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希微
    ,精彩小说免费!

    无数价值连城的宝物塑造出独一无二的皇座,仿佛坐在着位子上的人理所当然拥有滔天的富贵和权势。

    而这人,乃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王!

    众生生死在掌控之间,口含天宪,言出即法随。

    伸手抚上龙椅,冰冷的触感让容娴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她闭了闭眼,将眼里的火苗熄灭。

    容娴哑然失笑,不曾想,到了中千界以后,富贵荣华迷人眼,权势地位乱心神,她险些迷失了自己。

    广袖在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容娴身形一转,轻轻坐了上去。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文武百官,神识仿佛能透过气运云海的气运金龙,见到整个世界。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文武重臣分站两边,尽皆俯首而拜,谦卑恭谨。

    容娴抿了抿唇,这种掌控一切的感觉实在太让人上瘾了。

    第一次临朝,容娴并没有处理国家大事,而是听着朝臣们说着先帝丧礼以及登基大典期间会发生的事宜。

    容娴曾经掌管的无心崖与国家明显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团体,她懂得不多,对国家正事也没有随意发表意见。

    “请陛下决断。”又有人道。

    每次听到这句话,容娴便会将目光转向先帝任命的二位托孤大臣,语气诚恳真挚:“叶相与太尉如何看法?”

    叶丞相与白太尉又听到陛下谦逊的问话,心中都很是满意。

    不是满意自己的权威,而是满意陛下不会不懂装懂,瞎指挥一通。

    朝会进行了三个时辰后,众臣才全部散去。

    尽管他们对新帝治国本领不看好,但新帝能善听善信,广纳谏言,能明辨是非,知人善任,这已经具备了明君的素养。

    一时间,朝臣心中大定。

    这次朝会也是新帝与朝臣之间的互相试探,这也决定了未来他们如何相处。

    朝臣尽散后,容娴也走出了议政殿。

    “陛下。”轻缓的声音不经意间带着淡淡的压迫传来。

    容娴侧头看去,只见一五十岁上下的男人带着一群宦官宫女走了过来。

    容娴疑惑的问:“你是?”

    她微微瞌目,细细感应了下来人体内的气运,讶然道:“内廷大总管?!”

    这可是先帝亲信,身上还挂着官身。

    华琨恭谨道:“臣华琨,参见陛下。”

    他身后的宫女、宦官齐齐跪地道:“奴婢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容娴出声道。

    华琨直起腰,神色平静道:“谢陛下。”

    身后众人也不声不响的站了起来,没有半点声息。

    容娴扫了他们一眼,朝着华琨道:“走吧,回寝宫。”

    “诺。”华琨领着新帝朝着寝宫走去。

    来到寝宫外,容娴抬头看着宫殿门上的牌匾,上面是散发着极冷极锐的剑气的三个字:君临宫。

    剑乃器中之君,而之前住在这里的人乃是人中之君,这君临宫之名名副其实。

    容娴垂眸思索了片刻,朝着身边的总管问道:“朕可否改了这寝宫之名?”

    华琨立刻应道:“回陛下,可。”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容娴也没有客气。

    她眸光幽深的看向头顶的牌匾,一道无形的光晕将牌匾笼罩。

    ‘君临宫’三个大字像是被一只大手直接抹去,取而代之的是同样的三个字——希微宫。

    无形而玄奥的气息以牌匾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开。

    那是一种无形无象的,看不见摸不着的力量。

    感知而玄妙,幽而不显,却又把握不住。

    “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陛下这名字取的不错。”一道苍老浑厚的声音传来。

    容娴回头看去,只见身后不知何时竟站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

    老人周身气息十分平和,脸上也带着和善慈祥的笑容,但容娴怎么都忽略不了老人身体内那让她感到毛骨悚然的力量。

    那是能危及她生命的强大。

    容娴朝着华琨停立的方向看去,竟不知那人是何时离开的。

    这大容皇宫还真是卧虎藏龙,曾经在下界呼风唤雨的实力,在这里什么都不算。

    尽管以容娴的心智,都有瞬间的失落。

    随即她便调整了过来,因为她无比相信自己也会这么一天,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皇者。

    “您是?”容娴疑惑的问。

    面前这位老者竟然可以随意出入皇宫,且没有任何人示警,看来不是敌人。

    老人没有回答容娴的话,而是神情复杂的看向牌匾上散发着玄奥气息的字迹,答非所问道:“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无论是剑道还是圣皇之道,无论是人道还是仙道,都是相辅相成的。”

    他回头看向容娴,眼神是一种长者的慈爱和睿者的教导:“但为帝者,执掌天子剑,生杀予夺,运筹帷幄。正所谓雷霆雨露具是君恩,您可明白?”

    容娴沉默片刻,恭谨一礼,道:“多谢老先生,朕记住了。”

    再抬起头时,那位老人已经消失不见,华琨又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了她身后。

    容娴对那人的身份已有所猜测,也没有过多去追寻。

    她扫了眼华琨,淡淡道:“华琨。”

    华琨恭敬道:“臣在。”

    “刚才为何不提醒朕?”容娴垂眸问道,语气平淡无波,没有丝毫生气的迹象。

    但华琨却心中一跳,忙道:“臣有罪。”

    他也聪明,没有找任何借口,直接光棍的认罪了。

    容娴深深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道:“没有下次。”

    “诺,臣多谢陛下隆恩。”华琨深深一礼后,便退到了一边。

    他神色十分复杂,跟了先帝几百年的习惯一时间没有改过来,如今的新帝没有先帝的实力,当然也发现不了那人。

    华琨抹了把冷汗,幸好新帝并未计较。

    等等,不对啊。

    不是说陛下被暗算成了凡人吗?!

    华琨硬着头皮打量了下陛下,没错,确实没有修为在身。

    但那牌匾是怎么回事?

    那股玄奥神秘的气息波动绝对不会错,那是道蕴,更是地仙之上的强者才能掌控的东西。

    华琨心中一颤,难道殿下的修为已经到达了天仙?如今不过是隐藏起来了而已?

    就在这时,华琨直接对上了容娴那双好似蕴含着山河变迁的眸子,他忙恭谨的低下头,所有的心思都摁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