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共饮
    对于苏玄的猜测,白师翻了翻眼皮,淡淡道:“为了容朝的延续,殿下会同意的。”

    苏玄想到皇太女连殿下的赐婚都答应了,选夫应该也不会拒绝。

    他便回道:“大人放心,探看司会全力相助的。”

    顿了顿,他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若殿下不愿,太尉可莫要逼殿下。”

    白师点点头:“放心,殿下若不愿意,本官当然不会非要殿下去做。”

    他摩擦了下腰间的匕首,眼里泛着戾气道:“本官还有两个儿子,哪怕全都送给殿下也无妨,殿下登基,我白师定会鼎力相助。”

    若白家再出一位像三郎那样的不孝子,他就让夫人生,总能生出一个听话的。

    苏玄无语了片刻,心里为白家三兄弟点蜡。

    一日之后,得到玄冥重水的傅羽凰兴高采烈的驾着飞剑一拐弯儿便跑到了西江边界,脚下是滚滚江河,头顶是若隐若现的宫殿。

    傅羽凰执剑而立,扬声喊道:“在下傅羽凰,前来挑战玉家玉静淑。”

    她的声音形成一股特殊的音波,快速朝着宫殿蔓延而去。

    宫殿轻轻一震,将这股音波震碎。

    宫殿大门打开,一道水蓝身影飞出。

    女子乌发及腰,手里捧着一卷书籍,嘴角带着静雅的微笑。

    那是一种只要看着便觉得心灵宁静的气度,让人忍不住心折。

    傅羽凰上下打量了下玉静淑,扬声一笑,说:“人榜第一百零九名果然不凡。”

    她围着玉静淑转了一圈,口中啧啧称奇,语带调侃道:“静淑果有大妇气度,我若为男,当娶静淑为妻。”

    玉静淑也不恼,她的声音带着一种江南水乡的温柔婉转,听之让人心悦:“羽凰倒是有几分纨绔子弟的风流不羁。”

    傅羽凰眉角眼梢尽是愉快:“静淑谬赞了。”

    她抬手执了一个剑礼,神色郑重道:“但请一战。”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玉静淑说话时嘴角似乎还噙着如江南烟雨般的微笑,语气还是像先前那般带着几分亲切。

    话音落下的瞬间,二人默契的同时发起攻击。

    虚空之上,道道神念交织。

    一个个强大的存在将注意力投视此处,观看着二人之间的对战。

    她们二人一人洒脱不羁,一人静雅贤淑。

    二人对战,一招一式都像是剑舞一般,美轮美奂,偏生里面的危险让人心寒,更是让人心折。

    傅羽凰招式大开大合间,带着堂皇正气。

    读书声朗朗入耳,风雨声家兴国兴。

    一剑斩下,人道为基,剑道护持。

    玉静淑双手轻捧,手里的古籍悬浮在半空,她轻声道:“阻。”

    一个大大的‘阻’字从书中飞出,化为山岳之险,化为海涛之危。

    两方对撞,余波搅动的下方江河卷起滔天巨浪。

    巨浪翻转,二人视若无睹。

    剑势之下,一道道剑意化为人影,用大毅力搬挪着面前阻路之山。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天地之浩瀚人力远不能极,人力定能胜天的大智慧大毅力却能创作出奇迹。

    傅羽凰与玉静淑二人之间的交锋,已经从简单的招式转化为道的交锋。

    道与道相合,傅羽凰身形一跃,站在了海浪顶端。

    她从腰间摘下酒葫芦,仰头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大笑道:“痛快,再来。”

    她随手将酒葫芦抛出去,周身剑气激荡,海浪波涛、每一滴水滴瞬间凝聚在一起,幻化为一柄顶天立地的巨剑。

    玉静淑手在书籍上一按,淡淡道:“镇。”

    ‘镇’字从书籍中飞出,化为天地浩瀚天地,化为无穷伟力。

    庞大的力量挤压着排斥着这巨剑,似乎恨不得将这异类碾成粉碎。

    傅羽凰的眼里剑意虚化为一柄柄利剑翁鸣作响,她眨眨眼,巨剑突然一震。

    ‘嗡!’一声大响。

    巨剑旋转着立于这排斥它的虚空之上,狠狠地用尽全力的一斩,一丝光明从黑暗中倾泻而来。

    空间震颤,天地两分,重重伟力被层层分解,化为新世界的养料,接着生灵诞生。

    轰,普天同庆!

    面前演化的虚无世界消失,玉静淑的‘镇’字破碎,巨剑化为雨滴洒落在江河,随风飘飞滋润着干涸的大地。

    玉静淑闷哼一声,嘴角渗出一丝血迹。

    她目光欣赏的看向容娴,笑道:“我输了,羽凰剑道果然不凡。”

    傅羽凰将刚才的感悟全都记在心中,发觉自己境界的增长后,欢喜道:“与强者对敌,愈战愈强。哈哈,多谢静淑助我更进一步。”

    她伸手,酒葫芦从虚空而降,在这恰恰好的时机,恰恰好的落在了她的手中。

    傅羽凰手上微微用力,将酒葫芦抛向玉静淑,扬了扬眉,恣意道:“请你喝酒。”

    玉静淑接过酒葫芦,给面子的拔开塞子,刚刚凑到嘴边脸色微变:“这是忘忧?”

    傅羽凰眨眨眼,带着孩子气的得意道:“是啊,这是忘忧,我一直都喝的它,静淑能喝吗?”

    玉静淑叹了口气,将塞子重新盖上,将酒葫芦物归原主。

    她从自己的纳戒中取出一坛酒也顺手抛了过去,说:“你那酒我可不敢喝,不过这百花醉可与你共饮。”

    傅羽凰随手将酒葫芦挂在腰间,伸手接住酒坛,直接打开木塞,清香的酒香伴着花香钻入鼻尖,绵长而醇厚,让人口舌生津。

    她拂袖一挥,从远处拉来一朵白云,直接就懒散的躺了上去。

    她仰头灌了一口酒,眼睛蓦然一亮:“好酒。”

    她又迫不及待的灌了好大几口。

    傅羽凰砸吧砸吧嘴,侧头才看到似笑非笑盯着她的玉静淑。

    傅羽凰忙将木塞塞住,将酒坛藏进了芥子空间中,警惕的说:“这酒是你送给我的,你不能要回去。”

    玉静淑又好气又好笑,她赠酒是为了二人一起喝,结果这小酒鬼居然连她都不给。

    她眼珠子一转,又从纳戒中取出一坛,微微扬声道:“我不要你的,我这里还有。你喝你的,我喝我的,如何?”

    傅羽凰垂眸沉思了片刻,在看到玉静淑的手按在木塞上准备打开酒坛时,她眼珠子一转,化为一道虹光来到玉静淑面前。

    不等玉静淑开口,她猛地从玉静淑手底下抢过了酒潭,化光逃遁而去,只余一句得意满满的话:“多谢静淑招待,下次我定请回来。”

    玉静淑: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