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禁足(掐指一算,该加更了)
    ,精彩小说免费!

    走出希微宫后,华琨侧头看着白慕离略显苍白的脸色,心底嗤笑不已。

    雷霆雨露具是君恩,何时轮到了旁人挑剔君王了,真是不知所谓。

    二人一路沉默走到宫门口,白慕离停住了脚步,道:“华总管留步,接下去的路,本公子自己走。”

    华琨脸上挂着客套的笑,语气却不容拒绝道:“三公子说笑了,陛下亲口吩咐,让臣送公子归家。若臣现在便离开,便是违抗圣命,这么大罪臣承担不起。”

    白慕离目光冷峻的看了华琨一眼,冷哼一声,甩袖朝着太尉府走去。

    华琨神色没有半点变化,不急不缓的跟了上去,心中对白慕离的评价却低了一层。

    此人心性不佳,太过傲慢。

    这样的人如何能配得上那位气度逼人的陛下。

    皇宫内,容娴站在窗边看着那二人一前一后离开,轻舒了口气,可算把白慕离这脑子有问题的打发了。

    她不解的皱了皱眉,将沉睡的小蛇放在手心上,轻轻拨了拨它的尾巴,低声喃喃道:“那个蠢货怎么就认为朕喜欢他呢?”

    她将小蛇提溜到眼前,笑容温柔道:“你都比他好啊。”

    小蛇尾巴翘了翘,容娴以为它要醒过来时,却发现不过是轻轻动了动。

    容娴嘴角微扬,有动静便好,看来小金在不久之后便会醒过来啊。

    她轻轻点了点小蛇的脑袋,慢条斯理道:“小金快些醒来吧,朕给你找了个媳妇。”

    容娴说的十分肯定,却完全忽略了自己还不知道化身身边那条蛇的性别。

    若阿水是雄蛇……

    #允悲#

    华琨送白慕离走到半路上,碰到了风风火火前来找儿子的白师。

    白太尉不过转个身的功夫,儿子就不见了,他还以为三郎是去找那失踪的依依,没想到三郎竟然胆大包天的敢闯入皇宫。

    收到消息后,白师立刻就坐不住了,马不停蹄的找了过来,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白太尉看着三郎身边低眉顺眼的华总管,脸皮抽搐了下,上前一步道:“华总管。”

    华琨客气的回了礼,说:“太尉大人行色匆匆,不知有何紧急军情?”

    白太尉沉默了下,直接说道:“本官找儿子。”

    白慕离嘴角动了动,呐呐唤道:“爹。”

    白太尉看都没看他,反而是华琨笑道:“既然太尉寻找三公子,我也就不用将三公子直接送到府上了。”

    他语气微冷道:“陛下说了,三公子还需要太尉好好教导,暂时就不要领差事了。”

    白师从他语气中都能猜出自己三郎在皇宫是怎么坑爹的,他黑着脸道:“还请总管转告陛下,臣明白了。”

    华琨点点头,转身朝着皇宫赶去。

    陛下还等着出宫呢,他可不能耽误下去,不然陛下可不会等他。

    白太尉拎着儿子快速的回了太尉府,不等白慕离回过神来,他一巴掌直接打在了白慕离脸上。

    针扎似的疼痛让白慕离回过神来,他抬头直接对上了父亲冰冷的双眼。

    “爹……”白慕离有些忐忑的唤道。

    白太尉举起手又想打他,可这一巴掌却未曾落下去。

    他叹了口气,在战场上战无不胜的屠夫此时却只是一位普通的父亲。

    “离儿,为父一直以为你已经长大了,是个顶天立地有担当的男人了。可今天为父才发现,你还是那么不懂事。”

    他一向散发着戾气血腥的眼眸此时带着一种独属于慈父的温和:“白家位高权重,若你真心喜爱一人,为父怎么可能会阻止你,我白家又不需联姻来巩固地位。你就没想过,为父为何一定要拆散你与那姑娘吗?”

    白慕离一惊,脑中一个念头隐隐闪现,他不敢去相信,也不敢去探究。

    “你真不喜陛下,先帝赐婚也作罢了。随便你选择谁都成,哪怕青楼名妓,只要她从良了,我也不是那种有门户之见的人。”白太尉继续说道。

    白慕离郁郁道:“可是爹,我只喜欢依依。”

    白太尉满是恼怒道:“你喜欢的那姑娘身份可疑,行为也带着某种目的,为父追查了许久,虽然没有查出她到底是哪方人,想做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绝不是你说的良家女子。”

    “这不可能。”白慕离后退了一步,坚决不信道:“肯定是你与陛下串通起来,想要拆散我与依依的借口,你们冤枉依依。”

    依依是他从亲自救下来的,也是他亲自接到了乾京住进了太尉府,她的一切他都知道,她怎么可能会是奸细。

    见儿子的冥顽不灵,白太尉眼里闪过一道怒火,恨不得将那个迷惑自己儿子的女人大卸八块。

    但不行,他还要顾及着父子之情,这种束手束脚的感觉让白太尉怒火中烧。

    他怒极反笑:“我与陛下串通?你以为陛下是什么人,能折腰与我串通来骗你?你算什么东西也值得陛下费心?”

    “为父实在不明白,你凭什么闯宫去质疑陛下权威?天之一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为父都承担不起惹怒陛下的代价,你一个连官职都没有的人,当真威风的不可一世啊。”白太尉的怒气有些压抑不住了。

    他三儿子平时看着还好,一旦碰到女人脑子怎么就拎不清了。

    “爹,你看不起我。”白慕离紧抿着唇倔强道。

    白太尉望着皇宫的方向,似乎能看到盘着在头顶那威风赫赫的金龙,嘴角带着一丝讥讽的笑道:“没错,我是看不起你,因为你不配。”

    见儿子不忿的攥紧了拳头,白太尉淡淡道:“从今日起,你便在府中禁足,至于那个女人,你想都别想。”

    “爹,你不要独断专行,非要说依依有问题,你并没有证据……”

    “我不需要证据。”白太尉冷声打断了他的话,他实在看不上儿子愚蠢的模样。

    白太尉目光森冷血腥道,语气斩钉截铁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只要怀疑,我便可以将她正法,我不能拿容国来冒险,也不能让百姓因心存侥幸而受到无妄之灾。你若还拎不清,休怪为父不讲情面。白家有三子,少了一个也不妨事。”

    白慕离怔然愣住,他此时才真正明白,军国大事,不容置喙,也不存在任何侥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