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灵珠
    傅羽凰抢了人家的酒,直接运用化光之术离开,速度快的跟逃命似的。

    她在对战中都没有用这招!

    不知跑了多久,傅羽凰终于停了下来。

    感受到身后没有追来的气息,她眉角眼梢尽是轻松笑意:“赚了两坛酒,这买卖值了。”

    她轻步走到一处大树下,长袖一挥,树干上的积雪全都被扫没了。

    她身形一翻,人已经坐在了粗壮的树干上。

    傅羽凰看着这一片白茫茫,叹道:“这种天气,正适合喝酒嘛。”

    她刚准备拿出酒来慢慢品时,远处几股气势纠缠在一起,看情况打斗的很激烈啊。

    傅羽凰想了想,还是忍痛将酒放了回去,还是看热闹重要,而且她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恰似故人来#

    傅羽凰将剑握在手里,脚尖一点,便朝着打斗的方向而去。

    山坳处,八位地仙巅峰、三位天仙一重强者围住了青年,每每下死手却不知为何都克制住了。

    青年带着儒冠,身穿儒袍,他手里捧着一卷散发着苍凉厚重气息的竹简,嘴角的笑意温文儒雅。

    即便陷入危局,依旧风度不减。

    “将东西交出来。”一位天仙强者恼怒道。

    青年微微一笑,说:“荀子曰:‘积土而为山,乘之而后高,积水而为海,积之而后深。’”

    话落,这方天地的沙土灰石凌空飞起,然后好似被一只大手轻轻一捏,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便挡在了双方中间。

    方圆千里的积雪为之一空,化为星星点点的水滴汇聚成海,将双方隔绝,恍如咫尺天涯。

    青年暂时阻止了他们以后,也不停留,快速的朝着容国的方向飞去,迎面便与傅羽凰撞上了。

    青年:“……”

    傅羽凰:“……”

    “道友可好?”青年伸手将她扶住,彬彬有礼的问道。

    傅羽凰嘴角一抽,尽管一直都知道叶清风的装模作样,可装模作样到她身上就有些不能忍受了。

    她皱了皱眉,道:“你跑什么?”

    叶清风轻轻拂拭了下竹简,笑道:“后有追兵,当然要跑。”

    傅羽凰微微感应了下,发现那几道气息的强横远不是她能力敌的,干脆利落的就朝着远处而去。

    这热闹不能凑,一不小心可是会要命的。

    叶清风微微一怔,也不知怎么想的,竟然不紧不慢的吊在她身后。

    傅羽凰斜睨了叶清风一眼,这货不是怕被追兵追上吗?一直跟着她不会是想要坑了她吧?

    傅羽凰脚步一停,抬了抬下颌理直气壮道:“分开跑,不准连累我。”

    叶清风忍不住笑道:“你不想知道那些人为何追我吗?”

    傅羽凰眸光微动,口中却道:“不想知道。”

    叶清风就当没听到她的话,自然而然道:“我偷溜进江国秘境,拿出了一件宝物。”

    傅羽凰隐隐有些猜测了,若真是如此,恐怕她还真得想办法让叶清风平安回国。

    不过叶清风这货将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她这个陌生人,恐怕是没打算让她活着。

    生气!

    但不管怎么生气,她都不能扔下叶清风不管。

    叶清风不知她的身份,而且还身负重任,可不能出事了。

    傅羽凰在那里想办法,叶清风却在尽全力的压制金灵珠的躁动。

    不知为何,金灵珠在见到这姑娘时,竟然一点儿都不安分了。

    这场景实在太熟悉了,就跟十几年前他拿着水灵珠在石桥涧见到尊主一样。

    当初尊主见到水灵珠时,水灵珠乖巧的厉害,而尊主十分肯定的告诉他,水灵珠是她的。

    那么这颗金灵珠呢?

    难不成原主人便是面前这姑娘?

    叶清风暗暗叫苦,随便碰上一人便是金灵珠的有缘人,这要是让金灵珠跑了,他如何给尊主交差。

    叶清风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傅羽凰,想到身后的追兵,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若让他们双方同归于尽,这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

    叶清风完全不知道自己脑子里那一条条能坑死人的算计是往自家尊主身上放的。

    但傅羽凰深知这家伙的尿性,她目光透着警告道:“你若敢算计我,我跟你没完。”

    叶清风目光微怔,心里讶然不已,这到底是直觉太过敏锐还是这人对他太了解?

    傅羽凰深知若不能让叶清风彻底相信自己,这货绝对会拖后腿。

    她沉吟片刻,掌心微动,两颗散发着光亮的珠子出现在手中。

    在这两颗珠子出现的瞬间,叶清风脸色大变。

    他压制的金灵珠释放出强大的庚金之气,瞬间破开他的禁制,逃了出来。

    金灵珠也没有逃远,而是扑到了傅羽凰掌心。

    三颗珠子交缠在一起,守护、治愈之余,多了一丝锐利的攻击气息。

    傅羽凰满意的点点头,手掌一握,三颗珠子瞬间消失。

    水灵珠留在身上,木灵珠和金灵珠直接传送给了本体。

    做完这些后,傅羽凰抬头便对上了叶清风怀疑的眼神。

    叶清风试探道:“你如何有那两颗灵珠?”

    傅羽凰挑眉,答非所问道:“我是傅羽凰。”

    叶清风隐隐恍然,他当然听说过傅羽凰了。

    听说傅羽凰乃是陛下剑道的衣钵传人,没想到今日倒是见到真人了。

    若真如此,灵珠在她身上倒也说得过去。

    可尊主真能毫无保留的信任她?

    而且三颗灵珠乖巧的姿势实在熟悉的让人眼疼。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傅羽凰,倒是真打消了将人坑死的主意。

    背后传来一声震天动地的轰响声,傅羽凰翻身跃上飞剑道:“快跑。”

    叶清风的速度也不慢,当然他依旧跟在傅羽凰身边,二人竟不约而同的朝着北赵跑去。

    他们竟然都想着坑北赵一把。

    他们刚刚逃离,十一位追兵便追了过来。

    见到空无一人的地方,他们微微感应了下,果断的选择了正确的方向道:“追!”

    傅羽凰与叶清风在玩儿命的逃命,坐在青鸾辇车内的容娴把玩着散发着锐气的金灵珠,笑道:“这可真是及时雨啊。”

    她随手收起金灵珠,耳边隐隐听到了人声鼎沸的声音。

    “到了吗?”容娴问道。

    撵车外,苏玄语气轻快道:“已经到了,本来以为需要两日,但殿下让我等连夜赶路,节省了一天时间,我们这会儿已经到了。”

    乾京已至,龙气守护之地,再也无人能伤到殿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