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行动
    容娴这么诚恳的一接话,应平帝顿时被噎了一下,直接气笑了。

    这人瞎了吗?他这是夸赞吗?他这明明是侮辱。

    但让他亲口说出自己是在讽刺人,那就真将自己放在火上烤了,他还不蠢。

    应平帝只能黑着脸附和道:“朕实话实说罢了。”

    不然还能咋样,承认自己没见识吗?!

    应平帝第一次觉得还是跟剑帝说话痛快,虽然半天闷不出一个屁来,但比这种绵里藏针噎得人半死的家伙强多了。

    气运金龙在云海内钻来钻去,声若洪钟的也夸奖了一句:“应平帝也是个实在人啊。”

    对于这种礼尚往来,应平帝没觉得半点欣慰,好么?!

    言语间没有讨到好,应平帝青着脸:“朕倒想看看容帝明日的登基大典,是否会如容帝这张嘴般让人惊艳。”

    气运金龙的语气平缓随和,坦荡磊落:“大概会让应平帝失望了,先帝驾崩,登基大典从简,恐怕不能让应平帝尽兴了。”

    应平帝、应平帝被直接气了个倒仰,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容帝,不知道政客之间说话留半句剩下全靠脑补吗?

    不知道面上笑容和善说的全都是假话吗?不懂得面子比什么都重要吗?不明白装模作样高深莫测吗?怎么你一说话就坦荡荡的噎人呢。

    懂不懂规矩!

    容娴懂规矩吗?

    她当然是——不懂的。

    一不小心把天给聊死了,容娴没有半点愧疚之心。

    没人教过她跟别国位高权重者该怎么聊天,但她天然黑的属性无师自通了,喜闻乐见的是,应平帝被她噎了好几次。

    “容帝,你真是有趣。”应平帝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后,身形砰然消散在虚空中。

    供奉们:不知怎地,总觉得很解气啊。

    皇宫上方,在云海内的气运金龙重新闭上了眼睛盘卧休憩。

    地面上,容娴缓缓睁开了眼睛,直接便对上了华琨那双亮晶晶的满是钦佩的目光。

    容娴一脸茫然,怎么了这是?

    “陛下,您真厉害,竟然将赵皇给气走了。”华琨激动的说。

    要知道在从前,先帝与应平帝打交道时打嘴炮从来都没赢过,无奈之下,先帝便一直都是动手不动口,不曾想新帝竟然将应平帝给赢过了。

    容娴眨了眨眼,一头雾水道:“什么气走,应平帝不是跟朕聊得很愉快吗?”

    华琨:??

    看到他的表情,容娴似模似样的感慨道:“应平帝跟你们说的不太像,明明是个很直率坦诚的人,你们怎么能说人家阴险狡诈呢。”

    华琨:!!

    “即便是互相敌对,也要学会尊重对手,不要在背后抹黑人家。”容娴语重心长的教导道:“你们这习惯不好,一定要改,要以诚待人,下三滥的手段只会降低自己的格调。”

    华琨木着一张脸道:“诺,臣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字字句句的,看似说的是他,但他怎么总觉得陛下说的是赵皇呢。

    供奉们:陛下好像有些天然黑啊。

    容娴踏进希微宫时,倚竹忙迎上来道:“陛下,太尉和丞相大人已经等候许久了。”

    容娴微微颔首,脚步一转,直接穿着便服便去书房接见臣子了。

    刚刚走到书房门口,太尉与丞相已经走了出来。

    “臣参见皇上,恭请皇上圣安。”二人拱手行礼道。

    容娴笑笑说:“朕安,免礼吧。”

    她越过二人走到房间,坐在了御案之后,华琨十分有颜色的让人搬了两张椅子放在两侧。

    “二位爱卿坐罢。”容娴语气随和道。

    叶文纯与白师拱手谢恩后,便安稳的坐了下去。

    容娴端坐在御案之后,温声问道:“你二人是否是为了明日的登基大典?”

    叶文纯与白师对视一眼,叶文纯道:“皇上英明。”

    容娴失笑,她与叶文纯和白师将明日的种种细节商议了一番后,白师又道:“陛下,边关的战事已经打响,飞羽军与安平军队也打得不可开交,不过至今胜多负少。”

    容娴扬了扬眉,煞有介事道:“军中要事交由太尉处理,朕很放心,太尉全权负责便是。至于军情,写成奏本呈上来便可。”

    白师:“……诺。”

    也不知碰上这种懂得放权又君臣相得的君主是好还是坏,毕竟陛下看上去好似只想做个吉祥物。

    夜半时分,容娴忽地眸色一闪,张口打了个哈欠,施施然的赶人道:“朕累了,有事改天商议。”

    白师与叶文纯连忙起身告辞,若累到了陛下,就是他们的过错了。

    他们却不知道,在他们刚离开后,容娴立刻靠在椅子上,将心神放在了江国内。

    傅羽凰与叶清风二人知道神宁帝夜晚不会过来后,尽皆轻松了下来。

    宫殿内,叶清风神色严肃道:“这段时间我已经摸清楚国库的位置和进去的方法,而关于灵珠的消息也查到了,似乎是一颗火灵珠,被神宁帝收入国库珍藏了起来。但国库有凶兽守护,想要进入并不容易。”

    傅羽凰拍了拍衣袖道:“我有灵珠护身,可以敛息,无人能发现我。”

    叶清风温雅一笑,指尖在手里的竹简上一划,竹简之上顿时闪过一丝光芒,一道道圣言浮现其上。

    他拂袖一挥,二人瞬间变了一副样貌,连气息都改变了。

    若探手过去,会发现他们周身的空间也重叠了起来,好似镜像一般,一般伤害也难以近身。

    即便走到宫女侍卫面前,别人也看不见,就好似双方处于不同的空间一样。

    傅羽凰兴味盎然道:“《易传》还真是妙用无穷,蒙蔽龙气,连别人的认知都能改变。”

    顿了顿,她道:“若找到了灵珠,清风可否将《易传》借我两日?我对这小东西还真感兴趣了,若非是它,我们在这皇宫中也不会这般轻松。”

    叶清风翩然一笑,十分坚定的拒绝了她,并强调道:“这不是小东西,而是先贤之作。”

    傅羽凰翻了个白眼,嘟囔道:“小气。”

    然后二人目标明确的朝着国库而飞去。

    到了国库容易,想要进去却有些困难了,更难的是他们只要从里面拿走任何一样东西,都会惊动整个皇宫,到时候逃走也是一件难事。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