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荒王
    此时彬县外,一场杀戮正在进行。

    吴老神色惊惧道:“容国探看司,我并未招惹容国之人,你们为何要杀我?”

    带着无面面具、一身锦袍黑衣的男人没有出声。他一挥袖,自他身后飞出十位地级司事,五位天极司事。

    地级司事都有地仙十重巅峰和地仙大圆满境界,而天极司事都是天仙以上修为。

    这十五位强者直接冲上去将吴老和他身旁的三人围了起来,二话不说便直接下死手。

    吴老四人被逼的一句话都没机会说,双方直接开打了起来。

    但诡异的是,这么大动静,却无一人发觉。

    吴老眼看着自己这方节节败退,不由得颓然了起来。

    他惨笑了几声,没想到自己从一百年前苟活至今,终究是要将这条命交代出去的。

    他朝着身旁的三人喊道:“三位老友,你们是被我连累的,我愿为你们换得一线生机,快跑。”

    多余的话他不敢说,他心中已经隐隐猜到这次杀劫是怎么来的。

    是当日他说出的那个浮岛的消息引来的,是容国皇太女的命令。

    亏得他以为容雅温柔心善又好骗,谨慎了一辈子却栽倒了那位小姑娘的身上,这可真是人算不过天啊。

    这次他找来三位老友就是想要再次一探浮岛,不曾想当他起了这个念头时,便是他的死期。

    他清楚若三位老友知道了这个消息,跟本就没机会活着,若什么都不知道,可能还会有一线生机。

    所以他什么都不敢说,只能任由这个消息被埋葬。

    他心中怨愤,却无能为力。

    吴老周身元气涌动,整个人都膨胀了起来,脸色狰狞的朝着探看司成员扑了过来。

    他要自爆!

    哪怕是死,也要拉着探看司的人陪葬。

    就在他即将自爆的一刹那,黑袍锦衣的男人都动了。

    他掌心带着红雾,一掌打去,吴老膨胀的身体仿佛被戳破的气球直接瘪了。

    不过片刻,吴老只剩下一具干涸的枯骨。

    他收回手,周身那让人连喘气都能觉得沉重的威压瞬间消失。

    男人指向准备逃离的三位天仙,用听不出男女的声音道:“诛!”

    十五位司事没有出声,却齐齐攻向三人。

    有男人在旁压阵,这三人心有顾忌,交手时也束手束脚。

    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探看司以重伤三位地级司事,轻伤五位地级司事和一位天极司事的代价将三位天仙强者尽数抹杀。

    完成了任务后,男人环顾了下四周,挥手间一片幽蓝火焰将地上的尸体烧成了灰。

    他一掌甩出,十五只匣子凭空出现落在了十五位司事面前。

    他身形一动,人已经消失了。

    在他离开后,其他带着面具的司事这才轻松了一些。

    他们将悬浮在面前的匣子收了起来,周身的气息都带着喜色。

    这是他们这次出任务的报仇,能完成任务并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真是再好不过。

    一位地级司事收好匣子后,忍不住问道:“那是谁,感觉太强大了,天仙强者自爆都能一招解决。”

    从那人的装束来看,明显是探看司的人,但却比天极司事都要强大,难道是指挥使吗?

    可指挥使才地仙十重巅峰修为,人还在保护殿下呢。

    这人的疑惑正是其他几位地级司事的疑惑,一位天极司事意味深长道:“你们可以称呼他为荒王。”

    众人听罢,尽皆一惊。

    有人惊呼:“传闻地榜榜首可称王,莫非他是地榜榜首冷疏影?”

    他们只知道人榜强者全都是人仙和地仙级别,一旦突破地仙大圆满达到了天仙级别,便会自动排入地榜之内。

    而地榜之上的修士究竟有多强,以他们的境界还没有资格知道。

    他们只知道很强,十分的强。

    因为传说中一万年前,容帝陛下便是那一届的地榜榜首。

    拿容帝一比,从头到尾只说了一个字的荒王竟让众人无比的崇拜和敬畏。

    天极司事拿出一块令牌,将任务完成的消息传回去后,没忍住又加了一句:“指挥使,那位荒王到底是不是冷疏影?”

    丰郡,正陪在容娴身边与侯元等人告别的苏玄目光灼灼的盯着容娴,似乎在琢磨殿下身上那股地仙的气势怎么又消失不见,重新变得像个凡人了。

    这时,他怀里的令牌闪了闪。

    苏玄伸手在腰间一按,一股信息传入脑中。

    苏玄脸黑了黑,这位天极司事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探看司从容帝接手后就分为了两部分,朝廷和江湖组织。

    朝廷的由他指挥,他是指挥使。

    而江湖的那部分谁是指挥使连他都不清楚,成员更是一个个神秘不已。

    他唯一知道的是那些成员有的是江湖上的大宗门派子弟,有的是大家族的人物,有的更是他国的散修。

    他们有自己真实的身份,探看司司事只是他们的第二重身份。

    他们每次出任务都是自愿的,都是有人奔着他们想要的某些资源而来,这些资源大部分是容国皇室开出,有的则是另一位指挥使付出的。

    探看司内,双方势力也有竞争,不知道人家身份便罢了,每次竞争都比不过人家,这让苏玄心塞不已。

    现在收到了自己人的询问,苏旭那冷笑了两声,传讯直接将人给发配到赵国这才舒坦了些。

    苦苦等消息的天极司事:“……”

    猝不及防,噩耗传来。

    他不过是问个消息罢了,怎么就得罪了指挥使。

    天极司事委屈不已,看着周围几人,重重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他还要在限定期限内到北赵交接工作呢,他心里苦啊。

    丰郡,侯元一脸不舍道:“殿下昨夜刚至,今晨便走,实在让臣心中不舍。殿下来奔波劳累,臣又帮不上忙……”

    容娴微笑说:“既然侯卿这般不舍得孤,孤回朝以后会尽快调任新的郡守,将侯卿召回乾京任职,这样侯卿便能日日看到孤了。”

    侯元一僵,回朝?

    他才不想回乾京,在地方上多自在啊。

    侯元干笑了两声,大义凛然道:“殿下愿意为臣费心,臣心中感动不已。但殿下不用为臣如此,臣自负才华横溢,政绩一定能很快攒够,等攒够了政绩,臣升职以后定会在乾京见到殿下,这般也会让他人心服口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