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水蛇
    苏玄咋一听这么惊悚的消息,整个人都炸了。

    他知道殿下的医术,也看出殿下并无大碍,但下药这种龌龊的事情实在戳中了他的怒火。

    “殿下放心,臣这就去寻侯郡守。”苏玄铁青着脸,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后,气势汹汹的出了门。

    苏玄离开以后,容娴坐在桌前,单手托着下哈,双目微微阖上,似乎已经睡着了。

    北赵极北之地,浮岛。

    傅羽凰看着那隐蔽的洞口,眉角眼梢皆是笑意。

    真不枉她在这里转悠了这么多天,终究还是有所收获啊。

    她步伐轻快的朝着洞内走去,放肆的一笑,说:“此地果真与我有缘。”

    刚刚踏进洞内,傅羽凰眼神一闪,突兀地执剑朝着上空刺去。

    ‘嘶嘶~’巨蛇吐信子的声音在洞内回响。

    傅羽凰身形一晃,人已经来到了巨蛇眼前。

    看着这四丈长的粗壮黑蛇,傅羽凰眼珠子一转,将腰间的酒葫芦拿下来。

    她在巨蛇张口朝着她咬过来的瞬间,手上飞快的拔下木塞子,指尖在葫芦上一点。

    忘忧酒化为一道水柱,直接撞进了巨蛇的嘴里。

    ‘咕咚’一声,巨蛇直接给咽了下去。

    傅羽凰身形又是一晃,站在了巨蛇身后,看着巨蛇挺起脑袋,尾巴一甩一甩的。

    巨蛇乃是玄冥水蛇,便是石头吞进腹中也无碍,这点傅羽凰在看到巨蛇时已经清楚。

    但她促狭的想知道水蛇喝了忘忧酒后,会变成何样,会不会也像众人一样,直接脑袋空空,烦恼皆忘?

    额,蛇有烦恼吗?

    傅羽凰目光好奇的看向喝完酒后身体摇摇晃晃的水蛇,嘴角砸吧砸吧几下,拿起酒葫芦也给自己灌了好几口。

    她晃了晃脑袋,嘟囔道:“一点儿用都没有,啧。”

    巨蛇似乎闻到了熟悉的酒味,猛地直起身体,‘嗖’的一下朝着傅羽凰袭来。

    傅羽凰第一时间将剑握在了手里,一剑朝着巨蛇劈去。

    不料巨蛇压根就不理她,身上黑光一闪,化为筷子细,噌噌地缠在了酒葫芦上,脑袋置于葫芦口陶醉的嗅着,假装自己是条不引人注意的死蛇。

    傅羽凰僵硬的维持着攻击的姿势,她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最后才回过神来,又好气又好笑道:“没想到这玄冥水蛇还是个酒鬼。”

    然后她就一点儿都不讲究的一撩衣摆,坐在了地上。

    单手提起酒葫芦,在玄冥水蛇虎视眈眈的目光下,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

    玄冥水蛇顿时窝不住了,那都是它的它的,被喝完了咋办。

    它像利箭一样射向傅羽凰,傅羽凰快速的将葫芦口盖住,随手将酒葫芦抛向半空,坐着与筷子细的玄冥水蛇打了起来。

    玄冥水蛇速度飞快,仗着身影无数次想要冲向半空将酒葫芦卷走。

    傅羽凰直接开启了剑气屏障,压制着玄冥水蛇哪儿都去不了,只能与她交手。

    二者打着打着,不知怎么的有些不对味了。

    玄冥水蛇化为了一丈大小将傅羽凰用身体卷住了,傅羽凰痴迷的摸着玄冥水蛇身上的漆黑锋利的鳞片。

    好看,想要,不知道全部掰下来够不够打造一柄剑?

    傅羽凰若有所思的看着玄冥水蛇,直看得玄冥水蛇打了个寒颤。

    忽地,她收回了视线,微微扬手,酒葫芦刚好落在了手上,玄冥水蛇的注意力立刻被酒葫芦转移了。

    玄冥水蛇眼珠子动了动,它知道自己打不过这人,这人也奈何不得它,但它若想要那酒葫芦的水来硬的似乎不行。

    玄冥水蛇身影猛地一缩,变得更细更小,嗖地飞到了傅羽凰手腕上缠住,远远看上去就像一只墨玉手镯,好看极了。

    傅羽凰:“……”

    傅羽凰神色有些复杂,为了一壶酒就将自己给卖了的蛇,她还是第一次见。

    她将手举到眼前,看着这条蛇装死,忽地笑了起来:“以后你就叫阿水吧。好在小金还未醒来,若它醒来了怕是要闹腾了。”

    傅羽凰上下打量了下玄冥水蛇,不怀好意道:“也不知你是雌是雄?若是雌,说不得还能与小金配对呢,若是雄的……”

    傅羽凰干咳一声,放下了手。

    这么危险的画面,她暂时不想去想。

    没有了守护兽的捣乱,这条通道里也没有比玄冥水蛇更强大的妖兽,因而傅羽凰十分顺利的朝着深处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阴寒的冷意的袭来,傅羽凰神色一喜,这是重水的气息,她快到了。

    随着她越来越深入,冷意越来越重,傅羽凰头发、眉毛上都染上了冰霜。

    她的步伐也不像之前那般轻快,而是变得沉重了起来。

    手腕上的玄冥水蛇已经耷拉着脑袋,即将陷入冬眠。

    傅羽凰冻得牙齿被咬的咯咯响,她的目光看向前方,脚步却停了下来。

    不行,不能走了,她扛不住这么强烈的冷意。

    傅羽凰的目光看向两边便冻结的栩栩如生的尸体,十分庆幸有木灵珠存在,可以随时帮助她修复被冻坏的身体。

    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还是需要水灵珠来解决。

    丰郡,夜色过半。

    郡守府一片安静,不管有事没事,在皇太女休息之时都会保持安静,更何况侯元等人这会儿还在罚跪。

    而此时守在容娴门前的苏玄却目光凝重的盯着面前的房间。

    他低头看了眼脚下的冰霜,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感知并没有错。

    这股可怕的阴寒之力是从殿下的房间中蔓延出来的。

    苏玄攥了攥拳头,沉声道:“殿下,臣冒犯了。”

    他一掌推开房门,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扑面而来,让他来抵御的反抗都来不及做,便被冻得唇瓣青紫,脸色苍白。

    他运转着身上的元力努力隔绝这股冷意,目光直直看向坐在桌前似乎睡着了的容娴。

    “殿下?殿下……”苏玄着急的唤道。

    他地仙十重巅峰的修为都抵抗不住这股莫名的寒意,殿下区区凡体如何能抵挡?

    这寒意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殿下身上!

    这时,单手托着下颌的容娴睫毛颤了颤,睁开了双眼。

    她眼里闪过一丝剑气,周身温和的气势被剑气一冲击,竟变得无比危险。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