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4章 执光(5)
    听到容娴这么欠揍的话,陈晴气得想要再拧她一下,刚刚伸手却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小娴,你不是在床上躺着下不来吗?还有你的眼睛又看不见,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窝着?”陈晴疑惑道。

    陈晴眼里隐隐还有些兴奋,似乎想到曾经看到的那些小说,连忙道:“你是不是假装的,这家医院的主治医生被你买通了?你瞒着所有人就是为了示敌以弱,然后调查出幕后黑手?难道你有什么隐藏身份?比如说是某个黑道杀手?”

    容娴语气诚恳的称赞道:“晴姐,你的想象力很丰富。”

    陈晴红肿着眼睛,沙哑着声音说:“总比你们都遭难了好。”

    容娴叹息道:“我们是遭难了。”

    陈晴心里一疼,又哭了起来:“你还不如躺在床上呢,省的你过来气我。舅舅和舅妈都没了,你和表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什么后福?”突如其来的男音在耳边响起。

    陈晴吓得又差点惊叫了起来,容娴眼疾手快又捂住了她的嘴:“是容玦。”

    陈晴将自己受惊过度的心脏拍了拍,这才模模糊糊看到床上做起的黑影,试探的叫道:“表哥。”

    容玦嗓音干净道:“是我。”

    顿了顿,他强忍着难受问:“爸妈没了?”

    容娴轻轻爬上床,枕在了容玦怀里,可怜兮兮道:“哥,昨天那车祸你还记得吗?爸妈当场就没了。”

    尽管刚才已经听陈晴说了,可再次从妹妹口中听到这个噩耗,容玦只觉得脑袋好似被人狠狠敲了几下,一片空白,痛不欲生。

    他伸手捂住眼睛,无声无息的哭了起来。

    再怎么样,他也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孩子。

    明明昨日还在父母膝下承欢,一转眼却成了孤儿。

    许久之后,他才一抹眼泪,焦急的询问怀里的人道:“小娴,那你呢,你有没有事?”

    容娴靠在他怀里,慢条斯理道:“我大概是瞎了。”

    容玦手一抖,声音发颤道:“小娴,你别吓哥,你真的、真的……”

    后面的字眼他怎么都吐不出来,她的妹妹才十三岁啊,若以后看不见了……

    “真的,就像你的腿再也走不了路一样,我也再也看不见了。”容娴十分认真的胡说八道。

    容玦眼泪差点又落了下来,可正当他与妹妹准备抱头痛哭时,他的表情彻底僵住了。

    因为他这会儿才想到,刚刚自己坐起身时,明明腿都动了,还在被窝里蹭了好几下。

    为了验证心中那一线希望,容玦动作利索的将妹妹推来,咬牙从床上站了起来。

    然后,他的表情都木了。

    陈晴隐隐见到这一幕,神色也呆住了。

    “怎么回事?医生肯定的说表哥站不起来的,容娴,医生真的被你给收买了?”陈晴猛地扑向容娴,逮住人不敢置信的问道。

    容玦听到陈晴的话,隐隐也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

    他重新坐了下来,心里也顾不上悲痛,语气严肃的问道:“小娴,怎么回事?”

    容娴翻了个白眼,她就知道接了安菲的锅会很麻烦。

    然后,她兴致勃勃的开始编故事,语气充满了童稚道:“我正在睡觉的时候听到有人说话,他们好像是天都某个研究所的人,拿了两管药剂给我还有哥你喝了,说是他们的新成品,等明天这个时候他们会再过来查看效果的。”

    顿了顿,她神情自若的又补了一句:“他们说如果药剂起了效果,就会将我们带到实验室去。哥,他们是科学家吗?我长大后也要当个科学家。”

    她笑声无忧无虑道:“我本来是想跟他们说话的,可那会儿我眼睛有些疼,等我睁开眼睛能看到以后,他们又走了。哥,你的腿是不是也是他们的药剂起的作用啊,我们明天跟他们回去当科学家好不好啊?”

    容玦:好、好个屁啊。

    他们都成试验品了,再不跑就玩儿完了。

    容玦火急火燎的从床上跑了下来,就穿着病号服,什么都顾不上了,一把拉着容娴和陈晴就朝着病房外跑去。

    看过不少切片科幻小说的陈晴听到容娴的话,被自己的脑补吓得脸都白了。

    她手心都是冷汗,眼看着表哥冲向门外,连忙低声道:“外面有护士值班,还有摄像头。表哥,会不会还有人偷偷监视我们?”

    容玦心跳加快,简直要从胸口跳出来一样。

    他握了握拳,神色严肃稳重道:“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将你们安全带出去的。”

    容娴一脸纯良道:“哥,我们要离开吗?”

    容玦揪了揪她的耳朵,没怎么舍得用劲儿,口中低吼道:“你这个笨蛋,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容娴委屈:“早点说你也没醒过来啊。”

    容玦:“好,这是我的错。”

    他拉着两个妹妹,小心翼翼的避过了摄像头,走在监控死角,来到了一楼的玻璃窗前。

    “从这里翻出去,我们就自由了。”容玦带着#光明就在眼前#的神色,激动的说。

    陈晴连连点头:“表哥,你真厉害。”

    容娴眼神亮晶晶的,觉得这个#医院大逃杀#的游戏玩儿的太有趣了,她不解的说:“可是医院的大门又没锁,我们可以走正门。”

    陈晴小声的说:“走正门会被人给发现了。”

    “可这是防盗窗。”容娴语气带着小欢快道。

    容玦和陈晴的表情顿时都僵了。

    容玦抬头看了看,发现确实是防盗窗,他可疑的沉默了片刻后,说:“先回去。”

    他们躲着监控又朝着十楼爬去。

    三人气喘吁吁的重新回到病房后,容玦焦躁的走来走去,最后目光落在了两床被褥上。

    他神色一喜,喊道:“晴晴,抱着被褥跟我走,小娴跟上。”

    容娴语气满是诧异道:“哥,你折回来就是为了偷走医院的床铺?”

    容玦差点被自家倒霉妹妹给气死:“我这是给咱们创造离开的机会。”

    “可你还是偷走了医院的东西。”容娴满脸不赞同道:“你这样爸妈会生气的。”

    容玦紧紧抱着被褥,红着眼眶说:“等咱们逃出去后,我会让人将东西送回来的。”

    顿了顿,他又哽咽道:“小娴别怕,我也会想办法将爸妈接出来安葬的。”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