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2章 炫耀
    郁国公低头看着棋盘,将二人之间的交锋细细看了一遍,在脑中又推演了无数遍后,也惊讶的得出一个结论,这还真是不分胜负,而不是华琨跟先帝下棋一样故意让着对方的。

    他看得出来,华琨是真的尽力了,不管是布局还是挖坑,都耗尽了心里,反而陛下一直清清淡淡,从容大方。

    “可看出什么来了?”容娴扔下手里的棋子朝着周围的人问道。

    华琨站起身走到一旁,棋局停下,他不能与陛下同坐失了礼数。

    郁国公沉吟片刻,胡须翘了翘,深深一礼道:“老臣受教了。”

    郁肃与岳同山对视一眼,尽皆看到对方眼底的茫然,不太明白郁国公悟出了什么。

    倒是华琨神色一动,说:“阴谋算计总难登大雅之堂,堂皇正道才是王道。”

    郁肃与岳同山这才恍然,脸上隐隐浮现出钦佩之色。

    容娴扬声一笑,站起身道:“朕是帝王而不是谋客,若治国都用奇谋诡计,徒增笑料罢了。”

    她朝着郁国公道:“今日便到这儿吧,朕也该回宫处理政事了。”

    郁肃一家子立刻躬身一礼:“臣等恭送陛下。”

    容娴嘴边含着淡淡的笑意,随意的摆摆手,抬步远去,华琨与岳同山紧随而上。

    看着他们的背影远去,郁苍喟叹道:“陛下举止随性却不失礼,性情和善温柔,虽是容国之福,但我却担心敌国会借此来算计陛下,就像当年算计先帝一样……”

    “父亲放心,我会看护好陛下的。”郁肃神色郑重的。

    郁国公淡淡瞥了他一眼,凉凉的说:“你们御史台只要不死死盯着陛下,挑着陛下的毛病就不错了,指望你们,哼!”

    看着国公爷甩袖而去,郁肃目瞪口呆。

    他爹以前不是不管事吗?怎么突然又嫌弃起他来了。

    容娴并不知道郁肃被他爹给嫌弃了,她此时正朝着皇宫赶去。

    虽然步伐依旧不紧不慢,但配合着她眼里那期待的笑意,无端给人一种她迫不及待回宫的错觉。

    华琨有些心酸道:“容大夫,您不用着急,同舟先生这会儿肯定已经在家等你了。”

    容娴微微垂眸,长长的睫毛遮掩了眼底的流光。

    同舟这会儿可没在宫中,而是在宫门口等待呢,不过这话就不必对华琨说了。

    容娴抬眼,嘴角的弧度上扬了许多,一脸甜蜜的胡说八道:“那是当然,同舟这么喜欢我,见不到我肯定不会罢休的。”

    华琨无语,同舟那表情是个人都能看出他的不情愿,陛下这是睁眼说瞎话吗?

    还有,见不到您肯定不会罢休?

    您确定这话说的不是仇人?

    不等华琨说话,容娴有些小骄傲的昂起头,带着点儿小炫耀道:“当然,你这种孤家寡人是不会明白这种感受的。”

    华琨:“……”这话就有些扎心了。

    不仅如此,他还有种被陛下强按着头将什么东西给吃撑了一样,难受的厉害。

    好在容娴还是善解人意的,在把天给聊死前她又开口了:“岳都尉和郁大人都是孤家寡人,也肯定不会懂得我与同舟之间这种美好的感情。有他们作伴,华先生是不是觉得好受多了?”

    华琨:“……”并不觉得,好吗?

    岳同山:“!!”

    岳同山严肃的表情差点没绷住,他觉得陛下这事儿做的有些不地道了,安慰华总管就安慰华总管,怎么把他都拉出来做对比了。

    而且,他完全不觉得华总管被安慰到了,火上浇油还差不多吧。

    想到这里,他暗搓搓的朝着华总管看去,华总管的脸果然黑了。

    但陛下对她安慰人的能力显然是没数的,她露出一个春暖花开的笑容,装模作样道:“不过我相信,华先生肯定能找到伴侣的。”

    完了她又施施然补充了一句:“即便先生已经孤家寡人几百年了。”

    华琨正直的脸忍不住狰狞下,陛下就不能不拿他的单身问题说事吗?

    但他只能忍了,谁让那耿直到嘴欠的人是陛下呢。

    他板着脸硬邦邦道:“借您吉言了。”

    容娴看了他一眼,意味不明道:“我也期待着自己金口玉言的能力在华先生身上不会失效。”

    华琨顿时被气的肝疼,好在容娴这次终于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终究是闭了嘴。

    脸色发黑的华大总管不着痕迹的深吸一口气,终于将自己想要弑君的冲动给按捺了下去。

    罢了,他也不是第一次知道陛下嘴欠了。

    身为大总管,他遇到脾气奇怪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比如先帝就是一个一根筋的剑修,直接干脆,不服就干,他被先帝一句话就一个字的德行也噎了无数次。

    而当今也不过是位一心一意想当大夫,虽然她没有先帝那么寡言少语,但只要一开口就气得人火冒三丈又让人爱恨不得的性格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吧?!

    华总管揉了揉发堵的胸口,有些不确定的想。

    “岳先生。”容娴忽然叫道。

    岳同山迟疑了下才道:“请您吩咐。”

    “将今日发生的事情传出去,不论是皇夫之事还是那盘棋局。”容娴低声吩咐道:“做得隐秘点儿。”

    岳同山一怔,随即神色一肃:“诺。”

    容娴就喜欢军人的这种作风,执行命令不多问。

    华琨若有所思,却没有吭声。

    容娴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这华总管是个人才啊,该装傻时绝不聪明。

    当然了,容娴此举的行为也并非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将同舟的存在宣扬出去,也是为了让同舟的身份过了明路。

    再加上同舟与傅羽凰之间的关系,还有她们几人之间的恩怨情仇,容娴坏心眼儿的觉得,定然能让各国密切关注她的人看得爽快。

    而在御史大夫府下的那盘棋局,不过是为了向外人宣告她究竟有多无害,性格有多耿直堂皇。

    等他们真以棋解人,将她展现出来的当做弱点来算计她……

    容娴嘴角的笑意意味深长了起来,澄澈的眸子一瞬间恍如深渊,危险而黑暗。

    下一瞬,容娴的目光看向远处,周身危险的气息便已经消散无踪,好似从未出现过。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