房门被白太尉一掌推开。

    只是眨眼的功夫,白太尉已经站在了容娴身前,禁锢住了刘元辰。

    “殿下可还好?”白太尉口中问着,眼睛将容娴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唯恐容娴有半点损伤。

    容娴幽幽的叹了口气,眉角眼梢的忧郁浑然天成:“孤不好,只要孤一想到这回朝的一路波折不断,就觉得哪儿都难受了。如今距离乾京只剩下两日路程,偏偏又出了事。”

    她指着刘元辰痛心疾首道:“孤有修为的时候别人要的是孤的命,孤成了凡人后别人要的是孤的清白,这一个个是要上天啊。”

    “殿下恕罪,是臣守护不利。”白太尉忙请罪道。

    而此时正与神秘人对峙的苏玄猛地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转身便迅速朝回跑去。

    而那神秘人却半点都未拦截,意识到这一点,苏玄的心直直的跌进深渊之中。

    调虎离山!

    再简单不过的调虎离山,他居然也中计了。

    他以为神秘人是来不及对殿下不利才逃走的,所以他才追了过去,而且他也相信郡守府的守卫。

    苏玄阴沉着一张脸,眼里闪烁着懊恼和自责。

    他何时竟变得这般自负了,竟被人用这么简单的方式给引开了。

    神秘人既然敢引走他,想来郡守府的守卫是起不了多少作用的。

    若殿下出了任何差错,他万死难辞其咎。

    苏玄匆忙朝着郡守府赶去,而此时的容娴还有闲心给刘元辰拉皮条。

    她对着白太尉苦口婆心道:“这刘奉常家的公子中的药只能通过男女交合来解毒了,太尉,元辰也是受了孤的连累——”

    “所以殿下准备招他为侍君吗?”白太尉木着脸问。

    容娴同时说道:“——所以去青楼替他找个女子。”

    二人话音同时落下,容娴的表情也木了起来,气氛一片沉寂。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这就有些尴尬了,好么?

    白太尉目光游移了一瞬,脸上有些发烧。

    不知该羞愧自己误解了殿下的清白还是愤怒殿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人带坏了。

    好在此时,苏玄回来了。

    苏玄回来的第一时间,先关切的看了眼容娴。

    发现殿下没事后,他的目光落在被太尉禁锢的陌生人身上。

    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有人趁着他不在的时候跑进来意图对殿下不利。

    苏玄抿了抿唇,噗通一声便跪了下去。

    护卫不利,这是他应该承担的罪。

    容娴和白太尉看了他一眼,都没有出声,任由他跪在地上。

    容娴扫了眼刘元辰,眼看着他脸色从红到白,额上的汗水都流了下来,容娴也不敢耽误,唯恐他出了什么问题。

    听说这家伙是刘奉常唯一的儿子呢,目前大概能确定的是,这货是被她给连累了。

    她可不想回朝以后告诉刘奉常,他儿子为陛下尽忠去了。

    “太尉,将他带下去,按孤说的照办,顺便让侯卿不必再查了。”容娴吩咐道。

    白师看了眼苏玄,应了一声,直接拎着刘元辰便快速离开了。

    苏玄经此教训,怕是会寸步不离了,殿下的安危也不用太担心了。

    一个时辰后,容娴才垂眸看向苏玄,慢吞吞道:“起来吧。”

    苏玄知道此事也算是揭过去了,这才站了起来。

    容娴右手放在木桌上,食指微屈,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随着沉闷的声响散开,房间的气氛也变得肃然了起来。

    “苏玄,立刻去查长青侯世子秦楠、安乐侯嫡子庞连和穆家嫡次子穆恩,孤要知道他们背后之人。还有他们这次聚在一起喝酒是谁促成的,又是何人怂恿刘元辰闯入孤就寝之地,他们都与何人交好,酒宴后将消息传来。”

    “诺。”苏玄神色严肃的应道。

    苏玄领命后,转身出了房门,寸步不离的守在那里。

    他从怀里拿出青鸟使令牌,将任务传送到探看司后,便安静的闭目等候着。

    若是查他国之事,可能需要他出动。

    但查容国这几位公子哥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房间内,容娴懒散的躺在了床上,她也在猜测究竟是谁用这种手段想要坏了她的清白。

    先是她房间的熏香被下了药,接着苏玄被引走,后来中了药的刘元辰诡异的出现在了她房中。

    一环扣一环,废了老大力气是给她后宫送一位侍君吗?

    容娴好似想到了什么,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时间很快便到了晚宴,侯元亲自跑来请了。

    他实在是怕了,殿下刚来郡守府就闹出了乱子,若再出一次事,不管殿下体谅不体谅他,他自己都说不过去了。

    宴会上的人也不过,只有丰郡几位排得上号的人物。

    毕竟容娴身份尊贵,能来参加接风宴已经是给了面子了,侯元可不敢什么人都往里面放。

    大厅被硕大的夜明珠照的恍如白昼,容娴想起自己在小世界时可怜兮兮的提着破旧的灯笼照明,只觉得人生还真是有意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