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执光(1)
    今年海市的七月格外的热,尽管警局有冷风吹着,却依旧热的人心浮躁,特别是当有报警电话传来的时候。

    “林队,庆阳路发生了车祸。”高海匆忙敲开门道。

    林轩立刻站起身朝外走去,边走边问:“怎么回事?”

    若是寻常车祸,电话也打不到他们这里来。

    穿着运动鞋格外英姿飒爽的安菲将头发高高扎起,漂亮的脸上满是严肃:“报警的民众称那条路段有人飙车,后来不知怎么就出了车祸。”

    高海拿起手机翻着刚刚查到的消息,倒吸了口气,说:“救护车已经去了,出车祸的是海市师范大学的容教授一家。据说容教授带着家人庆祝大儿子毕业归国,结果半路出了车祸。教授夫妇当场死亡,他们的儿女正在急救。而那段路的监控坏了两日,具体情况还不得而知。”

    林轩雷厉风行道:“告诉我容家的资料,现在我们先去现场。”

    三人坐上车后,安菲让警局的人将容家的消息传来。

    她认真道:“出事的容家有四口人,容教授和其夫人,以及他们的子女。其夫人白蓝乃是小学音乐老师,他们的儿子容玦今年二十三岁,一直在国外念书,昨日刚刚回国。女儿容娴今年十三岁,刚上初中。”

    “报案的是谁?”林轩问道。

    高海立刻说道:“是津市的王老板,他开车正准备回家,发现有五辆跑车经过,疑似飙车。而后飙车的五人似乎在路上争道,容家被迫卷入其中,出了车祸。”

    安菲脸色难看道:“这帮混蛋。”

    “开跑车的五人是谁?”林轩显然没有将情绪带入其中,他闭着眼睛冷静问道。

    高海低头看了眼手机上刚传来的资料,说:“张书记家的二公子、赵董事长家的三子和吕董事长家的大小姐,还有天都来玩儿的江少与文少。”

    高海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能让书记家的公子去陪伴,想必从天都来的那二位背景定然不简单。

    而这便代表着,那几人完全有能力将这次事故压下去。

    警车停下,车祸现场到了。

    警察在车祸现场寻找线索,而市医院内,手术室外。

    手术结束后,医生打开门走了出来。

    陈晴立刻迎上去问:“医生,我表哥怎么样了?”

    罗医生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站在她身边西装革履的精英青年,说:“他的性命已经保住了,只是以后不能再站起来了。”

    陈晴眼圈一红,又问道:“那我表妹呢?”

    几位护士将容玦推到了高护病房,与他妹妹在一起。

    罗医生将病例单拿出来看了一眼,说:“她在车内碰撞,脑中有血肿侵袭神经造成神经损伤和缺血性麻痹。”

    顿了顿,他遗憾的下着定义道:“她失明了。”

    罗医生安慰道:“若以后好好调养,她会有痊愈的一天的。”

    陈晴捂着脸大哭了起来,一直沉默的精英青年听到医生的诊断后,立刻掏出电话朝着另一方报告了一声。

    片刻后,青年走到陈晴身边,拿出一张支票填了一串数字,说:“白小姐,我已经给先生报告了此事。这次车祸只要你们愿意私了,赔偿便追增到五百万。”

    陈晴怒气冲冲道:“谁要你们的赔偿,你们以为钱就能解决一切吗?拿着你们的臭钱滚,我们一定要告你们,一定会的。”

    青年由着她发疯完后,淡淡道:“这件事情你做不了主,等容家兄妹醒过来,我会征求他们的意见。”

    陈晴气红了脸道:“玦哥和小娴绝不会妥协的,我姑姑和姑父都没了命,你们还想拿些钱就让障事者逍遥法外,不可能。”

    青年没有搭理她,而是去了休息室。

    两个小时后,林轩一行人神色冷硬的来了医院。

    安菲从罗医生那里打探到容家兄妹的情况后,脸色变得更加气愤,连林轩眼里都闪过一丝怒火和同情。

    高海小声道:“这容家也太惨了,父母没了,哥哥成了残废,妹妹又失明了,这以后……唉。”

    就在这时,林轩接到了警局的电话,局长明确的告诉他,这件事不准他再过问下去。

    挂掉电话后,林轩捏着手机的手因为太过用力有些发白。

    他猛地侧头看向端着水杯藏在一脚的陈晴,厉声道:“出来。”

    陈晴吓了一跳,连忙走了出来。

    她红肿着眼睛问:“我刚才听到你们和护士的交谈了,你们是警察?”

    林轩看了眼安菲,安菲会意,上前一步,温柔的说:“没错,我们是警察,你是谁?”

    陈晴眼泪嗒嗒的流着,说:“我是陈晴,我一直寄住在姑姑家,没想到姑姑他们居然出了车祸。你们是警察的话,一定要将害死姑姑和姑父的人抓到。”

    她抱着杯子无助的哭道:“我们不私了,绝对不私了,我姑姑和姑父回不来了,表哥和表妹都成了那样,钱再多又有什么用,我们只要障事者伏法,呜呜~”

    她哭得实在凄惨,安菲不由得也难过了起来。

    安菲将陈晴抱在怀里低声安慰了起来,高海眼眶微红,说不出话来,心里憋闷的厉害。

    林轩手里夹着根烟,目光深邃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在警局已经有七年了,这七年他见识过太多的生死离别。

    但更多的,反而是无力。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队长,一旦查案碰到真正有地位的人,他没有半点办法。

    上司一个电话打来,他心里再不甘也只能听从命令。

    林轩站在病房外,透过玻璃望着病床上的兄妹。

    容玦才二十三岁,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却被这一场车祸终结。

    双腿残废,他的未来直接被毁了。

    容娴呢,才十三岁,那么小的年纪以后却很可能永远活在黑暗中。

    他们何谈未来,谁又能给他们未来。

    林轩将手里的烟捏成一团,眼里带着深深的愧疚和无力。

    他没办法给容家公道,更没办法将障事者抓捕归案,在他来医院的路上,所有线索已经被抹去了,容家除了接受赔偿外,没有任何办法。

    安菲安抚好陈晴后,来到林轩面前,声音沙哑道:“林队,我刚才、刚才看到书记身边的甄秘书了,容家……真的没办法吗?”

    林轩没有回答,可这沉默已经代表了答案。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