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 执光(7)
    ,精彩小说免费!

    容玦坚决不相信容娴的仙丹说辞,他觉得妹妹一定在驴他。

    他拉着容娴等到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家里地址后,便闭目等着到目的地。

    这座城市的夜晚并不拥堵,不过半个小时时间,他们已经来到了家门口。

    看着熟悉的家门,容玦一抹脸,苦笑道:“明明我们是一家人出去的,等回家来却只有我们兄妹二人。”

    他转身一把将容娴抱住,眼泪流了下来:“小娴,以后我只有你了,只有你了。”

    容娴知道他心中难受,也任由他抱着。

    五分钟后,容娴板着脸道:“哥,你把家里的钥匙丢了?”

    容玦讪讪的松开手,无奈道:“车祸以后,我的东西都丢了。”

    容娴目光在门前扫了一眼,走到一旁的花盆前,将花盆挪开,一串钥匙映入眼中。

    容玦连忙将钥匙捡起来,声音沙哑道:“222原来爸妈他们一直都将家门钥匙给我留着。”

    他紧紧握着钥匙,沉默了片刻后,将房门打开。

    家里还是昨日那么温馨,他洗干净的衣服被晾在阳台上,书桌上还有爸爸那一沓教案,楼下妈妈的钢琴也干干净净。

    他恍惚见到了妈妈坐在钢琴前教妹妹弹琴,父亲坐一旁为他辅导功课。

    “哥。”容娴叫了一声。

    容玦回过神来,说:“收拾东西吧。”

    容娴:“……”

    容娴清了清嗓子,十分干脆的说:“哥,没有研究所,也没有什么试验药剂,在医院里我都是骗你的,我们不需要收拾东西背井离乡啊。”

    容玦十分认真道:“小娴,我知道你舍不得家,我也舍不得,但为了我们的安全着想,我们必须离开。”

    顿了顿,他态度十分坚决道:“就算你再怎么编谎话我都不会妥协的。”

    容娴表情实在一言难尽,她忽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她目光在房间绕了一圈,然后走到了厨房,拿了一把水果刀就跑了出来。

    容玦顿时被吓得瑟瑟发抖:“小、小娴,有话好好说。”

    容娴弯弯眉眼,笑得像个小天使一样,说:“哥,别怕,我会很轻的。”

    容玦背靠着墙很怂的说:“不不不,不用了你。”

    容娴掸了掸刀背,叹道:“哥,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呢,这可真是让我伤心啊。”

    容玦差点飙泪,他不过是去了国外几年,回来后妹妹怎么变病娇了。

    他颤巍巍的,整个人怕的不行:“道、道理我都懂,你先放下刀。”

    容娴在眼皮底下翻了个白眼,猛地伸手用刀子在容玦手上划了一个小口子,这才不紧不慢道:“你看,伤口愈合不了呢。”

    等死的容玦:“……”差点吓死他了。

    他将手指头放在眼前瞪着,两分钟后,容玦有气无力道:“小娴,找个创个贴给我啊。”

    容娴抿嘴一乐,直接笑了起来。

    她将水果刀放在茶几上,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软软的十分舒服:“我们不走了?”

    容玦看了眼茶几上亮闪闪的水果刀,摇摇头道:“不走了不走了,伤口没有自动愈合我也放心了很多。”

    说到这里,他好像想到了什么,连忙去翻家里的银行卡,连夜打电话让人给他送轮椅。

    容玦知道自己伤势一夜痊愈的消息不能传出来,买来轮椅先遮掩着。

    容娴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道:“哥,你要骗人吗?”

    容玦条件反射道:“没有。”

    容娴一针见血道:“你不但骗人,还说谎。”

    容玦很是能屈能伸道:“我错了。”

    容娴这才满意的点头,她随手从怀里拿出一直随身携带的支票,轻飘飘的递给容玦,神情自若道:“顺便给我买一根盲杖。”

    容玦:说好的不能骗人呢。

    他愤愤的接过支票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

    “五、五百万?”容玦的声音都有些破音了。

    容娴声音漠然道:“没让你花。这是害死爸妈的人给的赔偿。你将这张支票保管好了,等那五家人死了人,一家送一百万。”

    容玦手一抖,攥着支票红着眼睛说:“小娴,你可不能犯法。”

    容娴抄起身后的靠枕就砸了过去:“就我这小身子板儿,我能犯什么法。”

    容玦顺手接过靠枕嘿嘿一笑,说:“去睡吧,一会儿天就亮了。”

    天大亮以后,容家兄妹还在睡觉,医院乱了起来。

    林轩带着安菲和高海坐着警车快速来到了医院,见到坐在病房的陈晴和医生护士,问道:“怎么回事?”

    陈晴白着脸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一觉醒来他们就不见了,林警官,您一定要找到他们。”

    说到伤心处,她呜哇一声哭了起来:“我舅舅和舅妈先被人害死了,表哥表妹现在也不见了。林警官,肯定是那群人渣败类干得,你一定要将他们绳之以法啊,呜呜~”

    她张口就给甄秘书那伙人一个黑锅,眼泪滴滴答答的流着,可怜的不得了。

    安菲看着空荡荡的病房,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又赶紧遮掩了起来。

    她以为容娴会想办法不让医生检查,没想到她直接与她哥离开了医院。

    但这一离开,又成了失踪案件,看着队长和医院上火的模样,安菲:“……”良心有点儿疼。

    林轩目光锐利的看了眼病床,目光落在了床褥上一滩滩污渍上,仔细检查了下才发现这只是普通的泥土。

    但好好地被褥怎么会有泥土呢。

    他跟着院长调看了昨夜的监控,监控上完全没有容家兄妹的身影,但陈晴……

    他看着凌晨三点监控里那被四层被子挡住了脸的人,意味深长的瞥了眼红着眼睛的陈晴,问:“陈晴,他们去哪儿了?是谁将他们带走的。”

    陈晴哭哭啼啼道:“我不知道呜哇,我睡醒他们就不在了。”

    林轩语气犀利道:“说谎。”

    陈晴身体一僵,林轩刚准备再次逼问时,有消息传来,说失踪的兄妹已经回到了容家。

    林轩立刻带着队员和陈晴就朝着容家赶去。

    当容家大门打开,容娴穿着裙子懒洋洋靠在门口时,林轩等人都瞪大了眼睛。

    没想到这对兄妹真回到了家,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医院监控压根就没有他们的身影,难不成他们还会飞天遁地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