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皇夫
    见容娴兴致很高,华琨好奇的询问道:“陛下是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了吗?”

    容娴用毫无起伏的语调喟叹道:“我只是想到了皇夫殿下,便心生欢喜。”

    华琨:不知为何,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岳同山:觉得有些怪怪的。

    然后他们在半路上‘巧遇’了太尉大人。

    白师一见容娴,周身铁血的气息瞬间消融。

    他还记得陛下如今是凡人,可承受不住他不经意间泄露的气息。

    白太尉在家中教训了儿子后,得知陛下要出宫接皇夫,顿时就坐不住了。

    陛下心机城府是有,但年纪还小,阅历太浅,这就代表着陛下很容易被人欺骗。

    白师觉得自己有必要在陛下感情上好好把把关,所以问苏玄要了陛下的位置后,连忙赶了过来。

    “容大夫,真巧。”白太尉上前一步,装模作样的打招呼道。

    容娴朝着他露出一个稍显矜持的笑容,一针见血道:“白先生难道不是率先知道我的消息才来故意制造‘巧遇’的吗?”

    白师:“……”

    说好的伸手不打笑脸人呢?

    不是……

    这一上来就戳穿他,是不是有点太耿直了?

    白师与陛下相处过一段时间,大概也清楚陛下的性格。

    可即便知晓,每次面对这样的陛下时,依旧有种熟悉的无力感。

    华琨和岳同山明智的低下头,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太尉大人的热闹可不是他们能看的。

    白师轻咳一声,尴尬的转移话题道:“容大夫,不知你们要去哪里?”

    容娴想了想,还是没忍住说道:“不管我们去哪里,白先生都跟我们顺路,对吧?”

    白师:“……”

    说好的看破不说破呢?

    气氛瞬间就尴尬了起来。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恍惚意识到自己将天给聊死的容娴清了清嗓子,主动递了个台阶过去:“华先生带我去看老先生。”

    白师顺坡下驴道:“原来如此,我……”恰好顺路。

    白师嘴角一抽,后面的话有些说不出口了。

    而且,陛下口中的那位老先生是谁?他怎么半点风声都没有收到?

    好在容娴这次罕见的有眼色的没有拆穿他,反而体贴道:“白先生若无要事,便与我们一起去吧。”

    白师从善如流道:“好。”

    容娴扬眉一笑,觉得自己真是体贴下属的好皇帝,却完全忘记了白太尉之所以尴尬完全是因为她。

    一行人维持着这种不尴不尬的气氛终于走到了御史大夫府邸。

    郁肃远远见到容娴,神色一喜,连忙奔了过去,那迫不及待的模样让管家嘴角抽了抽。

    管家偷偷瞥了眼身边不言不语的青年,好吧,老爷与这人站在一起气氛确实有些古怪了。

    “容大夫可算来了,我可是等您许久了。”郁肃热情的迎了上去,那喜悦的模样看的白师和华琨有些摸不着头脑。

    郁肃觉得陛下来得真是时候,天知道他与那不言不语的人待在一起有多不自在。

    容娴眨了眨眼,有些疑惑的问郁肃:“你为何会等我许久?难道华先生没有让人将我到来的具体时间通知到?”

    华琨立刻朝着郁肃瞪去。

    郁肃:“……”这只是夸张的说法而已啊。

    当然,郁肃觉得与那神秘青年站在一起的时间却是度日如年。

    但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别给华大总管招灾!

    郁肃连忙解释道:“华先生已经通知到了,是我急着想见您,所以才觉得时间过得有些缓慢。”

    容娴一脸恍悟:“我明白了。”

    郁肃竖起耳朵准备去听,却见陛下没了下文。

    郁肃:“……”

    这说话说一半实在太让人难受了。

    他想再接再厉去问,却见陛下眉目含笑,一脸欢喜的快步走到府门口,直直地朝着那位神秘青年扑去。

    让他不可置信的是,那一看就注孤生的青年竟然张开双手,将陛下给抱了个满怀。

    郁肃:“……”

    郁肃揉了揉眼睛,发现他并未看错,这都是真的!!

    华琨神色复杂道:“原来这就是皇夫啊。”

    顿了顿,他语气微妙的朝着郁肃道:“原来皇夫殿下住在郁大人的府邸,郁大人隐瞒的可真够紧的啊。”

    郁肃:“我不……”

    岳同山皮笑肉不笑的打断他的话,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我一直以为郁大人藏不住事,不曾想却是嘴最严的。”

    郁肃:“我没……”

    白太尉也眼神复杂的看着郁肃,叹道:“我等今日方知,郁大人才是最受信任的那人。”

    郁肃黑着脸:我不是,我没有,我冤枉,你们听我解释!!

    然而并没有人搭理他。

    因为容娴牵着那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的青年走了过来,周身洋溢着欢快的气息介绍道:“这是同舟,以后就是我的夫君了。”

    终于让化身过了明路,以后再也不担心被逼婚了。

    容娴觉得自己机智极了,然后她略带嫌弃的松开了同舟的手。

    同一意识操控两具身体,拉手都感觉是左手拉右手,半点新鲜感都没有。

    这动作看的几位大人眼皮子跳了跳,陛下这么傲慢真的好吗?

    若未来皇夫生气了与陛下吵起来,他们到底是帮还是不帮?要帮哪边?

    若假装没看到会不会被陛下记仇?

    但郁肃几人显然是杞人忧天了,同舟眉目不同,冷漠的表情依旧没有多少变化,好似并未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郁肃几人:“……”这大概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吧。

    同舟目光深邃的看着几人,那没有感情的语气染上了一份温情:“见过几位大人。”

    郁肃没有应声,对这个让他背了黑锅的皇夫,他还有些气的。

    白太尉此时的神色更加复杂了,之前还听叶相说陛下要有了皇夫后,总有种自己精心种了好些年的白菜被猪拱了。

    但白太尉看着同舟那凤毛麟角的气质和强大威严的气息,再想想陛下那嘴欠耿直又爱得罪人的性子,只觉得同舟若是他儿子,他可能会有种辛苦养了很多年的猪丢了的错觉。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些大逆不道,白太尉轻咳一声,回应道:“您不必客气。”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