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准备(掐指一算,该加更了)
    皇宫内,华琨赶回来后,却意外看到陛下还坐在御案前,跟他离开前并无不同。

    华琨欣慰之下,又自责自己速度太慢,竟然让陛下等待:“陛下,是臣的罪过,竟然让陛下久等了,臣这就与陛下出宫。”

    容娴一脸纯然的说:“朕在等午膳。”

    华琨表情一僵:“!”

    容娴手里捧着医书一脸耿直道:“时至午时,朕决定用膳后再出宫去。”

    她朝着华琨稍稍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安慰道:“朕并没有等你,所以华卿不用觉得愧疚。”

    华琨:“……”顿时就沉默了,他一点儿都不觉得陛下的安慰有用。

    还不如不安慰,起码他还没有那么尴尬。

    书房内的气氛一时陷入了迷之尴尬中,容娴隐隐恍然,自己好似不经意间将天给聊死了。

    她轻咳一声,一本正经道:“午后出宫,华卿可安排妥当了?”

    华琨木着脸道:“已经妥帖了,不过陛下,您本来是打算前往太尉府去看——”

    ‘热闹’二字在华琨嘴边绕了一圈后,他选择了一个稍显委婉的说法道:“——看白三公子的,但白三公子刚才已经来过了。”

    容娴眨眨眼,讶然道:“我没有告诉华卿吗?我下午除了要去接同舟入宫外,还要去见见那位老大人。”

    华琨一懵:“您并未说过啊。”

    还有,您要去见哪位老大人,为何他一点儿都不知情?

    看着华琨满脸茫然的模样,容娴好脾气道:“前日朕更换寝宫牌匾时出现的那位老大人,朕准备去看看他的。”

    容娴说罢,颇为感慨道:“华卿连他都忘了,还真是忙昏了头。”

    华琨表情有些崩,这跟他忙不忙半点关系都没有,明明是陛下没有提前告知,更没有半点风声透露出来,他如何能知道。

    华琨惊讶道:“陛下,您知道那位老大人是谁?”

    容娴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干脆利落道:“朕不知道。”

    华琨:“……”

    容娴意味深长道:“朕以为,华爱卿当知晓的。”

    华琨脸皮抽了抽,深深一弯腰道:“臣知晓,臣这便为陛下安排下去。”

    容娴用膳的功夫,华琨已经将一切安排妥帖了。

    二人走出房间,华琨恭谨道:“臣为陛下引路。”

    “先不急。”容娴朝着卧房走去,“让岳同山不用跪了,去宫门口等着吧,你一刻钟后再来。”

    华琨清楚,陛下能说出这句话,便代表着岳统领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他低声应道:“诺。”

    容娴回到卧房后,从纳戒中取出一件白裙穿在换上,外罩银纱。乌黑的长发被一根素色绸带绑着,简单而柔婉。

    她伸手将小蛇拿起塞进了袖中后,目光落在了床边散发着淡淡药香的荷包上。

    容娴沉吟片刻,从芥子空间中取出一根枯草塞进了荷包中。

    将荷包恢复原状,容娴这才满意的将它挂在了腰间的玉带上。

    打理好自己,时间刚好过去一刻钟,华琨已经等在外面。

    容娴也没有耽误,她起身走朝外走去。

    “陛下。”华琨唤道。

    容娴翻手一转,一只胖胖的青虫正乖巧的待在她手掌心。

    “这是朕炼制的蛊虫,它产下的卵可以破茧成蝶。”容娴指尖一弹,青虫直接朝着华琨飞了过去。

    华琨下意识接起青虫,有些摸不着头脑。

    容娴淡淡道:“朕身上有它们喜欢的药草,带着它们便能得知朕的行踪。”

    当然了,若她将青虫喜欢的药草气息遮掩,华琨便也无法找到她了,但这话容娴却没有说出口。

    这次出宫虽说在京都,天下龙气汇聚之地,但容娴一向小心为上,这寻踪蛊也不过是以防万一罢了。

    华琨一怔,捧着青虫的动作顿时小心了起来,他恭敬道:“陛下放心,臣定不会让青虫离开视线半步。”

    “走吧。”见他应了后,容娴便没有再多说别的,她双手抄进袖中,不紧不慢的朝宫外而去。

    华琨明显怔了怔,从他昨日看见陛下看时,陛下便一直都穿着稍显尊贵的紫裙,如今突兀换上白裙后,身上那至尊至贵之气被削弱了很多,整个人都温柔了下来。

    “在想什么?”容娴突兀的问道。

    华琨笑了笑,如实说道:“臣在想,陛下此时真像个大夫。”

    容娴轻笑,嘴角的笑容温暖柔和:“我本就是大夫。”

    华琨笑脸一僵,隐隐听到了虚空中几道神念的怒骂。

    他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引导陛下好好当个皇帝都来不及呢,他竟然还敢在陛下面前提什么大夫,这可真是要命了。

    华琨脸一苦:“陛下……”

    “华先生,我们就要出宫门了,你唤我容大夫吧。”容娴笑眯眯说道。

    她现在走在外面算是微服了,被人一口一个‘陛下’的喊着,这不是光明正大的曝光自己身份吗?

    华琨、华琨脸色更灰败了,先帝当年出宫好歹让身边的人喊一声公子,现在这位主倒好,不让喊姑娘,直接让人喊大夫了。

    “陛……”话音刚刚出口,感受到陛下扫过来的眼神,华琨识时务的改了称呼道:“容大夫。”

    容娴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大发慈悲的问道:“说,何事?”

    “岳统领已经带暗卫在宫门口等待您了。”华琨禀报道。

    容娴了然,他们是怕自己出事,所以想要一路保护:“如此,便让暗卫跟着吧。”

    暗卫跟着能让大家都放心些。

    “诺。”华琨心里一松,只要陛下愿意让人跟随保护便好。

    二人朝着宫外走去,容娴眉宇间带着浑然天成的忧郁问道:“先帝遗体入殓后,皇陵一应事宜都准备妥当了吗?”

    华琨点点头,这件事他一直关注着:“都已经妥帖了。”

    说起这个,华琨提醒道:“从明日起,陛下便有的忙了。您需率领辅臣及三品以上官员祗告天地和太庙。”

    见新皇懵懂的模样,华琨咧嘴一笑,说:“陛下放心,仙朝没有那么多凡俗规矩,只需将先帝梓宫送入地宫,在太庙立下神位便可。您守灵二十七月后,便可祭拜天地正式登基。”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