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解约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嘴角勾起一抹最是温柔不过的笑意,云淡风轻道:“按照惯例吧。”

    岳同山、岳同山猛地瞪大了眼睛看向新帝,只觉得后背升起了一层冷汗,一阵风吹来,让他觉得浑身发凉。

    “嗯?”见新帝看向他,似乎不明白他为何还不接令,那眉眼间依旧干净如昔,眸色清澈干净,好似处死的不是上百人,而只是扫过上百片树叶,这般简单,轻飘飘的听不出任何杀气。

    岳同山唇角一抖,忙道:“臣遵旨。”

    他如何会天真的以为陛下心性善良呢,即便陛下举手投足间都似是而非的表现出她只是一个单纯烂好心的人,但他也该相信先帝啊,先帝那般人物怎么可能会选择一名支撑不起容国的继任者呢。

    田中尉也目光一凝,看向容娴的眼神多了一丝探究。

    他之前一直听说新帝在外看病救人,一心只想当个济世活人的大夫,因而总在担忧以陛下的心性,害怕陛下碰到赵国那些耍阴谋诡计会受到伤害,可今日却认识到了一个不一样的陛下。

    ——那张温柔平静的面孔下,是如先帝般的杀伐果断。

    “太尉。”容娴轻轻唤道。

    白师立刻应道:“臣在。”

    容娴姿态随和,语气随性道:“听说镇武侯已有恋慕之人了?”

    白师立刻脸色大变,皇上刚刚归朝,这话是从哪儿听说来的?

    但他又不能欺君,只能恹恹道:“回陛下,确实如此。”

    见陛下嘴角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白师连忙道:“陛下放心,臣定会处理好此事。不会让此事影响到皇室名誉。”

    容娴摇头道:“朕并非担心此事,若令公子与那姑娘两情相悦,朕也不会做出棒打鸳鸯之事。先帝崩前,允许朕可解除婚约。”

    她唇角的笑意充满了暖意:“朕知道大人是担心朕掌控不了天下,也担心朕被人蒙蔽,才让令公子入宫的。可有大人和丞相在,朕定然会无碍的,朕相信你们。”

    白太尉脸色有些动容,新帝的脾气虽然矛盾的让人搞不明白,但说起话来还真是暖心。

    只有三个倒霉儿子的太尉顿时觉得心里暖洋洋的,恨不得新帝是自家女儿,当然这只是想想。

    “若真要稳固帝位,安定人心,也非三公子一人,何必要赔上别人的幸福呢。”容娴好声好气道:“大人便听朕一次吧,朕一向不愿勉强别人。若三公子真喜爱那女子,朕为其赐婚也无不可。毕竟大人家还有个二位公子。”

    最后这句话,容娴说的俏皮又调侃,让白太尉眼里的戾气都险些维持不住,只觉得新帝实在可爱。

    他无奈道:“陛下可能不知,那女子身份有问题,且疑点颇多,臣怀疑她是他国奸细。”

    白太尉也有徘徊不定的时候:“臣那三郎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人,若知道那人是别有目的,定然承受不住打击,臣一直不知该如何告知他此事。”

    “太尉,朕没有经历过那种要生要死的感情,所以也帮不上太尉。”容娴神色平静,语气却极为诚恳:“但朕知道,拖得越久,伤害越是大。”

    白太尉焉能不知,可他是一名父亲,平日里嘴上喊喊杀了那女人,恐吓下儿子外,他是从未出过手的,就怕打了老鼠伤了瓷器。

    可他那不省心的儿子非要自己往那老鼠身上撞,他怎么都不擦擦那被屎糊了的眼睛,那惺惺作态的女人哪里有陛下优秀?

    有时候白太尉真想将三郎的脑子敲开看看,瞧瞧里面是不是都灌满了水,残了一半。

    他老白家的忠诚和家国大义半点没有,眼里只有那屁大点儿的儿女私情,一点儿都不像是他亲儿子。

    白师皱眉想了想,斩钉截铁道:“此事是三郎不对,臣全凭陛下做主。”

    容娴将白师细微神情都尽收眼底,半垂下眼帘语气寻常的说:“如此,白师接旨:朕与白慕离的婚约取消,削去白慕离镇武侯爵位,钦此。”

    白师感受到身上的龙气眷顾少了一层,也没有什么遗憾,他恭敬应道:“臣领谕旨。”

    帝王金口玉言,口含天宪,一言而出,加予白慕离身上的气运迅速分离。

    坐在太尉府的白慕离身体蓦然一震,莫名的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了。

    下意识运转灵气,却发现速度比之前慢了不止十倍,这是恢复到先帝赐婚之前了。

    他神色复杂了起来,知道这是陛下收回了赐婚。

    他说不上后悔,明明这结果是他亲自算计来的,却莫名有些难受,可也说不上在难受什么,总觉得好似错过了什么。

    白慕离自从收到从丰郡传来的消息后,心里一直忐忑难安。

    他知道替他办事的郡守府管事被夷了三族,可他除了在心中骂了两句新皇残暴不仁外,也鞭策莫及。

    直至听到刘元辰即将回到乾京的消息,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同一时间,太尉府里供奉的那卷赐婚圣旨中一道金龙龙影浮现而出。

    ‘昂~’金龙哀鸣一声,砰然碎裂,化为点点金光,而那卷圣旨也突兀地成了空白,被气运金光卷起回收回气运云海。

    皇宫内,容娴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在她的感知中,下定决定的那一刻,仿佛整个容国都在她的掌中,她就像制定法则的神,一言一行都是法度,每一个字都是一张张法网,网中是所有的臣属子民,以及容国内的万物生灵,她对他们有绝对的掌控权。

    容娴微微挑眉,心下惊叹,这才真是王威赫赫啊。

    白师感应到圣旨收回后,也不再过多纠结这些事情,反而琢磨着为陛下重新选夫的事情。

    虽然先帝赐下的婚约已经和平解除,但登基大典之后,陛下还是要成亲的。

    他的目光看向了田中尉,听说田中尉的儿子田超也算是青年俊才,送入后宫当个侍君也是够格的。

    还有刘奉常的儿子,刘元辰虽然被家里娇养的有些天真,但那都不重要,只要能保证皇上诞下子嗣便可。

    脑中各种念头转动,白师忍不住抬眼去看皇上,皇上已垂下眼帘,使得那运筹帷幄,指点江山的锋锐散了大半,只留下一分本就有的稚气,总觉得对着这样稚嫩的陛下说成亲生子这种俗事有些造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