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 执光(9)
    ,精彩小说免费!

    大学食堂内,吕可曼猛地将筷子扔了出去,一脸晦气的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陈晴,厉声喊道:“陈晴,我说过让你不要再出现我面前,你听不懂吗?”

    陈晴眼眶通红,呜呜咽咽道:“你害死了我舅舅和舅妈,害得我表哥双腿走不了路,害得我表妹再也看不见了,只要你一日不去自首,我就一日不会离开。”

    看着周围同学指指点点的神情,吕可曼气急败坏:“我家里可给了你钱的。”

    她语气危险道:“莫非你想说话不算数?”

    陈晴捂脸痛哭道:“那钱我会还给你们的。我亲人的命不是你们这些臭钱就能买的,你们犯了法就该去坐牢。”

    “做梦。”吕可曼嗤笑一声,带着身边两个跟班冷笑着扬长而去。

    然后,在食堂众人怜悯的神色下,陈晴转身朝着她追了过去,手下利索的将吕可曼的行踪朝着容娴发了过去。

    坐在家中沉迷开黑不可自拔的容娴一刀砍翻了容玦操纵的小人,懒洋洋的站起身说:“你玩儿吧,我出去买些荔枝回来。”

    容玦颓废的摆摆手道:“去吧去吧。”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游戏里的小人,完全想不明白才学打游戏的妹妹怎么就走位风骚操作犀利来着。

    容娴打理了下自己,将一本心理学和催眠的书放在了书桌里,撑着遮阳伞就出门了。

    她每每遇见摄像头便压低了遮阳伞遮住了自己,随着她的脚步前行,手腕上的铃铛也响个不停。

    容娴顺手扶了位差点绊倒的老人,温声说道:“小心些。”

    伴随着铃铛声离开后,老人的媳妇追上老人,道:“妈,你走慢点儿,别摔了。”

    老人笑笑说:“没事,就算我摔了也有好心人扶的,刚才……”

    她神情茫然了一瞬,刚才怎么了?

    罢了,想不到就不想了。

    容娴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陈晴说的酒店外。

    仰头看着富丽堂皇的酒店,容娴嘴角的笑意更明显。

    这就是吕可曼准备带着跟班来吃饭的地方啊,果然是有钱人呢。

    她靠在树上十分耐心的等候着,十分钟后,一辆华丽的轿车停在了酒店门口。

    容娴侧头看去,便见吕可曼三人趾高气扬的走了出来。

    容娴垂眸一笑,撑着伞朝着吕可曼走去。

    随着铃铛声响,吕可曼的脚步一顿,神情略显僵硬的朝着身边二人道:“你们先去点餐,我打个电话。”

    “好,可曼你快点儿啊。”

    二人离开以后,吕可曼转身朝着容娴的方向走来。

    容娴脚步不停,一直走到了吕可曼身前,铃铛轻晃,她低声说了什么后,二人很自然的擦肩而过,好似只是陌生的过路人一样。

    容娴走远了以后,吕可曼回过神来,嘟囔道:“刚才要给谁打电话来着,我怎么忘了。”

    吕可曼也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抬步朝着酒店而去。

    容娴在附近的水果店埋了一袋荔枝后,唇角噙着笑意的看了眼酒店,转身离开。

    两天后,警局接到电话,吕董事长的大女儿吕可曼在庆阳路出了车祸,当场车毁人亡。

    吕家和警局查来查去,都是吕可曼飙车去玩儿,结果将自己给作死了的结果。

    容家,容玦听到陈曼传来的消息后,心中咯噔一跳,忙跑到客厅来。

    看到容娴正在做暑假作业,神情严肃的问:“小娴,你告诉我,陈曼出车祸的事情跟你有关系吗?”

    容娴十分不悦道:“我作业这么多,哪儿有时间做坏事。”

    容玦:“……”满腔的紧张焦虑瞬间就没了。

    下午,容娴随手将笔扔掉,愤愤的想要撕掉面前的练习册。

    作业太多,都耽搁了她找事儿的时间。

    她拿出手机,手掌在手机上一拂,紫芒闪过。

    容娴搜索了下位面红包群,她一点便直接进去了。

    将群成员都看了一遍,容娴快速的打着字。

    红包群瞬间沸腾了起来。

    容娴没有搭理这些人热情的讨论她的身份,她直接私聊高三狗。

    她随手在桌上一拂,作业瞬间打包变成一个红包发给了高三狗。

    某个位面接到作业的俊朗青年收到作业后,表情实在一言难尽。

    他翻看了下作业后,艰难的在手机上大字道:

    解决了作业后,容娴一身轻松道:

    青年低头看着练习册上的信息:阳光初中初一年级三班,容娴。

    青年:“……”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警局,翻出手机习惯性看了眼红包群的安菲:“……”妈耶,这群居然有群主!

    没了作业的容娴简直一身清爽,她刚笑了两声后,身体就僵住了。

    不用写作业也值得她高兴吗?

    这个世界简直有毒。

    在容玦假装残废的时间里,陈晴的妈妈风尘仆仆的从另一个城市赶了过来。

    他们帮忙料理了容家父母的丧事后,想要将两个无依无靠的孩子接到自家去居住。

    但容娴和容玦都放弃了,白姑姑无奈,只能再三叮嘱让陈晴好好照顾二人,这才回去了。

    等家里的琐事全都做完后,时间已经过了半个月。

    容娴坐在咖啡厅悠闲的看着对面的赵氏集团,待看到赵毅成吊儿郎当的出现后,容娴眨了眨眼,明亮的眼睛瞬间变得黯然空洞。

    她拿起身边的盲杖,在服务员热心的帮助下,跟以往一样慢悠悠的走了出去。

    她走的不快不慢,却恰恰好的挡在了赵毅成的车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