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章 执光(11)
    ,精彩小说免费!

    警局内,林轩小队的警察坐在会议室内,孙局长坐在最上首。

    他神色凝重道:“早上的车祸查出了什么?”

    安菲回道:“我们查到江少和文少昨夜开车从夜总会离开,按理说早该回到住所的,但诡异的是今早他们却在庆阳路出了车祸。”

    高海翻了翻现场拍的照片和法医的陈述,结合专业人士检车车辆的陈词,说:“车辆因车祸碰撞出来的痕迹外,并无异样。江少和文少的尸检显示他们体内除了有少许酒精成分外,十分正常。”

    孙局长黑着脸道:“也就是说,这次与前两次一样,都是意外情况?”

    林轩神色严肃道:“确实如此,但就是因为意外,反而有些问题了。”

    顿了顿,他说道:“不管是吕大小姐还是赵三少,以及江少、文少,他们都是在庆阳路发生的车祸,而半个月前,他们四人和书记家的公子在庆阳路撞死了人。”

    孙局长回想了下,不确定道:“是容家?”

    林轩点点头:“容氏夫妇当场死亡,哥哥容玦双腿残废,妹妹容娴双目失明。”

    孙局长神色一整,立刻吩咐道:“林轩,你安排人暗中保护张跃。高海,你和安菲去查那对兄妹,我怀疑此事与他们有关,即便不是他们做的,也是为他们报仇的。”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穿着警服的娃娃脸青年神色凝重的走了进来,直接朝着孙局长道:“局长,有新的情况传来。有目击证人称,她开车路过庆阳路时,曾与江少的车擦过。她不经意间发现江少和文少的情况有些不对。”

    孙局长和林轩立刻站了起来,问:“怎么个不对法儿?”

    “我们将目击者的行车记录仪取来检查过了,上面拍摄到江少和文少的神情僵硬,目光呆滞,好似失了神志一般。初步鉴定,他们疑似被催眠了。”娃娃脸说道。

    孙局长脸色一变:“看来已经可以确定是谋杀案了,立刻调查与死去四人接触过的人,重点监察与他们有过节的。”

    警局在进入紧锣密鼓的审查时,安菲与高海来到了容家。

    放了暑假以后,陈晴去外面打工,家里只剩下容家兄妹俩。

    容娴将二人迎进来后,一脸纯良的问:“二位警官是来看望我和哥哥吗?”

    安菲对上那双暗淡空茫的眼神,却知道她已经被自己的药治好了,但她却装的这么像,不知情的人压根就不会相信她能看见。

    高海轻咳一声,拿出录音笔询问道:“最近出了几起车祸,我们是来询问一些问题的,还请容小姐配合。”

    容娴将盲杖放在一边,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双膝上,脊背挺直,乖巧的让人心软:“好。”

    高海轻咳一声,问:“七月九日下午五点,你在哪儿?”

    容娴自己回想了下,说:“在家里与我哥打游戏。”

    话音落下,身后有声音传出。

    安菲和高海回头看去,便见青年穿着白衬衫坐在轮椅上慢慢推了过来,他腿上盖着一件薄薄的毯子,看上去十分帅气,却又十分让人可惜。

    “二位警官好。”容玦平静的打招呼,看上去冷淡疏离,却又带着淡淡的骄矜,一股校园学霸校草的高智商气场扑面而来。

    容娴微微侧头唤道:“哥,二位警官来查案。”

    容玦看了眼妹妹,朝着安菲和高海道:“若有需要配合的地方,我们义不容辞。”

    安菲的目光略过青年的双腿和挺直的脊背,眼神闪了闪。

    高海看了看容玦,继续询问了几个问题。

    等问完了后,安菲忽然开口道:“发生的这三起车祸,共死了四人,他们都是半个月前害你们发生车祸的人。”

    容玦放在腿上的手猛地攥紧,强撑着平静抬头看向安菲。

    倒是容娴一脸若无其事,她眨了眨眼,嘴角扬起一个欢快的笑容,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道:“天道好轮回,坏人总会有报应的。”

    几人顿时愕然,连容玦都不知不觉松了手,目瞪口呆的朝着妹妹看去。

    容娴眉宇间一派干净,她正义凛然道:“总有人以为有了钱和权就可以为所欲为,日天日地,好似这天地已经装不下他了,却不知正义可以迟到,却永远不会缺席。”

    然后她眉眼一弯,笑得像个小天使一样,说:“当初五个人,还剩下一个了。如果他也死了,爸妈的仇也就报了。”

    安菲猛地站起身道:“容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啊,我很认真的在诅咒他们。”容娴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安菲嘴角一抽,被噎住了。

    两位警察问不出什么后,也只能悻悻离开。

    家里重新只剩下兄妹二人后,容玦直接从轮椅上蹦了起来,絮絮叨叨道:“小娴,你刚才怎么能那么说,你就不怕他们怀疑你吗?管住你那欠揍的嘴很难吗?你简直要气死我啊。”

    容娴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撑着下巴慢吞吞道:“哥,你猜猜最后那人何时会死?”

    容玦呼吸一重,死死盯着容娴,一字一顿道:“你知道?”

    容娴朝着他眨了眨眼,模棱两可道:“或许吧。”

    不等容玦再问,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

    刚说了两句后,容玦的脸便阴沉了下来。

    等他挂掉电话后,见到容娴漫不经心的模样,胸中的火气噌噌的朝上冒:“晴晴可真是出息了啊,居然跑到酒吧去当服务员,还把酒泼到了客人脸上,这会儿被老板扣住让我过去领人。”

    他气恼的厉害,粗生粗气道:“一个两个的,尽都是不省心的。”

    在他还生气的时候,容娴已经将盲杖拿在手中,悠闲的朝着门外走去。

    “你干嘛去?”容玦心里警惕,面上也紧张了起来。

    容娴顺手从旁边的架子上拿出一个墨镜带上,疑惑的说:“去接晴姐啊,难道你准备让酒吧老板将晴姐扣住?”

    容玦:“并不是,可你去……”

    容娴一本正经的曲解着他的意思,笑容甜蜜又无奈:“我知道哥舍不得我离开,真是拿你没办,你也太粘人了些。”

    容玦:“……”

    容玦心底顿时生出一股无力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