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妻子
    容娴一听自己没有那么多事情做,心里便是一松。

    她实在是怕极了麻烦。

    且先帝驾崩后,到底是魂飞魄散还是转世投胎了,谁都不知道。

    这些仪式不过是用来安抚百姓,增强民众凝聚力的罢了。

    “这段时间除了刘奉常外,还有何人在忙先帝丧事?”容娴好奇的问道。

    华琨也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接说道:“丞相大人一直在盯着,文武大臣都有参与。”

    容娴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怪不得这段时间没有见到丞相在面前晃悠,上次授课都黑着脸,原来是忙先帝丧礼。

    合着自己是做闲的。

    闲聊间,二人来到宫门口后,守着宫门的侍卫立刻躬身一礼道:“末将等参见陛下。”

    容娴抬了抬下颌,骄矜中带着点点平和:“平身。”

    “谢陛下。”

    众人直身后,站在最前方的岳同山走上前道:“陛下。”

    他换下身上的铠甲,穿着一身简单的锦袍,像极了富家公子。

    容娴唇角微弯:“同山若是准备好了,我们便走吧。”

    “陛下,臣已经准备妥当了。”岳同山严肃道。

    容娴莫名的笑了笑,朝着华琨道:“华先生,教教同山该如何称呼我。”

    说罢,便跨过宫门朝外走去。

    华琨与岳同山连忙跟上,途中,华琨给岳同山传音将称呼问题说了一遍。

    岳同山眉宇间一片纠结,称呼陛下为大夫都无妨,但陛下若真心实意想当一位大夫,那问题就大了。

    容娴完全不知道臣子心中的担忧,她走在乾京的街道,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天子脚下’。

    帝都之内卧虎藏龙,擦肩而过的人修为都在人仙之上。随便碰到一位穿着普通的青年,都是朝中重臣。

    抬头看着皇宫上方浑厚的气运云海,容娴眉眼一弯,笑容愉悦道:“华先生,岳先生,走吧。”

    这是万民汇聚的力量,是人道气运所在,为了不辜负万民期待,她只能一路向上。

    “诺。”二人齐声应道。

    容娴缓步朝前走去,眼里带着淡淡的好奇看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再一次觉得王朝与宗门势力真的不一样。

    “容大夫,在下先派人去老先生家通知一声,让他们好做准备?”华琨见皇上心情不错,这才试探的开口道。

    容娴摆摆手,漫不经心道:“随意。”

    华琨了然,朝着暗处打了个手势,隐藏着的探看司事立刻朝着老大人府邸而去。

    虽然探看司的指挥室是苏玄,但在特殊情况下,华琨作为皇上的亲信也有一定权利指挥。

    就在华琨分身的瞬间,容娴眸光一闪,不经意间抚了抚宽大的广袖,一道流光隐秘的飞了出去。

    流光消失后,容娴嘴角微微翘起,眼神亮晶晶的。

    出宫一趟,光明正大的将化身送了出来,这一趟也算没有白来。

    御史大夫府邸,郁肃在门口走来走去,晃得人有些眼晕。

    管家委婉的劝诫道:“老爷,您要不要歇会儿?”

    郁肃黑着脸道:“歇什么歇,一会儿有贵客要来,我恨不得前去迎接。”

    管家:“……”您开心就好。

    就在郁肃等待着皇帝陛下亲临之时,从大路尽头走来一位青年。

    青年一头乌黑的长发被银冠束缚,身着白色镶金的锦袍,腰间配着体条苍青色蟠龙文锦带,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浑然天成的高贵,偏偏一双深邃的眸子透着无法亵渎的清冷和傲慢。

    那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模仿的,也不是被人伪装出来的,而是恣意的,刻入骨子里的高不可攀。

    他的步伐不疾不徐,好似在云端漫步,一路走过来时,好似有无形的力量将挡道的人推向两边。

    郁肃忍不住赞道:“好一个天骄。”

    然后,他就看到那位天骄的脚步停在了他身前。

    郁肃:“……”

    郁肃没有半点当大官的威严道:“小友可有事情帮忙?”

    这青年一看都不是普通人,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上赶着得罪人。

    郁肃无疑是有脑子的,再加上这青年从面相看上去年纪轻轻的,修为却隐隐到了地仙巅峰的模样,更让郁肃觉得不能轻易得罪。

    不是得罪不起,而是没必要拉仇恨。

    听到郁肃的问话,青年的脚步停住,白色的衣袍无风自动,给人一种飘逸冷然之感。

    “我在等人。”青年直视着郁肃说道,声音如同被冷泉浸泡过的美玉,温润却没有感情。

    他俊美的面容没有半点表情,被淡金色光芒笼罩的眸子冷寂空茫,莫名给人一种强大到令人心颤的感觉。

    那不是实力所带来的,而是强大的灵魂所给予的。

    郁肃心里咯噔一跳,隐隐警惕了起来。

    “不知阁下要等何人,若是不介意的话,可否在本官府邸等候?”郁肃神情依旧平和,眼底却带着淡淡的疏离与戒备。

    他在这里等陛下,这位身份不明的青年难道也要等陛下不成?

    青年没有回答,而是以沉静的姿态站在那里,不言不语,不声不响。

    那仿佛亘古不变的情绪感染着这方天地,让周围的声音都渐渐消失了,众人下意识放轻了呼吸,一举一动都带着小心翼翼。

    郁肃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这青年看上去实在是太危险了,让他浑身都竖了起来。

    特别是对上那双笼罩着金芒的眼睛时,他竟然有种被高高在上的某个强大盯上一样。

    强大不可捉摸,威严不可挑衅。

    见郁肃好似受惊而炸毛的猫一样,青年终于大发慈悲的开口了:“我在等我的妻子。”

    郁肃:“!!”

    郁肃严肃的表情都差点维持不住了。

    他还以为能听到什么惊天动地的答案呢,答案却猝不及防的差点让他闪了腰。

    郁肃嘴角抽搐的问:“不知贵夫人的下落在何处,可需要本官帮忙去寻找?”

    青年摇摇头,再次沉默了下去。

    这次任由郁肃怎么询问,青年也不再开口。

    郁肃:“……”你这性格注孤生你造吗?

    他隐隐游戏写无奈,只能眼巴巴看着青年杵在他身边。

    而这时,容娴正兴致勃勃的带着华琨、岳同山一行人不紧不慢的朝着御史大夫府邸而来。

    她眉角眼梢尽是愉悦的笑意,那种好心情完全不掩饰。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