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天道(8)
    ,精彩无弹窗免费!

    楚然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罢了,平时喊喊逆天,那都是吞天经带给他的底气。

    但真正面对天道,得知他修炼了吞天经之后的严重后果,之前无意间得到这卷功法的喜悦已经尽数消散,剩下的除了不安便是愧疚。

    他从未想过只是修炼一部功法就能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我该如何做?”楚然诚恳的问道。

    天道娴似乎想到了什么,心神一动,说:“妖界有一妖猴,言五百年后重建妖庭,率领妖修伐天。”

    她嘴角的笑意缓缓加深,语气却一片冰凉:“真是好大的胆子。”

    天道娴施施然道:“妖也罢,人也罢,都是天地生灵。但若以下犯上胆敢挑衅天威,便会迎来雷霆之怒。”

    楚然心中咯噔一下,似乎隐隐知道了自己为何将天道给引来了。

    楚然:“……”不知嘴贱能不能治。

    “楚然,去妖界吧,希望你行教化之道,改变妖修伐天的举动。”天道娴以一种不送拒绝的姿态命令道。

    楚然脸皮抽搐道:“我一个人类,去了妖界等于是死。”

    天道娴惊讶道:“怎么会,你可是有吞天经的男人啊,不听话的妖兽随你吞,如何?”

    楚然立刻应道:“我马上就去。”

    得到了天道给他可以使用吞天经的权限,楚然很是识时务的屈服了。

    送走了楚然后,天道娴的注意力放在了云国。

    此时云国正陷入内乱,三年前六皇子云天被先帝封为凉州王,无诏不得入京。

    今年新皇刚刚登基,云天发下檄文,言明新皇弑君弑父,不尊教化,信奉邪道淫禩,祸乱天下。

    今六皇子召集天下有志之士共讨新皇,替天行道。

    被代表了的天道娴:“……”

    她不需要替,也不需要有人‘好心帮忙’行道。

    当初到底是谁说天负了你你要逆天来着,这会儿又替天行道了?

    自打脸这么快猛狠,还要不要脸了?

    没听说过#举头三尺有神明#吗?

    她装模作样的叹道:“云皇子,你这么善变会让我很难做的。”

    天道娴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太过古怪了,不是有人非要跟天过不去,就是一意孤行的要代表天,打着替天行道的名号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她真想问问那些人:你们这么干问过天的意思吗?

    天多冤枉啊,你们不高兴了拉出来溜溜,高兴了也拉出来溜溜,天很忙的好么!

    天道娴在眼皮底下翻了个白眼,自个儿成了天道以后,唯一的感触就是天道真是被人黑成煤了。

    天道娴随手聚了一把云椅就坐在云端看戏,直到云天攻下了皇宫,杀平一切不服继承皇位。

    然后问题来了,云天该立后了。

    但他告诉身边的五位红颜知己,她们在他心中是不分大小的,大家一视同仁,都是他最爱的女人。

    天道娴啧啧出声:“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这可真是长见识了。”

    成婉是成大将军唯一的女儿,她在凉州开始便一直跟着云天,也一直以云天的正室夫人自居,她父亲在云天杀回京城时也出了大力气的。

    当云天登基为皇以后,她也以为自己当仁不让会成为皇后,结果呢?

    云天居然告诉她,他对身边的几个女人一视同仁!

    成婉简直要气炸了,云天身边的几个人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跟她放在一起对比。

    不说温雅,那只是一个七品小官的女儿。

    那位一直跟在云天身边的可儿只是宫中一个贱婢罢了,那个周雪儿更是新皇派出来的刺客。

    还有柳飘飘,不过是一个青楼妓女。

    云天居然让她与这几个人位份等同,这是脑子有问题吗?

    那几个女人也配?!

    天道娴将成婉的不甘看在眼里,她嘴角微微翘起,喃喃道:“有不甘就好,女人还是需要自己立起来啊。”

    然后当天晚上,成婉做了两个梦,一个是梦到自己对云天妥协后,云天后宫的女人越来越多,子嗣也越来越多。

    后宫争斗从来都是不见硝烟的,不经意间她的儿子女儿便丧了命。

    在她年老色衰后,云天也不再来自己宫中。

    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爱弛则恩绝。

    她一直以为自己在云天心中跟别人不同,云天喜好的也不是她的美色,云天亲口说过,他爱她啊。

    但看着后宫中一个个漂亮的小姑娘慢慢取代她们这些老人,她才明白,自己在云天心中跟其她人并无不同。

    当成婉以为自己悲哀的一生走到尽头时,没想到还有睁开眼睛的时候。

    这是一个辉煌的时代,是一个女子为尊的时代。

    她以旁观者的视角看到那位女子从小小的秀女一路走到皇后之位,然后毒死了高高在上的皇帝,让自己还在襁褓中的儿子登上皇位,将后宫中曾经陷害过她的女人尽皆打入庵堂。

    一年后,刚满一岁的皇帝因一场风寒丧命,这位年轻的太后以女子之身冒着天下之大不韪登上帝位,开启了女皇盛世。

    梦境苏醒,成婉怔怔的看着落寞空寂的宫殿,心中不禁涌出巨大的失落之感。

    见证了女皇辉煌的一声,再回到现实生活里,她还在与云天的几个女人争风吃醋,顿时心生惫懒之意。

    因为她很清楚,云天爱的永远都是他自己。

    想到梦中见识到的那位千古女帝,成婉心中蠢蠢欲动。

    她是不是也可以那样意气风发,是不是也可以踩着男尊女卑的教条站在至高之位?

    成婉站起身来到窗前,看着天上的圆月,眼里燃起了名为野心的火焰。

    她有父亲这位大将军的支持,已经比梦中那位势单力薄的女皇好多了。

    凭什么女子就要束缚后宅,整日勾心斗角围着一个男人转。

    她偏要改变这世道,要让女子抬起头来。

    女人可以为皇,可以为官,可以成为史书上人人敬佩的豪杰!

    至于云天这个渣渣,让他抱着那群真爱去死!

    天道娴坏心眼儿的将本应该出现的宫斗变成了政治斗争,觉醒了自我灵魂的女性那可太不好对付了。

    细细想来,对付那几个口口声声喊着要逆天的男人,天道娴都不曾亲自动手,她让那几个男人身边的女人动手。

    该,让他们打着真爱的名号见一个爱一个,渣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