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 污蔑
    光芒消失后,同舟身着一身黑色长袍,长袍上用金丝线绣着繁杂而华美的纹路,却是一尊威风凛凛的狴犴兽,然而这华丽的袍子却不能夺取他一丝风采。

    他眼尾微微上挑,居高临下的看着被牢狱笼罩的几人,散发着金芒的眸子带着与生俱来的强大威压,让人不敢逼视。

    同舟抬头,头云层中似有若有若无的龙吟响起。

    一座散发着古朴苍凉气息的牢狱在半空中一闪而逝,之前还拦在他面前的人全都消失不见。

    同舟垂眸看向手里的令牌,令牌乖巧的蹭了蹭同舟的手心,然后化为一道流光钻入同舟眉心。

    而与此同时,同舟眉心留下了一道黑色的雷电标记。

    雷掌刑法,动用了狴犴魔狱后,同舟算是彻彻底底与狴犴魔狱绑在了一起。

    他低头扫了眼身上的华丽黑袍,却没有重新换回来,身形一晃,迅速朝着覆雨关而去。

    乾京皇宫,容娴为先帝上了三炷香后,回到了书房内。

    她坐在御案后撑着下巴:“唔,这么快就有人盯上同舟了。”

    不管是那一路人都不重要,化身有狴犴魔狱护身,来几人便抓几人。

    等抓的人多了,背后之人自然而然便会露出破绽。

    嘛,想要同舟跟着那群人去将计就计引出幕后之人,这就有些太麻烦了。

    有些事情当有了实力以后,越简单越好啊。

    容娴微微一笑,纯然极了:“想必背后的人肯定会失望呢。”

    她摸了摸脸颊,忍不住感慨道:“总有刁民想要谋害朕,啧。”

    容娴用两个化身吸引开自己身上的视线后,平日里在皇宫安安静静的守灵外,再没有闹出什么幺蛾子,让文武大臣都松了口气。

    连给容娴授课的叶丞相和白太尉都觉得陛下乖巧了起来,却不知容娴除了留下一部分心神修炼外,将大部分的心神都放在了化身上。

    西江国内,傅羽凰拎着酒坛子,嘴角挂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容,懒洋洋地扫过刚回来的叶清风,漫不经心道:“哟,浪了一夜,清风终于舍得回来啦?”

    叶清风答非所问道:“我不在羽凰睡不着吗?”

    “我一直在等你,唯恐你被花楼的姑娘追要嫖资,随时准备着去救急呢。”傅羽凰神情带着求表扬的意思说道。

    叶清风表情僵了一瞬,随即若无其事道:“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跟傅羽凰这个小混蛋在一起久了,他也该习惯这厮气人的本事了。

    唔,虽然比尊主还差了点,但这种经常被怼的说不出话的场景还真是熟悉的亲切呢。

    为此,叶清风也不计较傅羽凰‘污蔑’他逛花楼的事情了。

    然后,他笑容矜持而温雅道:“羽凰一夜都站在门口,是没有付房钱被赶出来了吗?别担心,还有我呢。”

    傅羽凰敲了敲酒坛,掩去眼里的兴味。

    叶清风真是长进了呢,她前脚‘污蔑’他逛花楼,他后脚就损她落魄街头,啧。

    傅羽凰眉宇间自带一股洒脱气息,语气随性道:“清风俊美翩然,公子如玉,花楼中的姑娘谁能不爱。我还以为清风的家财都被那些姑娘榨干了,毕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东西都能入了那些姑娘的眼呢,没想到你还有能力为我们付租金。”

    叶清风嘴角动了动,想要反驳,却发现光从表面来讲自己竟然完全无法反驳。

    毕竟这话有些坑,前半句夸他,后半句损他,这褒贬参半的感觉就好像吃糖刚刚品出了甜味,一嚼才发现糖衣下包裹着黄连一样。

    叶清风皱了皱眉头,他为了打探灵珠的消息这才上了花楼一趟,结果傅羽凰发现后,好似有些不顺心了,整天抓着这事儿不放。

    叶清风疑惑道:“你这两日到底怎么了?”

    既然叶清风问出口了,傅羽凰也不掩饰了。

    她语气略带抱怨道:“你上花楼为何不带着我?我还没有去花楼跟姑娘们一起喝过酒呢。”

    叶清风:“……别忘了你是姑娘家。”

    若让陛下知道自己带着皇夫的妹妹去逛花楼,他觉得丞相爹很可能会来花楼领人了,他还丢不起那人。

    傅羽凰眨眨眼,恍然道:“原来你顾忌这个。”

    她似模似样道:“那你就想多了,我现在虽是女子,但也可以是男子,无性别也可以。”就如同天道。

    #一个化身倒下,还有千千万万个化身站起来#

    叶清风迟疑了下,掏了掏耳朵道:“你刚在说什么,风大太我没听清。”

    不,他不是没听清,是没听懂。

    傅羽凰说的每一个字他都知道是何意思,为何连在一起他就不明白了呢。

    傅羽凰半点没有重复的意思,她一针见血道:“你刚才听到了。”

    “不,我没有。”叶清风否定道。

    傅羽凰斩钉截铁道:“你有。”

    “我没有。”

    “你有。”

    “我没有。”

    “你有”

    ……

    二人就着这个幼稚的问题重复了一天。

    由此可见,更显成熟的叶清风和洒脱不羁的傅羽凰其实都是低级趣味的人呢。

    好吧,其实容娴偶尔也是这么个低趣味的人,即便是用化身,会发生上面那一幕场景也很正常的……吧。

    第二日,傅羽凰和叶清风不约而同的将昨日那幼稚的一幕忘记,自然而然的揭过了一起逛花楼的提议,坐在一起将这些时日打探来的消息汇总了一下,猜测着灵珠最有可能出现在哪里,或者说是出现的哪颗灵珠。

    傅羽凰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神情慵懒道:“丑话说在前头,若找到了灵珠,是你的还是我的?”

    叶清风想也不想道:“是陛下的。”

    傅羽凰‘嘭’地一掌拍在桌子上:“不行,我辛辛苦苦找来的东西如何能交给容雅。”

    叶清风不带半点烟火气息的反驳道:“那是我找的东西。”

    傅羽凰嗤笑:“我也找了。”

    叶清风面无表情道:“你可以不去,我一个人完全可以。”

    傅羽凰手掌一抬,手里一颗散发着水气的灵珠正乖巧的悬浮着,晃得叶清风眼疼。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