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闯宫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正为坑了叶清风而高兴时,华琨在门外道:“陛下,已经收拾妥当,我们随时可以出宫。”

    容娴站起身抚了抚身上平顺的紫裙,心情很好道:“好,那我们走……”

    话音未落,容娴脸上的神色一敛,微微蹙起了眉头。

    有人闯进了皇宫。

    容娴耷拉着脸重新坐了回去,之前的轻松气氛瞬间消失。

    她淡淡道:“让岳同山去外面跪着。”

    岳同山掌管皇宫禁军,守护皇宫安危,居然让人随随便便就闯进来,这就太失职了。

    华琨也不敢多嘴,忙应道:“诺。”

    虽然陛下看上去脾气很好,从未发怒过,但这种不咸不淡、不喜不怒的姿态更让人害怕。

    华琨派心腹前去宣旨,而那闯宫之人随手拉住一位宫女,冷声问道:“陛下在哪儿?”

    宫人吓得一哆嗦,半晌后才反应过来这人乃是陛下的未来皇夫,镇武侯。

    他一个激灵道:“陛下在寝宫。”

    白慕离一手将人推开,大步朝着希微宫而去,那气势汹汹的气势让宫人懵了下:“镇武侯这模样好似要找陛下晦气啊。”

    宫人说完话后,脖子一凉,狠狠在自己嘴上拍了一巴掌,嘟囔道:“贵人的事情可不是自己能议论的。”

    她走了两步后才回过神来,镇武侯与陛下的婚约好像已经解除了,爵位也削了啊。

    所以他来作甚?看模样也不像是后悔了啊。

    白慕离一路怒火冲天的朝着希微宫而去,这一路上不管碰到何人,都阴沉着脸不搭理。

    若非必要,白慕离压根就不会接近皇宫,第一他不想见到那位觊觎他的新帝,第二也是对依依的承诺。

    他爱依依,胜过所有,他不愿意让心爱的女人不安。

    可这次陛下做得太过了,明明他们的婚约已经解除了,谁知陛下竟然反悔了,竟想用依依威胁自己就范。

    一想到他爹回府后第一时间将依依给抓了起来,白慕离便脸色铁青。

    书房内,容娴单手撑着下颌,凤眸微阖,似乎已经睡着了。

    她将意识沉入识海,沉淀着在小世界的收获。

    容娴把小世界的心得体会融入自己灵魂中,缓慢的提升着自己的灵魂境界。

    华琨拿着一件绣着金龙图腾的披风走过来,轻轻给容娴盖上后,悄无声息的退出去守在了门口。

    忽而,华琨神色一凝,目光朝着希微宫外看去。

    同一时间,容娴紧闭的眸子微动,嘴角轻轻扬起,似乎正在做一个美梦。

    白慕离地仙的气势毫不掩饰的直冲书房而去,那怒火就像火山喷发,要将周围的一切全部焚之殆尽。

    华琨拢在一起的手轻轻动了动,隐藏在暗处的供奉轻微波动的气息全都退了下去。

    他这才面带笑意的朝着白慕离迎了上去:“三公子今日怎么有空前来宫中?是探看司有重要情报要呈报陛下吗?”

    华琨就差指着鼻子骂白慕离,若不是探看司的事情他就赶紧滚了。

    看到华琨,白慕离强行压制着怒气,从喉咙挤出一句话道:“我想要拜见陛下,麻烦华大人同传一声。”

    不管再怎么生气,白慕离还是知道强弱的,华琨从先帝之时便一直担任大内总管,一身修为到了何种地步谁都不知道,他是万万得罪不起的。

    华琨脸上笑意不变,眸底的光却透着审视:“三公子来得真是不巧,这会儿陛下看书乏了,才刚睡下。”

    “那我就在这里等!”白慕离一字一顿道。

    华琨眼神一闪,笑容极为客气恭谨:“三公子自便便是。”

    他转身又重新走回原位,轻轻垂头闭上了眼睛,好似已经入定。

    站在书房外,白慕离周身的怒火更盛。

    容雅她竟然敢!撮使父亲对依依出手后,竟然还敢不见他。

    华琨强大的神识从白慕离身上扫过,轻易便捕捉到他情绪的波动。

    他不着痕迹的皱眉,白慕离这火气是对着谁发的?

    若是旁人便罢了,若是陛下,这可是君前失仪,以下犯上。

    时间缓缓过去了两个时辰,日头已经移到了头顶,白慕离还站在书房外没有动弹,看来今日没有见到陛下是不打算走了。

    书房内,容娴心神一动,将意识从识海内抽离,她睫毛颤动了下,睁开了眼睛。

    外面,华琨与白慕离同时感受到里面气息的波动,陛下醒了!

    “陛下醒了?”华琨转过身朝着门内恭敬的问道。

    容娴将披风放在一边,直起身子道:“醒了,进来吧。”

    她坐姿笔直,凤眸清亮柔和,完全看不出刚睡醒的痕迹,她温声询问道:“何事?”

    华琨立刻道:“回陛下,白三公子在外已经等待了两个时辰了。”

    容娴抬手将面前的医书放在一边,声音低缓轻慢:“宣。”

    一言即法令,每一个字都不容违抗。

    容娴对白慕离的感官实在是算不上好,并非他一意孤行拒绝了先帝赐婚,让她颜面尽失。

    而是他太过感情用事。

    若她只是一位散修,碰到这种用情至上的人还可能会佩服一下。

    但她是一国君主,最忌讳的便是臣子感情用事。

    这是弱点,也是致命点。

    容国先公主就是被敌国利用感情害死的,这是前车之鉴,不容再犯。

    华琨听到那不含半点情绪的声音,目光一闪,应道:“诺。”

    陛下的一个字便让华琨便知晓该用何态度面对这位白三公子了。

    白慕离在外面站了两个时辰,陛下却不曾多问一句,看来成不了气候。

    皇上的态度有时候决定了一切。

    华琨转身走到门口,微微提高声音道:“三公子,陛下宣您觐见。”

    白慕离看着华琨居高临下的姿态,心里一阵火大,不过是个奴才罢了,也敢这么跟他说话。

    他猛一甩衣摆,抬步跨进了书房。

    对于他高傲的姿态,华琨没有半点不悦,依旧低眉顺眼,笑容客套。

    白慕离走进书房的第一眼便看到了靠坐在御案后的帝王,她没有穿龙袍戴冠冕,但那一身紫色的长裙和周身散发的威仪已经透露出这人的尊贵。

    “臣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白慕离拱手弯腰行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