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章 执光(2)
    容娴恢复意识的时候,只觉得脑袋疼的厉害。

    她这次来到小世界只是为了修养神魂的伤势,但在中千界时只是时不时的疼一下的脑袋,怎么在小世界疼的这么厉害。

    容娴:“……”好像更严重了。

    她睫毛颤了颤,终于睁开了眼睛。

    容娴:??

    她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眼前还是一片漆黑。

    容娴:“……”

    她感受到身边有人,沉默了片刻,细声细语的问:“天黑了?”

    身边的人没有答话,但情绪波动还蛮大的。

    好吧,看来不是天黑了,是她瞎了。

    容娴抬手想要摸摸眼睛,却被人直接按住。

    一道暗哑低沉的嗓音带着冷淡的特质在耳边响起:“别动,你现在在挂针。”

    挂针?!

    容娴没听懂,但手背上确实有种异样的感觉,好似有什么东西顺着手背流进她的体内。

    她暂时搞不清楚状况,所以谨慎的没有多问,反而微微蹙起眉头,凄凄惨惨道:“我头好疼啊。”

    林轩看着病床上可怜兮兮缩成一团的少女,对上那双空洞萧索的眼睛,只觉得心里难受的厉害。

    他猛地站起身,转身走了出去,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少女和那还未苏醒过来的青年。

    林轩刚刚走到门口便见陈晴直接冲了进去。

    陈晴扑到病床上,紧紧抱着容娴哭嚎道:“小娴,姑姑和姑父他们没了,表哥也没醒过来,医生说他以后再也站不起来了,呜哇……”

    容娴被她哭得脑袋更疼,还被勒的难受,但好在她从这人身上提取到了重要信息。

    她们是一家,她这具身体有父母,父母没了。有兄长,双腿残了。她自己,瞎了。

    容娴一向古井不波的心也泛起了波澜,貌似这有些惨啊。

    陈晴身后,安菲见容娴脸色苍白的厉害,连忙将陈晴给拉了起来:“陈晴,你快松开容娴,别捧疼了她。”

    陈晴顺从的被安菲拉开,却直接坐在了床边,伸手紧紧握住容娴没有挂针的手,抽抽噎噎道:“小娴,你别担心,罗医生说你以后只要好好调养,一定会有能看得见的一天,我、我可以不上学专门来照顾你和表哥的。”

    容娴神色顿时微妙了起来,她也说不上什么感觉,就是觉得这姐姐有点儿不对。

    哪有人一上来就巴拉巴拉将病人凄惨的情况像倒豆子一样倒出来啊,这要是换一个心里脆弱的,这会儿指不定就悲痛过度厥过去了。

    想到左侧的另一个微弱的呼吸,容娴心中了然,这应该就是她的哥哥了。

    不过,这‘医生’是大夫的意思吗?

    上学是上学堂吗?

    安菲怜惜的看着容娴,说:“容娴,我是警察,你还记得车祸时发生了什么吗?”

    车祸是什么意思她大概猜的出来,但是——

    警、警察?

    容娴表情有些茫然,这个世界从她刚刚睁开眼就不对劲。

    容娴:“……”

    容娴觉得从身边的人身上获取信息有些困难了,她闭上眼睛,眉心一抹紫气一闪而逝,谁都没有察觉到。

    当紫气截取了这个世界的信息回到容娴身上后,容娴才恍然,原来这是科技时代,彻彻底底取代了末法时代的时间段。

    她心中感慨万分,人类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实在惊人,凭着凡人之躯就能创造出飞天下海的东西,而且破坏力也是令人咂舌,就像那隐藏在暗处的核武器。

    虽然她看明白了大家都藏着武器,平日里朝外喊喊,谁都不敢真将那东西放出来,但这也很厉害了。

    容娴顿时就对这个世界真是充满了兴趣。

    但她是个瞎子。

    容娴:“……”

    容娴回过神来,感受到还在忐忑不安等着她回答的警察,她一秒钟入戏,那惨白的小脸真是#弱小可怜又无助#。

    她带着哭腔叫道:“爸妈在哪儿,我要爸爸妈妈。”

    安菲看着她空洞暗淡的眼神,鼻尖一酸,安慰说道:“容娴,你还有哥哥,你哥哥就在你身边。”

    陈晴握紧容娴的手,泪流满面道:“小娴,姑父姑姑虽然不在了,但你还有我,我会照顾好你和表哥的。”

    容娴的表情差点维持不下去了,只觉得陈晴这人太不对劲儿了,这嘴里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戳人痛处。

    她抬起没有挂针的左手遮住了眼睛,眉心紫光闪过之后,她被天地规则禁锢的神识打开,整个病房的摆设映入眼帘。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铺,脑袋旁边还有一个心电图机器和氧气装置。

    她左侧的床位上躺着一位英俊的青年,那是她的哥哥容玦。

    她床边坐着一位楚楚可怜的小姑娘,是那一说话就戳她肺管子的陈晴,陈晴旁边站着英姿飒爽一身正气的女警官。

    正当容娴准备说什么时,病房门被敲响了。

    容娴意识扫过去,发现是一位西装革履的青年。

    甄秘书刚刚走进来,陈晴就愤怒的喊道:“你来干什么?我都说了我们家人绝对不会妥协的,你带着你那脏钱滚。”

    安菲带着淡淡的敌意看向甄秘书,却没有开口说话。

    甄秘书是书记身边的第一人,只要她还想保住工作,就绝对不敢随意挑衅。

    甄秘书没有理会陈晴,而是站在了容娴病床边。

    他低头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目光空茫的小女孩儿,叹了口气说:“容小姐,车祸的事情是我们的不对,我们愿意给予赔偿,希望你我双方能够私了。”

    他语气稍显冷淡道:“对于容家的遭遇,先生表示很遗憾,愿意给你们赔偿五百万,不知容小姐意下如何?”

    容娴还没开口,陈晴便坚定的反对道:“小娴是不会同意的,拿五百万来买姑姑、姑父的命和表哥、小娴的未来,你们做梦,我们一定会告你们的。”

    甄秘书轻声问道:“容小姐也这么决定吗?”

    容娴眨了眨眼,十分干脆道:“留下支票,私了。”

    “小娴。”陈晴尖声喊道:“你怎么能要他的钱,你不想给你爸妈报仇了吗?”

    这一声顿时就让容娴的脑袋疼了起来,她很想让陈晴闭嘴,但有外人在这里,她也不敢做的太出格。

    容娴顿了顿,可怜兮兮的说:“晴姐,我要是不要这些钱,哥哥的腿和我的眼睛就没办法治了。”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