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章 太闲
    ,精彩无弹窗免费!

    门外,华琨眼观鼻鼻观心安静的站着。

    昨夜陛下说看会儿书,结果看了一夜,还把禁制都打开了。

    嗯,那都是陛下的秘密,他什么都不知道。

    禁制消失,华琨指挥着几位宫女进去伺候陛下。

    等陛下梳洗结束后,又命人传膳。

    容娴转身的功夫,就摆了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素斋,她假惺惺的感慨了下当皇帝的奢华和威势,然后拿起筷子不紧不慢的开始用膳。

    一个时辰以后,容娴与华琨朝着书房而去。

    华琨看着皇帝陛下穿着一身温婉的好似大家闺秀的绿裙,只觉得眼皮跳的欢快。

    他纠结了许久,终是没忍住委婉的劝慰道:“陛下,御府令已经将您的龙袍连夜赶制出来了。”

    容娴欣慰道:“少府的效率不错。”

    这抓重点的姿势实在是有些歪。

    华琨艰难道:“……陛下,您是否更衣?”

    容娴脚步微顿,她低头打量了下自己,疑惑的问:“这衣服是今儿刚换上的,还很干净啊,为何要更衣?”

    华琨脸皮抽了抽,表情都木了好么?

    到了书房后,华琨也闭上嘴不再劝了。

    容娴看了眼华琨郁闷的神色,嘴角微微翘起。

    龙袍什么的,还是等大朝会再穿吧。

    这时,门外的小太监轻叫了一声。

    华琨立刻走了出去,随即站在门前道:“陛下,奉常大人求见。”

    容娴想到那位忙前忙后的刘奉常,清了清嗓子:“宣。”

    门外,华琨听到应声后,带着刘奉常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

    华琨直接走到了御案旁边站着,刘奉常刚走进门便躬身一礼:“臣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

    “谢陛下。”刘奉常站直身子后,双手将奏本举起禀报道:“陛下,这是臣与太史令王唤合作拟定的吉日,请陛下圣裁。”

    华琨走上前接过奏本恭敬的递给了容娴,容娴翻开一看,有三个日子,最近的是守灵结束后的第一天,最远的在两个月后。

    她有些无语道:“三个日子都这么紧,能来得及准备吗?”

    她理解朝臣们想要尽快尘埃落定的想法,但这么急切真不会乱中出错?

    刘奉常一本正经道:“陛下,先帝在位时已经准备起来了,如今只差陛下点头了。”

    容娴:“……那便选守灵结束后的第一天吧。”

    刘奉常立刻声音洪亮应道:“诺。”

    尽管陛下现在已经是容国的皇帝了,但没有登基大典,总给人一种名不正言不顺的感觉。

    等陛下正式登基以后,百姓的心也能放下来了。

    刘奉常心中想法转动间,口中却鬼使神差的多嘴问了一句:“陛下,您的大婚是否从现在准备起来?”

    容娴拿着奏本的手一滞,掀了掀眼皮,声音寡淡如白水道:“看来爱卿事情还是太少啊。”

    先帝丧事和新帝继位这些大事都没让他忙的天翻地覆,反而还有闲暇管她的大婚事宜。

    刘奉常:??

    陛下怎么忽然就生气了,他好像没说什么惹陛下生气的话……吧?

    “跪安吧。”上方,陛下冷淡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道。

    刘奉常神色一僵:“……诺。”

    走出皇宫后,刘奉常左思右想都不知陛下为何会突然生气。

    他有些烦躁的朝着车夫问道:“小计,今儿见到少爷了吗?”

    车夫是个年轻的小伙,一听到自家老爷的问话,连忙说道:“回老爷,少爷与长青侯世子、安乐侯嫡子和穆家嫡次子正在返京的路上。”

    “那就好。”刘奉常有些高兴。

    儿子出门游学有段时间了,也该回来了。

    他想了想,说:“看来得让夫人先准备些闺秀的画像。”

    刘奉常为了这个儿子也是操碎了心,他与夫人就这么一个儿子,舍不得打舍不得骂,儿子是很给面子的没长成纨绔,但他过于天真了。

    这样的性子太容易被人利用了,他还是得为儿子找一个能压的住场子的媳妇才是。

    刘奉常喃喃道:“元辰年纪大了,也该早点娶妻生子……”

    刘奉常的话突兀的停住了,他脑中灵光一闪,就好像打通了任督二脉,忽然就想明白了陛下为何生气了。

    小计见马车内忽然没声了,有些担心的问:“老爷?老爷?”

    刘奉常一改之前的焦躁,淡定道:“无事,直接回府吧。”

    “诺。”小计应道。

    坐在马车内的刘奉常脸上挂着了然的笑意,想到自家那儿子为逃避成婚什么糟心的事儿都能干出来,再想想陛下因他多问了一句话而突如其来的怒火。

    啧,这是被长辈逼婚后满心烦躁的不快吗?

    皇宫内,刘奉常离开后,书房内悄然无声。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许久之后,还是容娴率先开口了:“去给刘奉常找找事儿做。”

    华琨:??

    华琨一头雾水,实在不太明白陛下这又是闹哪出?

    见他没听懂自己的意思,容娴耷拉着脸道:“刘大人太闲了,连朕的婚事他都想管,看来还是事情太少。”

    华琨眼角一抽,他这回明白了,陛下是不满意奉常大人过问她的亲事,这才让他多安排些事情报复下。

    华琨:陛下,您可能不知道,奉常大人管地事情越多权利越大啊,您这算是在嘉奖人了。

    华总管嘴角动了动,还是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谁知道说了以后陛下会不会恼羞成怒连他一起罚呢。

    “诺。”华琨咧了咧嘴,笑着应道。

    随后,他又道:“陛下,邵内史已经在外面等待宣召了。”

    容娴随手翻了翻手边的奏章,漫不经心道:“宣吧。”

    邵内史管理着少府,供应皇室用度,替皇室打理着生意,掌管着皇室在外掌控的税收。

    换句话说,这人是容娴的私人管家了。

    “臣邵弥恭请皇上圣安。”邵内史走进书后,头都没抬便躬身行礼。

    “朕安,平身。”容娴好奇的看着他询问道:“内史有何要事前来?”

    邵内史忙将奏本高举道:“回皇上,这是少府为皇上打理的生意,请皇上预览。”

    换了一位新帝,但生意资产还是陛下的,为了让陛下尽快熟悉起来,他昨天废寝忘食了一夜,才捋顺了所有东西,写成奏折送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