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 放肆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第一次见这位差点成了她皇夫的男人,虽然长相是不错,但那从骨子里蔓延出来的傲慢实在让人不解。

    他到底有什么资格和底气在一国帝王面前摆出这种姿态?!

    不过想到小世界中那些逆天者的姿态,容娴隐隐有些了悟。

    大概都是脑子不好使吧。

    一时间,容娴对白慕离半点兴致也无,语气寡淡道:“你闯入宫中可有要事?”

    一听容娴跟他装傻,白慕离顿时就炸了,他连装模作样的礼都不行了。

    不等容娴开口,直接直起身体,以质问的口吻道:“陛下,是您让父亲拆散我与依依的?”

    容娴眨了眨眼,有些惊奇:“你跟谁在一起跟朕有何关系?”

    “容雅。”白慕离冷冷的喊出了容娴的名字,语气冰冷似铁:“都到了现在你还在跟我装傻,若非是你,父亲怎么可能会一意孤行非要拆散我与依依。你死心吧,即便我这辈子都不能与依依在一起,我也绝不会喜欢上你。”

    “放肆。”刚才还守在门外的华琨不知何时竟然站在了容娴身后。

    他皱进眉头,看着白慕离的脸色阴沉到极点:“白慕离,你居然敢直言陛下名讳,如此以下犯上,太尉是如何管教儿子的。”

    他本来就觉得白慕离的情绪不对劲,才无声无息的来到陛下身后监视着白慕离,没想到竟然发现白慕离对陛下大呼小叫,不分尊卑,太尉真是教了个好儿子。

    容娴微微摆手,华琨会意,闭上嘴退后了一步,那双眼睛却还阴森森的盯着白慕离。

    正所谓主辱臣死,白慕离这是在侮辱他的主公,此事绝不能善了。

    容娴从御案后走了出来,她脊背挺直的像一把刚硬不折的剑,行走间轻缓洒然,不像帝王般龙行虎步,反而是另一种姿态。

    她来到白慕离散步外停住,一双凤眸好似容纳了万千风景,坠入了漫天星辰。

    “白慕离。”她的声音恍如清风徐徐飘来,明明不轻不重,却直入人心底。

    白慕离直视着那双眼睛,好似从那里面看到了山河变迁,星斗转移。

    容娴目光幽深的看着白慕离,眼里漆黑的看不见半点光亮,深沉的好似要将人拉入那无尽的黑暗之中。

    她语气平淡无波的道:“朕已经选定了皇夫,今日便会带他入宫。至于你,想喜欢谁便喜欢谁,朕不会干涉。”

    顿了顿,她语气淡漠却不容拒绝道:“你在探看司的职位,苏指挥使会找人暂代。”

    她一点儿都不想用白慕离,谁知道这种将感情看作一切的人会不会为了那所谓的感情反过来坑她?

    这种事情不多,但也不少了。

    “你……”白慕离有些恼怒。

    不等他说完,容娴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容娴微微垂下眼帘,嘴角的弧度带着甜蜜温存的意味:“朕有心悦之人,他叫同舟,很好听的名字对吧。”

    白慕离怔了怔,紧抿起来的唇角也抖了抖。

    陛下说的是真的,她不在乎他,说出来的话虽然平淡,连力度都没有增加半分,可字字句句像是锥子一样戳进他心里。

    陛下从头到尾都没有看中他,一切都只是他的臆想罢了。

    可不知为何,看着陛下温柔中透着冷漠的脸,他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心中隐隐有些不甘,可不知为何不甘。

    “你在骗我,若你不在意我,为何要父亲对依依出手?”白慕离根本就不相信面前这女人不喜欢他,他现在这云淡风轻的模样肯定是装出来的。

    男人永远都是这般自信,特别是稍微优秀的男人,只觉得女人都喜欢他,即便口中说着不喜欢心里也是喜欢的。跟他说上两句话的,都是对他动了心的,要远离他也是迫不得已有苦衷的。

    就像现在的白慕离,他心中认定了容娴是喜欢他的。

    若不喜欢他,为何百般纵容他这般犯上,还不是因为爱。

    若不喜欢他,如何会看不惯他心爱的女人,还不是因为吃醋。

    似乎看透了白慕离在想什么,容娴轻轻一笑,毫不留情的打碎了他的自欺欺人:“白慕离,若非你父有功于国,你以为你凭的什么能在朕面前三番四次的无礼?”

    她斜睨过去,狭长的凤眸微眯,凌厉而冷酷:“你真该让太尉好好教导一下了。”

    帝王一怒,整个皇宫都阴沉了下来。

    盘卧在皇宫上方的气运金龙长啸一声,对着白慕离怒目而视。

    感受到这股扑面而来的强横压力,白慕离脸色一白,他抿了抿唇,立刻跪下去请罪:“臣,有罪。”

    容娴上前两步来到他面前:“不论你喜欢谁,朕都不希望你未来会因为这份感情而做出对不起容国之事,否则就怪不得朕不给太尉面子了。”

    她弯下腰,与嘴角微弯的弧度完全不同的是那双如同深渊般黑暗深不可测的眼神,轻柔如风的语气:“若你再因儿女情长犯上,朕会让你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白慕离望进那双眼里,只觉得黑暗的漩涡朝着他袭来,让他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沉入进去,再也走不出来。

    看着白慕离恍惚的模样,容娴微微侧头唤道:“华琨。”

    华琨立刻上前,弯下的腰比以往更深:“臣在。”

    “送他回去。”容娴淡淡道。

    “诺。”华琨应声后,在白慕离后脑一拍,白慕离瞬时清醒了过来。

    他再看容娴时,眼里隐隐有些惊骇和诧异,刚才那深不见底的黑暗竟然让他无处可逃,毫无办法,只能绝望的等死。

    可此时陛下的眼神却再无异样,依旧跟平时一样澄澈温柔,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象一样。

    似乎发现了白慕离的打量,容娴垂眸扫了过来,居高临下的对上了他的视线。

    白慕离打了个寒颤,下意识挪开眼睛,不敢与容娴对视。

    “三公子,陛下嘱咐臣送您离开,您请吧。”华琨语气依旧十分客气。

    白慕离看了他一眼,恭恭敬敬地朝着陛下行了一礼:“臣告退。”

    见陛下走回御案翻看着手里的书籍没有任何表示,白慕离抿了抿唇,站起身跟着华琨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