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执光(6)
    容玦带着两个妹妹站在二楼前,二楼的窗户没有防盗,他推开窗户,将两床被褥精准的扔了下去。

    看着地面软软的铺着四层被子,容玦咽了咽唾沫,说:“我看过了,这会儿周围没人。我先跳下去了,你们随后就来。”

    他一只脚已经伸出了窗外,可两个妹妹没有一人勇敢的站出来替他跳。

    容玦有些心酸,觉得这妹妹都白养了。

    然后,他听到容娴脆生生叫道:“哥。”

    容玦神色一暖,小娴这会儿叫住他是准备替他跳吗?他高兴妹妹贴心,但绝对不会在没有试出安全与否的时候让妹妹先跳。

    接着,他就听到容娴乖巧的说:“哥,你跳准点儿。”

    “没事,哥先……”剩下的话被容玦给憋在了喉咙里。

    他结结巴巴道:“跳、跳准点儿?”

    容娴神色忧郁道:“是啊,你要是跳到了被子外摔出个好歹,我们又不敢跳下去救你,到时候只能报警了。”

    她朝着容玦露出一个精致的笑容,好整以暇说:“不知名青年凌晨三点抱着被子在医院二楼跳楼自杀,这个头条有点儿丢人,对吧。”

    容玦今天又被妹妹给气得差点吐血。

    陈晴也被容娴的杀伤力给吓到了,她悄悄朝着容玦的方向挪了两步,干巴巴道:“表哥,你小心点儿。”

    容玦叹息,晴晴这才是好妹妹的正确打开方式。

    他扶着窗框,两只脚都掉在了窗外。

    然后他扭头看向容娴,露出一个惨淡的笑颜,戏很多的说:“小娴,我爱你,愿意付出生命。没有了你,我活着都了无生趣,好似一具行尸走肉。小娴,你愿意在我跳下去之前,给我一个拥抱吗?”

    容娴特别冷酷无情道:“不愿意,你快跳吧,一会儿天都亮了。”

    容玦仰天露出一个悲痛欲绝的表情:“这世间,最不可以相信的果然是爱情。”

    然后,他嗖的一下就跳了下去。

    ‘嘭’一声响,吓得陈晴死死闭上了眼睛,不敢朝楼下多看一眼。

    容娴嘴角一抽,容玦吃的那颗疗伤丹丹效都没过去呢,就是给摔残了,片刻的功夫也给长好了,更何况这么短的距离呢。

    楼下隐隐传来倒吸凉气的声音,容玦鬼鬼祟祟的声音在下面响起:“小娴,晴晴,我没事,你们两个谁先跳,我在下面接着你们。”

    容娴看了眼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陈晴,嘴角一勾,伸手将人拽起,就朝着窗户外塞去。

    让这家伙一直气她,哼哼。

    陈晴双手死死扒住窗框,凄惨的嚎道:“不,我不下去,我不下去,你放过我啊,你放过我,呜哇~”

    好在这家伙也知道不能吵醒了别人,一直小声的嚎着。

    容娴伸手去掰她的手,陈晴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好似谁对她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一样。

    啧,戏精。

    容娴有些不耐烦的在陈晴胸膛一拍,陈晴一个倒栽葱就朝后跌倒而去。

    她手脚并用,也爬出窗户,坐在了窗台上。

    ‘嘭’又一声响,容娴低头看去,便见抬手接人的容玦直接被陈晴给压在了地上。

    容娴:“……”就知道容玦靠不住。

    容娴手掌在窗台上一拍,人便朝着地上落去。

    眼看就要砸在地上,她手一撑,在地上打了个滚,满头草屑的站起身,若无其事道:“你们两个没事吧?”

    容玦:“没、没事。”妹妹她好像是个高手。

    陈晴:“小娴,你真不是黑道杀手吗?”

    容娴哼笑一声,说:“哥,我们该走了。晴姐,你抱着被子回医院吧。”

    陈晴:?!

    容玦站起身拍了拍土,很是皮糙肉厚的说:“是啊,晴晴你回医院吧。我们两个跑了没事儿,你跑就说不过去了。”

    他凑上前支招道:“那些科研人要找的是我和小娴,你只是一个普通人,趴在床边睡一觉醒来发现我们兄妹不见了,你什么都不知道别人也没办法。而且爸妈的遗体还在医院,我们还需要你将爸妈接出来安葬。”

    陈晴沉默了许久后,愤怒的给了这无耻的兄妹一人一脚,低吼道:“你们两个混球完全可以不让我跳,我现在跳出来了你们又让我回去,没见过你们这么不要脸的。”

    容娴身形一闪躲开了,容玦心虚的被踹了一下,讪讪道:“那会儿不是一着急就给忘了吗?”

    她拍拍陈晴的肩膀,语气沉重道:“我们这一走不知生死,晴晴,保重。”

    陈晴被他的话感染的心头一沉,差点又哭了出来。

    在原地站了许久后,陈晴哭丧着脸艰难的抱着被子朝着医院走去,特别的光明正大。

    她一抹眼泪,想着天亮了以后警察和甄秘书来不来,如果来的话,她还要哭着让障事者去坐牢。

    犯了错的人就要受到惩罚,谁都不能逃掉,就算他们不是故意的也不行。

    呜呜,他们一定要坐牢,那群人渣。

    陈晴呜呜咽咽的哭着,边哭边等着电梯。

    空荡荡的医院回音特别大,将起夜的病人和陪床都吓得够呛,连忙跑回床上瑟瑟发抖。

    容玦拉着容娴的手跑远了以后,这才慢了下来,说:“幸好跑开了,不然晴晴生气了又要踹人。”

    容娴忍俊不禁,眨眨眼疑惑的问道:“哥,我们现在去哪儿?”

    容玦斩钉截铁的说:“回家,我们拿些衣服和卡,哥带你逃到国外去,我就不信那些研究的人敢去国外光明正大的抓人。”

    容娴脚步微顿,笑容满是得意,语气特别熊的说:“哥,我说的研究所一事是骗你的。”

    容玦一听这话,左脚绊右脚将自己给摔了个狗吃屎。

    “容娴!!”容玦吼道。

    他一脸灰的从地上爬起来,摸了摸蹭破皮儿的地方,发现不出所料又恢复了,神色凝重道:“不,你说的是真的,不然我的身体如何解释。”

    车祸时他被压断双腿的剧痛根本不可能忘掉,他醒来时已经做好了残废的准备。没想到他却完好无损,所以他才对妹妹说的话深信不疑。

    容娴站在原地,可爱的对了对手指,目光诚恳的说:“因为你吃了仙丹啊。”

    容玦:“呵呵。”他宁愿相信自己被灌了研究所的药剂。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