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同舟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容娴懒得理会华琨,她看向还杵在这儿的田中尉,问:“先帝驾崩后,帝都可还安稳?”

    一直安分待在一旁的田中尉立刻上前一步,识趣道:“回陛下,帝都没有任何异样。”

    田中尉掌管着乾京布防治安,位居中尉。

    他留着短短的胡须,年纪看上去也就四十上下,那张脸给人一种浩然正气之感。

    “登基大典时多注意了,将那些可疑之人全都抓起来。”容娴吩咐道。

    “诺。”田中尉应道。

    她与田中尉闲聊了一会儿后,便让人离开了。

    皇宫又恢复了安静,华琨忽然问道:“陛下,您是否用膳?”

    容娴抬头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没想到已经晚上了。

    修士早已辟谷,用不用饭都可。

    不过既然已经来了,便尝尝皇宫中的膳食吧。

    容娴眼里闪过一丝趣味,她如今对外的伪装可是一个凡人呢。

    她随手合上书,起身朝着隔壁的休息室而去:“吩咐下去,摆膳吧。”

    “诺。”华琨立刻转身走到门外,朝着外面的小太监吩咐了一声。

    等容娴尝过一顿有滋有味的饭菜后,已经一个时辰后了。

    再去书房时,她才郝然发现宫人们已经速度飞快的用医书将书房填满了。

    容娴满意的朝身边的人道:“不错。”

    华琨欣喜一笑:“陛下喜欢便好。”

    容娴从最上面取了一本医书,朝着华琨道:“你下去吧,朕看会儿书。”

    华琨退后了三步,躬身一礼道:“臣告退。”

    华琨离开以后,容娴心神一动,龙气勾连一股无形的禁制将整个书房锁死。

    她随手将医书搁在软塌,坐在凳子上苦恼的揉了揉额头。

    整个容国都在期待着新生继承者的诞生,她拖都拖不下去。

    容娴站在桌前,神色严肃了下来。

    她拂袖一挥,桌上的东西被平移在了地上。

    容娴掌心平摊,一道金芒闪烁,散发着锐芒的金灵珠悬浮在掌心上空。

    她伸手轻轻摸着金灵珠,感受到金灵珠乖巧的模样,容娴眸色一深。

    她打心里觉得,不管是木灵珠还是水灵珠,亦或者是金灵珠乃至还未出世的火灵珠和土灵珠,这些都是她的东西。

    本就是属于她的。

    这感觉太过强烈,若非她仔细检查过自己,还以为是有人暗算她呢。

    若这是她灵魂的本能出现的声音,那就有意思的多了。

    容娴嘴角的弧度一点点加深,掌心又是一团玄黄的土壤出现。

    这次她并未用功德净水,反而是从水灵珠里取了一滴玄冥重水。

    有三颗灵珠的配合,容娴炼化这滴重水也花了两个时辰的时间。

    玄冥重水炼化后,容娴指尖一弹,重水与玄黄土壤合为一体,容娴兴致勃勃的开始捏泥人了。

    这次捏的是男性,容娴捏了半天都不知该选择一张怎样的脸。

    她将看不出人样的泥人放在桌上,闭目沉思了半晌后,重新睁开了眼睛。

    容娴沉吟片刻,决定按照小时候幻想过的不染红尘的仙人模样捏。

    这一次她捏的十分顺利,不过一刻钟的时间,栩栩如生的泥人已经出现在手中。

    容娴心神一动,木灵珠悬浮在半空之上。

    源源不断的生机涌入泥人体内,与玄冥重水一起塑造着泥人的奇经八脉。

    身体塑造好以后,容娴盘坐在地上,眉心一道灵光飞入金灵珠内,与金灵珠一同飞进了泥人眉心内。

    泥人身上金芒大放,锐气四散,让容娴隐隐都有种威胁感。

    她微微阖目,心神全部放在了炼化泥人之上。

    当天边第一丝光亮出现,一抹紫气忽然东来,钻入了泥人体内。

    光芒收敛,泥人的身体缓缓拉长,身上褪去了泥土之色,变得莹白光亮。

    他手里拿着一身白袍,不紧不慢的穿了起来。

    当容娴睁开眼睛时,当先便对上了一双清冷无情的眸子。

    男人看上去二十三四的年纪,一头墨色的长发垂在肩头,毫无瑕疵的脸孔俊美而精致。

    男人望向容娴,墨瞳有着要将人吸进去的深邃。

    他缓缓地开口,声音像是被寒潭之水浸泡过后的玉石,透着一股温润却丧失感情的无波:“容娴。”

    容娴眨眨眼,不紧不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围着男人转了一圈后,嘴角噙着温暖如春的笑意,轻轻哼唱道:“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歌声停止,她抬眸,朝男人露出个浅浅欣喜的笑容,道:“皇夫殿下,你以后就叫同舟。”

    同舟一双眸子透着一丝无法亵渎的清冷,整个人被淡金色的光芒笼罩其中,油然让人生出望而却步的尊贵。

    他虽然看着容娴,但那目下无尘的视线中好似容不下任何人,可这样无理而高傲的行为放在他身上却理应如此一般。

    他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却仿佛带着亘古不变的情绪,周围所有的声音就像是从耳边消失了,天地之间只有他一人。

    他轻轻开口,不带半分烟火气息的声音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道:“我的陛下,唤我一声同舟。”

    容娴睫毛颤了颤,似是害羞了一般,温声细语道:“同舟。”

    同舟的棱角柔和了些,他朝着容娴走去,每一个步伐每一个动作似乎都带着漫不经心的随意,偏生给人一种不可力敌的强大威压。

    他站在容娴面前,一把将容娴抱住,忽然问道:“感觉如何?”

    容娴迟疑了下,伸手搂住他的腰,琢磨了半晌后,才颇为无趣道:“虽然身体不同,但自己抱自己,就像左手摸右手。”

    容娴松开手时,同舟也松开了手。

    容娴盯着同舟,似模似样道:“同一意识控制三具身体,不同的身份演绎不同的性格和人生,这可真是太有趣了。”

    容娴觉得自己的表演欲得到了大大的满足,以后再也不用非得逮着身边的几个人可劲儿的坑了。

    天色逐渐亮了起来,门外稍微有些动静。

    容娴知道是时候露面了,她朝着化身露出一个春暖花开的笑容,心神一动,将化身收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