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 对弈
    容娴温声的劝慰让郁老爷子极为受用,老爷子神色慈祥的说:“你是个好孩子。”

    尽管她说起曾经时,只是寥寥几语便将自己越了过去,但下界因剑帝精血而掀起的风波如何能简单得了,她想必也承受了一遭磨难吧。

    只能说,依旧不了解容娴的郁老爷子也太甜了,他完全不知道那些风波根本就是容娴自导自演掀起来的。

    郁老爷子神色一整,理了理衣服,恭恭敬敬的朝着容娴行了一礼。

    容娴坐在原位没有动,她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郁老爷子,她知道这行为是什么——俯首称臣。

    “臣,护国公郁苍,参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苍老的声音浑厚有力,干脆果断。

    容娴等他行完这一礼,定了君臣名分后,这才起身将人扶起,神色严肃道:“国公,以后国家大事,还请您多担待些。”

    郁苍当仁不让道:“愿为陛下效死。”

    ‘啪’棋子落入棋盘,华琨淡定的问道:“郁大人确定了?”

    郁肃僵着脸看着刚刚落下的子,咬咬牙道:“落子无悔,我确定。”

    华琨随手拿起一枚黑子,连思考都不用,直接朝着棋盘落下,举止行云流水,看得人一阵心折。

    然后,郁肃便亲眼看着这一枚棋子直接斩断了他的大龙,让他无处可逃。

    郁肃:!!

    第一盘可以说保留余地才输的,等到了第二盘、第三盘时,郁肃不得不承认,这大总管实在是太厉害了,不愧是曾经与先帝下过棋的人。

    他第三次投子认输了,苦笑着朝着华琨道:“华总管,在下今日方知天外有天,甘拜下风,甘拜下风!”

    “二位爱卿很快活啊。”柔和的声音远远传来。

    郁肃与华琨回头看去,只见陛下、国公爷和岳统领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过来,他们二人立刻站起身迎了过去:“陛下。”

    华琨的目光落在了陛下身后普普通通平淡无奇的老人身上,弯腰一礼,笑容熟稔道:“国公爷。”

    郁苍摸摸胡须道:“华总管有礼。”

    他闪烁着睿智的眸子落在亭内的棋盘上,笑道:“这么多年了,华总管依旧好一口啊。”

    华琨笑道:“臣也只能拿出这一手了。”

    容娴神色十分好奇,口中说道:“听华爱卿的意思,似乎对自己的棋艺很有信心。”

    “不敢不敢。”华琨谦虚道。

    容娴轻步走到亭子内,目光扫了眼棋盘,拂掌而笑道:“看来华爱卿是执黑子啊。”

    顿了顿,她笑眯眯道:“既然爱卿有此雅兴,便与朕对弈一局吧。”

    华琨顿时心里一苦,与先帝对弈的那些年实在让他苦不堪言,不想这位主竟然也要下棋。

    深知内情的国公爷差点笑了出来,他饶有兴致的跟在陛下身后,准备好好看看陛下的棋艺如何。

    人都说看棋如看人,一个人的棋风如何,多少也能看出那人的手段城府、为人处世。

    先帝的棋风就跟他那人一般直来直往,不管你有什么阴谋诡计,都一力破之。当旁人将他的那份武力也算计进去时,那简直是一算一个准。

    如今有机会能见见当今的棋风,郁国公可是求之不得呢。

    华琨见无人为他伸出援手,心里腹诽了几句后,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回了原位。

    容娴也坐在了之前郁肃的位置上,郁肃与岳同山、郁国公三人都站在了她身后,显然是准备好好围观了。

    “陛下,臣得罪了。”华琨开口道。

    他拂袖回去,棋盘上的棋子黑白分离,棋盘空荡荡一片。

    “由华爱卿握子吧。”容娴开口说道。

    华琨也没有推辞,他掌心凭空一握,棋盒中的白子蓦然消失了几颗,速度快的让在座的人都未能看清。

    容娴随手拨出一枚黑子,华琨见状,也张开了右手,手掌郝然是三枚白子。

    容娴轻笑,轻轻将面前装满白子的棋盒推到了华琨面前,华琨同时也将装满黑子的棋盒推到了容娴面前。

    容娴捏起一枚黑子,随意落下,华琨紧随其后。

    管家带着下人端着茶水一直守在一旁伺候,眼里也满是好奇的看着面前的棋盘。

    随着你来我往的交锋,不管是郁国公还是郁肃,或者是华琨,神色满满的都是惊讶,还有些许感慨。

    特别是华琨,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干净的棋风了,棋路堂堂正正,大开大合间藏着让人舒心的细腻,全无半分迫切求胜和诡谲难测之感。

    一言以蔽之,那就是堂皇正道。

    不管敌人有何阴谋,她都以光明正大的阳谋对抗,将一切都摆在明面上,每一步都透着温柔,温柔中带着恬淡。

    换句话说,这就跟道家无为的感觉相似。

    若非他们知道面前的人乃是手握乾坤的君王,只看棋风的话,还以为这人是道家新一代领军人物呢。

    这让华琨诧异不已。

    不管是之前见识到陛下高深莫测的心智还是捉摸不透的脾性,亦或是隐隐察觉到陛下隐藏的强大武力,在他心中,陛下一直都是那种深谋远虑、算无遗策的主。

    可没想到这盘棋局下来,让他大跌眼镜。

    陛下的棋风还真跟她平时表现的模样一样,带着春日从高山上融化的涓涓春水,温柔的滋润着万物生灵,勃勃生机中藏着温暖又温柔的宠溺。

    温柔平和,漫不经心。

    与她下棋就是一种享受,不在意输赢,只感受那朗月入怀,光风霁月的磊落坦荡。

    好似山林飒飒山风,泉水叮当流动。

    只一个词形容:漂亮。

    殊不知,对于容娴来说,棋路棋风还真代表不了什么。

    若她愿意,可以选十种以上的风格与华琨对弈。

    不过要遵从她身为‘容大夫’的人设不是,便选择了这种与她平日表现出的无害相一致的风格。

    看着身边人惊讶的脸色,容娴嘴角的笑意加深了许多。

    便是这般打碎别人一贯认知,掀翻他们固执己见的坚持,真是再让人愉悦不过了。

    这局棋下到最后竟然是不分胜负,郁肃惊讶极了。

    按理说,华琨擅长布局,陛下一路堂皇正道,就像小人与君子,输的很大可能便是君子,可谁知竟然不分胜负。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