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虫子(求支持,各种支持)
    容娴是真真后悔自己手贱了,让那令牌待在角落里发霉多好啊,为何要见鬼的拿出来。

    这一拿出来,再加上化身那玄冥重水的阴煞之气,这不是引着天道盯上同舟吗?

    一直都是她坑别人,这突然间坑到了自己身上,总觉得有些不得劲儿。

    她该庆幸着天地业位并没有牵扯上本尊和其他化身,只属于同舟那具身体吗?

    “唔——”容娴拖长了一个无意义的单音节,眼中兴味更浓,看来她这魔主之位还真是谁都拿不去了。

    兜兜转转,还是落在了自己怀里。

    仔细想想,这也不是一件坏事。

    如今的她完全不需要狴犴魔狱帮她镇压业障之力,第一她有功德庇护,第二她有龙气冲刷,所以她帮忙镇压狴犴魔狱,狴犴魔狱便不能束缚她的自由,而她还能借助狴犴魔狱的力量来排除异、咳,来壮大自己。

    不同于曾经那不平等的交易,如今她与狴犴魔狱才可称之为合作。

    容娴低低一笑,半点都不觉得自己刚才还骂自己手贱,几步路的功夫又将自个儿给哄好了有多善变。

    由此可见,容娴是有多让人捉摸不透。

    同舟站在宫外,天地业位在脚下形成了一个气息玄奥的祭坛,怀中的令牌也化为一道亮光钻入他的眉心。

    令牌来到同舟识海,瞬间便与金灵珠遥遥对立了起来。

    同舟心神一动,脚下的祭坛消失。

    他循着那一丝意识感应,快速朝着容钰的方向飞去。

    而此时,容钰与老妪正面面相对,戚兴和步今朝浑身僵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容钰半点都不觉得害怕,他似笑非笑的看着老妪,讽刺张口就来:“一副丧家之犬的模样,你也就能仗着修为在我们面前横一下罢了。”

    戚兴恨不得扑上去将容钰那张嘴给堵住,要找死也不是这么找的啊。

    嘴这么欠,你难道对自己的实力没点儿逼数吗?

    果然,老妪被激怒了。

    她气极反笑:“我虽被你们容国逼成丧家之犬,但杀你们却绰绰有余。”

    她看着容钰的目光好像看一个死人一样:“你是容雅的学生,杀了你最不济也能让她难受几天。”

    听到这话,步今朝握着紫萧立刻来到容钰身旁护卫。

    戚兴浑身力量涌动,时时警惕着老妪出手。

    老妪半点都没有将他们的姿态放在眼里,她似哭似笑道:“我青鸾派传承时久,不曾想竟然一昔毁在你们容国手中。”

    “你们将所有刻上青鸾派标签的人全都杀光,让人闻青鸾而色变,将青鸾道统毁去再难传承,你们该死!”老妪疯狂的吼道。

    “胡说八道!”容钰气恼的道他看上去比老妪还生气。

    他毫不客气道:“明明是你这个老不死的先对我老师出手,被报复了也是活该,怎能厚颜无耻的怪到我们身上,要死也是你该死。。”

    容钰言辞之犀利,简直是将老妪的脸皮撕下来放在脚底下踩。

    若是旁人,戚兴和步今朝还会拍掌称赞一声:真勇士,好胆量。

    可他娘的这话是容钰说出来的,他们就只有一个念头:好想将这货的嘴给缝上。

    求不熊!求不作死!

    然而作了个大死的容钰还意犹未尽的补充道:“你在宗门灭门之际都逃走了,如此贪生怕死之徒,这会儿却跑出来装英雄,你吃饱了撑着呢。”

    戚兴和步今朝:“……”

    二人已经绝望了,他们完全不敢去看老妪那脸色,虽然听到老妪被骂的这么惨,他们心中也暗爽,但是要命啊。

    老妪听不下去了,她尖声吼道:“好个小兔崽子,今日我便替你家大人教你个乖。”

    老妪身上庞大的气势全部压来,让容钰三人身体一重,好似背了一座大山。

    他们呼吸开始沉重,脸色发白,额角的汗水都流了下来。

    只觉得在这股力量之下,他们就像无根飘萍一样无助。

    然后,在戚兴和步今朝绝望等死的时候,老妪的气势戛然而止。

    戚兴与步今朝下意识抬头看去,神色隐隐带着惊愕和无措。

    只见浑身僵住的老妪从手腕开始风化。

    不对,是变成了虫子。

    她的皮肉骨头一寸寸变成了密密麻麻的虫子,铺天盖地密集的令人惊恐。

    当老妪意识到状况时,她已经只剩下个脑袋了。

    老妪唯恐这诡异的虫子会吞噬她的神魂,慌乱的从脑袋中遁逃而出。

    没有了神魂的威慑,仅剩的脑袋也被虫子吃了个干净。

    老妪神魂远远看着这些可怕的虫子,朝着容钰愤怒道:“是你,你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暗算我。”

    戚兴二人齐刷刷朝着容钰看出,完全想象不到这么恐怖的手段出自他手。

    此时,他们与老妪都有一个疑问,容钰到底怎么出手的,别人又是怎么中招的?

    老妪何等修为,一个照面就失去了肉身。

    这防不胜防的手段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容钰的嘲讽脸收了起来,他之前极力激怒老妪,也是转移她的注意力,不想让她发现自身的问题,看来效果还不错。

    容钰面无表情的看着老妪,语气阴森道:“当日你突袭老师,让她命悬一线,我便发誓终有一日要将你千刀万剐。今日也勉勉强强算被虫子刮吧,可惜了。”

    他嘴角的笑意邪气冰冷,语气故作惋惜:“可惜这虫子屏蔽了你的感知,让你察觉不到痛楚,真是便宜你了。”

    老妪被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语气给气了个倒仰,好在她知道自己此时的状态不太对,要尽快重塑肉身,这才愤恨的瞪了容钰一眼消失了。

    老妪离开以后,戚兴双腿发软的走到椅子上坐了下去,端着茶杯的手都颤抖个不停。

    他‘啪’的一下将杯子给碰到了桌子上,黑着脸道:“容钰,你早有打算为何不告知我们,你差点没将我们吓死。”

    步今朝点头附和,这次他确实被吓得不轻。

    容钰笑了笑,理所当然道:“告诉你们,害怕你们装的不像露馅儿了,让那看东西又逃了。”

    戚兴和步今朝气得翻了个白眼,说的好像那老货这次没逃一样。

    就因为这个让他们白白受惊了一回,简直可恶。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