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恐吓
    节日先发一章,从昨天开始就一直有书友打赏,这是大家让作者拿着打赏自己去买粽子的节奏啊,谢谢大家,姿势美如画(*··)ひ

    华琨无奈,但摊上这么一个主子,他也完全没有办法。

    好在陛下平日里除了在医术上不着调外,其他时候还挺负责任的。

    华琨默默的整理好御案,离开书房尽忠职守的守在那里了。

    当容娴明着看医书暗中修炼时,接到从宫中送出来的奏章的郁肃和叶文纯二人完全是七情上脸,紧接着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回去回禀陛下,臣定会批完奏章的。

    为了报复陛下的偷懒行为,叶丞相第二日为陛下授课时,讲的全都是各国帝王如何如何勤奋,不勤奋的如今都成了灰灰。

    容娴:!!

    恶意恐吓了下新帝后,叶丞相施施然的抱着历朝历代的资料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留在书房的新帝目瞪口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忍俊不禁道:“……华卿,没想到叶相这把年纪了,还童心未泯。”

    华琨嘴角一抽,叶相那是童心未泯吗?那是恶意报复陛下您啊。

    但显然,陛下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也不觉得这是一个报复,反而觉得这等手段真的很有意思。

    华琨没有出声,他知道陛下并不需要他的迎合。

    “华卿。”容娴随手拿起一本奏章翻了翻,一见里面各种生意经,顿感头大。

    华琨恭敬道:“请陛下吩咐。”

    容娴懊恼的揉了揉眉心,有些不耐烦的将奏章合上扔到一边,朝着华琨道:“宣苏指挥使。”

    “诺。”华琨立刻走出书房外传旨。

    不过片刻的功夫,苏玄便一身锦衣黑袍出现了。

    “臣探看司指挥使苏玄,参见陛下。”苏玄行礼道。

    容娴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多礼后,将手边的奏章递给华琨道:“苏指挥使,朕有一桩私事交与你。”

    她朝着华琨抬了抬下颌,华琨会意,将手里的奏章递到了苏玄手里。

    苏玄恭敬的接过奏章翻了翻,看完后有些懵的看向御案之后的帝王,十分不解:“陛下,这……”

    这明显是陛下的私产啊,陛下将这些东西给他看是有什么暗示吗?

    他实在不好意思问出口,没有领会上意,这简直是罪过。

    容娴垂眸掩去眼底的尴尬,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道:“里面所记录的东西都交由苏卿查探一番。”

    苏玄的神色瞬间慎重了起来,陛下竟然要清查自己私产,难道邵内史中饱私囊?

    想到这里,他眼里飞快的略过一丝杀意,胆敢对陛下的东西伸手,真是不要命了。

    “陛下放心,臣定查的清清楚楚。”苏玄眉宇冷肃,声音冷的掉冰渣。

    见陛下再没有别的吩咐,他识趣的退了下去,手里还捧着邵内史的奏章。

    虽然陛下没有开口,但苏玄都决定派几名属下盯紧了邵内史。

    都敢对陛下的东西动手了,谁知道他以后会不会干出其它大逆不道的事来。

    这会儿还不知道自己给邵内史找了麻烦的容娴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朝着华琨问道:“太尉府中可有消息?”

    华琨立刻回道:“据说昨日太尉回去后,将府内三公子的心上人抓到了廷尉狱,连夜审都没有审出什么东西来。”

    顿了顿,他脸色有些不太好看道:“今晨陛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下还未醒来时,廷尉狱传来消息,那位依依姑娘引诱了守卫,从廷尉狱中逃出去了。”

    那女人能从廷尉狱逃走,可见廷尉狱内有奸细存在。

    廷尉大人若是得知此事,廷尉狱上下都得不到好。

    华琨悄悄看了眼皇帝陛下,却发现皇帝陛下没有半点惊讶的模样,反而隐隐有些兴致勃勃。

    华琨:“……那女人逃走了,陛下为何竟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容娴眨眨眼,好奇的看向华琨,疑惑的问:“又不是白慕离引诱了守卫放那女人从廷尉狱逃走,朕为何要感到意外。”

    华琨:“……”说的好有道理,他完全没法儿反驳。

    是啊,他为何要感到惊讶。

    华琨琢磨了片刻,回过味儿来了。

    他表情都木了,明明他指的是内奸的事,为何陛下抓的重点总是不对味儿。

    不等他开口,容娴便装模作样的感慨道:“慕离的心上人逃跑了,慕离定然很伤心。华卿,我们去探望探望慕离吧。”

    华琨眼皮子跳了跳,忙道:“陛下,白三郎如今正是难过的时候,您过去看他……”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据说昨夜太尉狠狠抽了白慕离一顿,又将那女人给抓走了。

    白慕离在家里都翻了天了,更是喊出‘即使依依死了都不会娶皇帝’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气得太尉又将白慕离狠狠抽了一顿。

    华琨面上不显,心里却满是无语。

    为何白慕离就认定太尉抓了依依那个奸细是为了逼婚呢?

    他有那么大脸让陛下非他不嫁吗?

    噢不,是他嫁,陛下娶。

    没见如今白太尉都在张罗着为陛下广开后宫吗?

    白慕离那好似陛下离了他就活不下去的想法究竟是从何而来,这也太傻缺了吧。

    华琨对白太尉有这么个儿子实在是同情的紧。

    容娴不知华琨在想些什么,她只知道白慕离那货不高兴了她就高兴。

    真以为她是菩萨心肠了,得罪了她还想好好地当他白家三公子,做梦!

    容娴露出一个百花齐放的笑容,朝着华琨道:“去准备吧,半个时辰之后出宫。”

    华琨见陛下打定了主意,也不再劝说。

    他沉声应道:“诺。”

    陛下出宫以后的安危问题必须处理好了,即便这里是乾京,龙气汇聚之地,但小心无大错不是吗?

    华琨离开以后,容娴朝着椅子上一靠,心神转移到了傅羽凰身上。

    此时傅羽凰和叶清风被困在了北赵,他们二人前两日为了躲避江国强者的追踪,想要将赵国也拉下水,不曾想这世上终究傻瓜少。

    江国天仙强者出面,与驻边大将军安平谈过之后,边关便直接戒严,一个个强者的神识没有停歇的扫视着边关这片地域,要将傅羽凰和叶清风找出来。

    农家小院中,叶清风闲适的靠在梅花树下悠闲的看着手上的竹简,似乎要将每一个字都刻在灵魂深处。

    傅羽凰懒洋洋的躺在梅树粗壮的树干之上,抱着酒坛子伴着梅香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玉静淑赠与她的百花酿,眉宇间一片随意洒脱,半点儿都不为自己的危机担忧。

    ps:书友们,我是午夜牧羊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