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 威慑
    容钰身形一转,一拳击打在身后死士的脑袋上,死士还没有反应过来,脑袋便跟摔碎的西瓜一样。

    他右手一挥,曾经在栖凤镇吕家宅院收缴的九柄灵剑鱼贯而出,悬浮在他身前。

    他心神一动,九柄灵剑将死士包围起来。

    容娴身形极速后退,双手飞快结印,口中斥道:“爆!”

    轰!

    一声大响,大地晃动了下,巨大的能量在战场上炸开。

    九柄灵剑自爆产生的狂暴力量将所有死士席卷而起,撕成了粉碎。

    容钰脸色苍白的狠狠喘了几口气,还没等他恢复过来,戚兴从天而降,砸在了他身前。

    戚兴‘噗’吐了口血,刚抬起头便看到青龙一爪子朝着他抓了过来,他忙吼道:“容钰,快帮忙啊。”

    容钰目光直直的盯着青龙机关兽,很有范儿道:“莫慌。”

    戚兴不淡定道:“有危险的又不是你,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容钰没有吭声,甚至可以说是面无表情了,好似被戚兴的态度狠狠伤害了一样。

    眼看着机关兽将要抓住戚兴,容钰身形一闪,一拳快很准的砸在了青龙脖颈。

    青龙身形不稳的在半空翻滚了起来,机关内的余良被晃的头晕目眩。

    戚兴获救后,连忙爬了起来。

    容钰眼角的余光瞥见他那狼狈的动作,若无其事道:“起来吧,没事儿了。”

    戚兴脸耳根微红,觉得容钰这坑货刚才还蛮有魅力的。

    想到自己刚才说下过分的话,他眼里流露出一丝懊恼,有些别扭道:“对不起。”

    容钰疑惑道:“为什么道歉?你又没说错。”

    戚兴:“……”只觉得自己刚才一腔感情都喂了狗。

    这恼人的回应让他瞬间想起了被某个女人支配的恐惧。

    果然是一家子,一开口说话就将人气得冒烟。

    将戚兴噎回去了的容钰毫无所觉,转身又朝着青龙机关兽扑去。

    戚兴只能板着张脸与陆仁、丁磊打了起来。..

    口中低咒一声:“真是欠了你们容家的。”

    若非容娴在阴山坑了他几次,他怎么可能连个护身法宝都没有!

    更不会被容钰牵扯,被这些人以多欺少打的这么狼狈。

    他娘的这都什么事儿!

    而不远处的步今朝却与白虎机关兽打了个势均力敌,他余光扫过被容钰打的身影不稳的青龙机关兽,从袖中拿出一根紫色长萧。

    长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白虎脑袋上一敲,‘咚’一声大响在机关兽内回响,震得刘彬大脑一片空白。

    刘彬身体顿住的这一瞬间,白虎无人操控停滞在了半空。

    与此同时,被容钰一拳打飞的青龙重重砸在了白虎身上。

    两个机关兽猛地对撞,让操作的人身体被震的发麻。

    容钰将#趁你病要你命#坚决贯彻到底,身影化光飞至青龙头顶,一拳一拳照着一个地方猛砸。

    步今朝见此,身体一滑,飞到白虎腹部,用紫萧刺去。

    紫萧乃是步今朝的师父送与他的灵器,一击之下,白虎被洞穿了,紫萧像是有灵识一般顺着那洞飞进了机关兽内,瞬间从晕头转向的刘彬额头穿过。

    白虎机关兽因无人操控掉在了地上,里面的尸体也被压成了肉泥。

    容钰此时已经将青龙脖颈砸出一个大洞,他嘴角扬起一个邪气的笑意,身影化为一团黑雾钻进青龙机关兽内,将余良给包围住了。

    机关兽内一片安静,等黑雾重新飞出时,余良只剩下一具枯骨。

    两只机关兽搞定以后,步今朝脸色煞白的靠在白虎机关兽身上喘着粗气,每次动用紫萧,都将他浑身的力量全部抽干净,好在危机算是解除了。

    容钰有敌人的力量随时做补充,到没有他那般不济,还有余力去帮戚兴对敌。

    容钰脚步一跨,下一刻已经出现在陆仁身前。

    容钰眼里闪过一丝黑气,周身黑雾弥漫而开。

    戚兴见状,脸色微变,连忙翻身朝着远处躲去,那姿态就跟之前围攻容钰几人的修士躲开丁磊一样。

    那是对死亡的恐惧和害怕。

    丁磊不知内情,还以为戚兴准备逃走,他刚想追过去,眼前却一片黑暗,仿佛被天幕笼罩了一样。

    在这片黑暗之中,没有声音、没有灵气,死寂一片,渐渐地连知觉也没有了。

    当黑暗消散之后,戚兴与步今朝神色复杂的看着地上被风一吹便成了粉末的骸骨,感受到看着容钰的境界又稍稍提升了些,只觉得他修炼的这功法简直作弊。

    戚兴瘫倒在地上,有气无力的问道:“容钰,你修为提升这么快,不会有副作用吧?”

    容钰眼里的黑气散去,笑容带着说不出的邪气道:“当然有。”

    将他人毕生的修为纳为己用,他必须努力提升境界,若境界与自身实力不配,很容易被力量所控,成为行尸走肉的傀儡。

    可容钰一点儿都不怕,因为他有师尊。

    他相信任何问题师尊都能替他解决。

    他语气带着小骄傲道:“老师会帮我解决副作用。”

    戚兴嘴角动了动,没好意思拆穿他老师如今已经是天下皆知的凡人了。

    步今朝休息好了以后,扫了眼地上的尸体,扬声问道:“现在我们该如何去做?”

    容钰神嘴角勾勒出一个诡异的弧度,语气里的恶意毫不掩饰:“当然是礼尚往来了。”

    这天夜里,一声声惊叫此起彼伏。

    原来五教派驻地堆放了五座人头塔,那些人头全都被精心处理过的,一个个面目清晰,嘴角还挂着笑,目光紧闭,看上去恬淡又神圣,好似献祭一样。

    看到这些的人全都被吓懵了,死人他们见过,在江湖有些名声的哪个手上没有一两条人命呢。

    可这般诡异的场景,实在让人头皮发麻,浑身寒毛直竖。

    当他们知道这些人头都来自于青鸾派弟子和与青鸾派有关之人后,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不用想都知道,这是容国动的手!

    这是威胁,是警告,是震慑!

    青鸾派太上长老对当初还是皇太女的容国新皇动手,荣国便让青鸾派血债血偿。

    如此霸道不留情面,让北疆部洲的人见识到容国露出獠牙后的疯狂和狠戾,之后再去算计容国,必将三思而后行。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