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7章 天道(9)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云国接下来的发展没有出乎天道娴的预料,成婉在后宫中不争不抢,每天努力将云天往床上拐。

    等太医确定了她怀的是男胎之后,她干脆利落的给云天下了绝嗣药,还是她爹帮她找来的那种专门对付修士的毒药。

    是的,成婉她没有对付其她女人,而是找准了根源对云天下手。

    毕竟后宫随时都在进新人,每来一个她就动手,不仅麻烦容易留下把柄,还很是不公平。

    那些女人来到后宫后,不管是为了自己的地位还是家族的地位,亦或者是对云天的感情,一切的一切都驱使着她们去争去抢。

    若没有了云天这个大渣渣,她们也不会勾心斗角的活着。

    不仅如此,成婉在发现后宫中有的女子才学上佳、各有所长后,简直喜出望外。

    这可是她未来的肱股之臣啊。

    一定要拐到手,坚决不能忍让云天那个渣渣给祸害了。

    十个月后,成婉成功生下了云天的第一个孩子。

    趁着云天高兴,成大将军带着几位高手埋伏,直接将云天给废了。

    可怜云天重生归来不过四年,自个儿当初立下逆天的誓言还未曾实现,便被撂倒了。

    云天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后,带着不甘和仇恨跪了。

    云天死后,成婉在大将军的支持下直接登基做了女皇,至于云天的儿子,便封为太子安抚群臣之心。

    给了那些思想固执大骂成婉牝鸡司晨的老古板和酸儒一个台阶和希望,让他们以为太子长大后成婉便会还政于云氏。

    那些不满成婉称帝的人被暂时安抚住后,成婉悄无声息的发展着自己的势力。

    在几年内将皇位坐稳后,这才发现自己儿子被那帮心怀叵测的大臣教坏了,一心只想要将自己赶下皇位,重续云氏辉煌。

    成婉当上皇帝这几年越发有帝王威仪,说一不二容不得他人挑衅。

    皇位已经稳固,她也不需要再顾忌什么,既然太子不合自己心意,便直接将太子圈了,并将成家的两个侄儿接进皇宫培养,自个儿还养了一宫的面首。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当成婉当上皇位的那一刻,不管是她还是云天,他们的命运如何,天道娴一清二楚,所以也没有过多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陈凡被青叶给一刀断了是非根后,不等他去寻仇,便被青帝宫的人发现他的身份。

    然后青帝宫的高手出手,直接将陈凡拍死,灵魂完全泯灭。

    没有这一半灵魂,被封印的吴柏在灵魂损伤的情况下是苏醒不过来了。

    天道娴掐指一算,现在只剩下魏悠然、妖猴和楚然。

    妖猴与楚然暂时不去理会,这个魏悠然倒是得想办法解决了。

    天道娴心神一动,已经来到了魏悠然面前。

    陈凡死了以后,魏悠然与他之间阴差阳错的姻缘便断了。

    除非吴柏自封印中苏醒过来才会重新接续上,否则魏悠然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了。

    “看来这几日阁下的心情不错。”天道娴笑吟吟道。

    魏悠然听到身后忽然有声音传来,眼里闪过一丝惊疑。

    他回头一看,便见一位一身紫裙的女子亭亭玉立,嘴角噙着一抹温柔的笑意看着他。

    魏悠然:“……你是何人?”

    天道娴双手拢进袖中,目光澄澈通透,她眼里带着调侃,很是戏剧化的说:“我想,我大概是你们凡人口中称呼的老天爷。”

    魏悠然:“!!”你认真的吗?

    天道娴忍不住问道:“天道一般是没有意识没有形态的,所以也不存在男女之分。那么问题来了,我总是想不通,为何你们要将我成为‘老天爷’。”

    天道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为何不是老天母或者老天娘呢。”

    魏悠然木着脸,无言以对。

    天道娴眨了眨眼,很是嫌弃道:“哦,你千万别误会。我一点儿都不想听到你们那么称呼我。”

    魏悠然:“……”

    天道娴不紧不慢地加了句:“毕竟你们的尊称前非要加个‘老’字,这就让我很不喜了。”

    从头到尾只说了句‘你是何人’的魏悠然阴沉着脸,嘴角动了动,刚想说什么,却被天道娴打断了。

    天道娴很是体贴道:“谈论完这个让我如鲠在喉的称呼后,我们再来说说正经事。”

    魏悠然郁闷不已,合着你唠叨了半天还没说到正题上。

    可喜可贺的是,魏悠然被天道娴给带节奏了,不知不觉就从探究天道娴身份的真假转移到了天道娴要聊的‘正经事’上。

    天道娴半点没有要提醒魏悠然的意思,她一个直球打过来道:“听说你要逆天?”

    魏悠然一懵:“什么?”

    天道娴好声好气的重复道:“你说天若阻你,你便逆天。”

    魏悠然从记忆里巴拉了下,自己好像真说过这句话。

    但他渡劫之时说的话,为何这人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天道娴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意味深长道:“我无所不知。”

    不等他反驳,天道娴掀了掀眼皮,凉凉道:“每天听你们这些人哭着喊着要逆天,我也很烦的。我其实很忙的,没那么多时间搭理你们。世间生灵千千万,别总是自作多情的觉得我是在针对你。”

    魏悠然莫名觉得膝盖有些疼:“……你想如何?”

    这会儿魏悠然对于天道娴的身份也相信了大半,当然不是天道娴的‘能说会道’让他屈服了,而是天道娴身上那种神秘玄奥的道蕴。

    她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周身浩瀚强大的气息便扑面而来。

    那是至公的天地威严,是维护世间运转的天地规则。

    天道娴一合掌,欢喜道:“我就知道你很上道。”

    她稍微收敛了下,半眯着眼睛道:“你既然练剑,那你的道是什么?”

    魏悠然怔了怔,似乎想到了美好的事情,神情微微柔和道:“是守护。”

    天道娴点了点头,眉目一转道:“守护什么?”

    魏悠然没有半点犹豫道:“守护心爱的人,守护值得守护的人。”

    天道娴故作惋惜道:“看来此方世界值得悠然守护的人一定很少,不然悠然也不会想着要逆天了。”

    魏悠然尴尬道:“并非如此,你……”

    天道娴笑眯眯道:“你可以称呼我为苍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