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大佬
    容娴侧头看了眼一边抵抗寒气,一边艰难走过来的苏玄,嘴角翘了翘却没有说话。

    她心神一动,意识中的水灵珠顿时光芒大震。

    意识中一道天门打开,天门背后就是芥子空间,水灵珠‘嗖’的一下飞窜而出。

    没有了水灵珠的遮掩,容娴身上的修为直接暴露在苏玄的眼下。

    浮岛深处,傅羽凰从芥子空间内取出水灵珠,将水灵珠悬浮在身前,隔绝了那极阴极寒的冷意。

    木灵珠的光晕在她身上若隐若现,已经冻得僵硬的四肢百骸迅速的恢复了过来,头发眉毛上的冰霜也眨眼间消弭。

    傅羽凰沉浸在木灵珠磅礴的生机内,暖融融的让她舒畅的松了口气。

    她晃了晃有些不太清醒的玄冥水蛇,啧啧称奇。

    不愧是玄冥生物,若非她有宝物护身,怕早就冻死了,而这玄冥水蛇却还好好地。

    不用担心自己被冻死后,傅羽凰眼里的凝重也散了去。

    她拿出酒葫芦摇了摇,水声响了起来,她欢喜道:“看来冰化了啊。”

    傅羽凰仰头喝了一大口,只觉得浑身都暖了起来。

    她将酒葫芦往腰间一挂,兴冲冲地朝着玄冥重水的方向奔去。

    丰郡郡守府内,傅羽凰无碍之后,容娴周身的寒意也快速的消失。

    苏玄还维持着凝重严肃的神情,眼神却蓦然呆滞了起来,连这股寒意消失了都没注意道。

    若他没看错,殿下她现在是地仙三重中阶修为。

    地仙三重中阶!!

    苏玄:!!

    苏玄只想仰天大骂一声:贼老天!

    并不是……

    他只觉得自己被这个世界欺骗了,殿下明明是一个凡人,怎么突然间就有了地仙境界的修为,这怎么可能,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难道他被冻出了幻觉吗?

    说到被冻,苏玄动了动僵硬的身体,这才发现周遭的寒意已经消失了。

    苏玄:“……”

    若非面前是皇太女,他真想拎起她的衣领吼道:这特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似乎察觉到他想要以下犯上,容娴侧头朝着他看了过来,语调欢快的打招呼:“苏卿来了啊。”

    礼貌的打完招呼后,容娴神色微妙的看着苏玄,踟蹰了下,眼里带着浓浓的笑意说:“深更夜半,孤男寡女,苏卿是要自荐枕席吗?”

    苏玄的脸顿时就绿了,他脑中所有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消失,连殿下被人冒充的猜测都抛之脑后了。

    毕竟嘴欠成这样的,也唯有殿下了。

    他面瘫着脸无视了殿下的胡说八道,认真道:“臣在外守门,忽然发现殿下房中有些不对,担忧之下才闯了进来,冒犯了殿下,还请殿下恕罪。”

    “卿这是关心则乱啊。”容娴装模作样的叹口气,不再调侃苏玄了,同时很顺理成章的回避掉苏玄话里的疑问,转而看向他怀中闪了又闪的青鸟使令牌,假惺惺的说:“这么晚了,指挥使的公务还这般繁忙,卿兢兢业业为国尽忠,实在让人佩服。”

    苏玄木着一张脸不搭理她,他显然也察觉到令牌上的动静,当即便将令牌拿了出来。

    读完消息后,苏玄神色严肃道:“殿下,您之前在彬县让探看司监视的那位吴老今日带着三位天仙强者悄悄朝着北赵方向而去。”

    “有些人总是拼命的作死,你摁不住的时候,只能挥泪斩人头了。”容娴眨了眨眼愉悦的说着。

    吴老给她提供了玄冥重水的消息,还绘制了地图,她心中颇为感激。

    可如今吴老带着前往北赵,不管是为了何事,他都不能活着。

    玄冥重水的消息不能走漏出去,而化身与本体之间的联系也不能被人知道。

    而吴老这个漏洞是时候抹除了。

    容娴嘴角扬起,慢条斯理的下令道:“全部诛杀。”

    苏玄神色一凛:“诺。”

    苏玄转身走出门,将命令发了出去。

    当他将令牌重新放回怀中,转身却对上紧闭的房门时,苏玄:“……”

    苏玄只能憋着一肚子的疑问继续守门了。

    房间内,苏玄离开后,容娴转身走向床榻。

    她盘膝坐在床榻之上,将全部心神放在了化身那边。

    浮岛深处,傅羽凰看着这一潭重水,只觉得心跳加快。

    她扫了眼身前散发着光亮的水灵珠,走到了水潭前。

    她想了想,在水潭边蹲下身,双手伸入水中。

    冰冷的寒意蔓延而是,傅羽凰狠狠打了个寒颤。

    不过转瞬间,这股寒意便被水灵珠和木灵珠阻隔在外。

    傅羽凰舒了出口气,她鞠一把重水想要凑到眼前看。

    胳膊动了动,一股重逾千万斤般的力量差点洞穿了她的手。

    玄冥重水,一滴水的重量,就不下一座小山。

    傅羽凰捧着一捧,那简直是自个儿找罪受。

    因为用力过猛,猝不及防下差点闪了腰,她整个人都趴倒在潭便,差一点儿就掉了下去。

    傅羽凰耳根微红,好在这里没有别人,她出糗了也无人看到。

    傅羽凰轻咳一声,也不再逞强的去捧什么重水。

    手腕上差点真成为一条死蛇的阿水:“……”

    这厮是疯子吗?那玄冥重水都敢伸手去碰,现在还能活着真是上天偏爱,没把这个祸害给收走。

    傅羽凰不知道玄冥水蛇的腹诽,她直起身体,点了点水灵珠道:“知道你迫不及待了,去吧,都是你的。”

    水灵珠欢喜的飞到了水潭上空,水色的帘幕将水潭笼罩,水灵珠光芒徐徐绽放,还不忘保护着傅羽凰。

    在玄冥水蛇不敢置信的目光下,潭水中的玄冥重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两个时辰以后,外界天色大亮,潭中的玄冥重水终于全部被水灵珠收走了。

    傅羽凰伸出手,水灵珠乖巧的落在了她手中。

    她将水灵珠收回意识中后,心神一动,将木灵珠送到了本体那边。

    自此后,她拿着水灵珠便可。

    里面的重水便是她的底牌,一滴就能砸死一位人仙修士,简直不能太棒。

    玄冥水蛇此时才回过神来,它心情稍稍复杂,不过是贪嘴想喝酒才跟着这人的,没想到找了一个拥有神器的大佬。

    它收紧身体,将自己牢牢挂在傅羽凰手腕上,唯恐大佬将它给丢了。

    它现在无比相信,跟着大佬前途光明。

    没错,玄冥水蛇就是这么一条识时务且现实的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