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真灵
    寝宫之内,华琨带着众人以后,好似已经睡着的容娴睁开了眼睛。

    她坐起身,容娴心神一动,寝宫周围的禁制启动,一道结界直接笼罩其上。

    这道结界的力量来源于庇佑气运的天柱,任何人都窥视不了。

    做完这些,容娴才盘膝而坐,阖上双目。

    她在祭天完成,与容国气运相合之时,察觉到一股异样,那应该不是错觉。

    皇宫上方,气运云海内的气运金龙睁开了那双满是龙威的龙目。

    它摆了摆尾巴,猛地张开了嘴巴,一点星光从内飞出,迅速的朝着希微宫而去。

    寝宫内,容娴猛地睁开了眼睛,她下意识伸出右手,一点星光从天而降落入她手心。

    感受到手心淡淡的温度和轻微的凛然剑气,容娴:“……”

    竟然是剑帝的真灵!

    容娴诧异了片刻后,嘴角缓缓勾起。

    原来告祭完天地察觉的那股异样竟是容国的气运在庇护着剑帝真灵吗?

    她抬手将这点真灵置于眼前,看着一股股人道气运和愿力游离在真灵周围,牢牢地保护着他。

    剑帝为了容国出生入死,付出了一切,他守护了容国上万年,濒死之际也放心不下百姓,国运庇佑于他也说的过去了。

    容娴站起身,漫不经心的拢了拢长袖,没忍住感慨道:“好在国运有情有义,没有过河拆桥啊。”

    容娴轻抚了下散发着微弱剑气的真灵,眉头紧皱,像是在想着一件让她困惑为难的事情。

    剑帝真灵残存的事情是万万不能传出去的,剑帝好不容易死了,中千界是不允许再出现一个剑帝的。

    他太耀眼了,牢牢地压制着其他人喘不过气来。

    那么,该如何处置?

    容娴垂眸看着手心的剑帝真灵,面无表情的模样显露出几分冰凉,眼底淡漠无情。

    眼见真灵离开了天柱庇佑,在她手中飘飘忽逐渐削弱了下来,容娴似乎想到了什么,掌心一团生机涌出,维持着真灵不灭。

    她合掌一笑,道:“我怎么犯了傻呢,容国现成的继承人选就在眼前啊。”

    她轻轻点了点剑帝真灵,一派温柔道:“你将容国扔给了我,我救你一命将容国再还给你,这叫天道好轮回呢。”

    容娴面上一派光风霁月,一点儿都看不出她刚才还想要这道真灵自生自灭。

    她轻笑一声,饶有趣味道:“这中千界的人总喜欢背后算计人,留着你成长起来,那些人的脸色想必会很好看。”

    许久之后,她轻叹道:“你送我上青云,我全你一世人吧。”

    她手一松,气运托着真灵漂浮在半空之中。

    她心神一动,一个破旧的荷包出现在手中。

    这便是之前一直被沈久留挂在脖间的荷包。

    容娴从里面取出两个药石娃娃,指腹轻轻触摸着娃娃,眼里后知后觉闪过一丝恍然。

    难怪她离开时心血来潮,非要带走这个荷包不可。

    原来,一切皆有定数。

    容娴抚了抚衣衫上并不存在的皱褶,眼尾上挑,笑容里满是看好戏的趣味。

    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剑帝孕育新生了。

    容娴双手飞快的结印,将药石娃娃上的禁制解开。

    禁制一开,石娃娃上封锁的血液迅速形成了三滴精血,精血脱离了束缚,从娃娃里面漂浮了出来。

    看着悬浮在半空中的精血,容娴能清晰的感应到,有一滴是自己的,一滴是剑帝精血,还有一滴——是沈久留的。

    她的精血与剑帝精血同出一脉,两滴精血自发的合为一体。

    容娴扫了眼旁边沈久留的精血,微微挑眉,朝着那一点微弱真灵道:“你要郁家的血脉吗?若你不喜,我便换成别人的,整个容国总能找到让你欢心的。”

    这话说的,好似选妃一样。

    剑帝真灵似乎听懂了她的话,轻轻晃动了下,慢慢的朝着两滴精血靠近。

    容娴了然,真灵并不讨厌郁家的血脉。

    郁家守护剑帝精血万年时光,最后更是因此灭了族。

    如今剑帝重来,体内有一丝郁氏血脉,当他彻底成长起来,以己身偿还因果,便合该郁氏满门荣耀。

    容娴掌心一翻,散发着生机勃勃的木灵珠飞快窜到了精血上空,将两滴精血笼罩。

    容娴双手飞快的结印,晦涩苍凉的波动延绵而开。

    当那股波动逐渐清晰后,整个书房都散发着一股让人发自内心的欢喜。

    那是新生命的到来,是天的恩赐,是人类繁衍生息的绵绵不绝。

    皇宫上空,气运云海沸腾了一瞬后,又缓缓归于沉寂,除了容娴,谁都没有察觉到。

    寝宫内,两滴精血已经融为一体,剑帝真灵被牵扯入其中归位,气运覆盖其上,将其保护了起来。

    透过那层薄薄的气运,容娴能清晰的看到,那是一个新的生命正在诞生。

    她眉眼含笑,假模假样道:“朕与皇夫同舟的血脉,我容国大太子呢。”

    容娴眸中金光一闪,虚空中打开一道大门,门后隐隐可见一汪清澈中蕴含着生机的池子。

    ——造化池。

    中千界不想自然孕育孩子的修士便会以精血辅助,于造化池中诞生后辈,如同先帝的几个子女,又如同郁肃。

    容娴站起身,刚想将那新生命送至造化池中孕养,临门一脚却又停了下来。

    顿了顿,她收回了迈出去的脚,目光定定的看着气运笼罩的生命光团,眸色幽深不见底,让人完全捉摸不透。

    半晌之后,她的目光移开,右手食指轻轻在左手手心一划,一滴散发着淡淡金芒的血液流了出来。

    血液悬浮在容娴右手掌心之上,她垂眸看着这滴精血,左手拂袖挥过,将血液内的力量剥夺了大半后,又将木灵珠内的生机调动一团护住精血,这才走进造化池将其放置于池内,接着布下了一道道禁制,这才转身离开。

    在她走出造化池后,那道虚空大门便重新关闭上,半点不留痕迹。

    做完这些后,容娴的目光落在自家的大太子身上。

    咦,不是说将大太子送进造化池孕育吗?怎么容娴将大太子留下,将新的精血送进造化池了,难道是送错了吗?

    其实不然,容娴留下自己大太子也是故意的。

    她指尖一弹,将气运包裹的生命送入了木灵珠内孕养。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