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流光
    容娴意识回到了身体内,在寝宫内睁开眼睛。

    她靠在床上,目光透过窗户隐隐看到外面守护的禁军。

    容娴揉了揉额头,发现神魂的创伤已经好了很多,起码不会动不动就头疼了。

    她嘴角微扬,心情好了许多。

    在小世界内,她与容玦的危机没有了以后,便与容玦搬到了另一座城市重新开始。

    她一直守在容玦身边,看着容玦娶妻生子,又见他因自己妹妹一生未嫁遗憾而去,这才抽身回来。

    在床上躺了片刻,容娴索性也不睡了。

    她刚刚起身,门外听到动静的倚竹便带着宫女走了进来。

    在她们的服侍下,容娴挑了一件紫裙穿上,朝外走去:“华卿呢?”

    倚竹见陛下一身便服有些眼疼,但陛下的决定不是她可以左右的,便果断认怂,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听到陛下询问,倚竹声音柔婉道:“华总管在忙着宴请各方使者的事情。”

    容娴点点头,双手抄进袖中,慢吞吞道:“晚宴时辰未到,你陪朕走走吧。”

    “诺。”倚竹规规矩矩的跟在陛下身后沉默不语。

    出了希微宫后,左拐绕过御花园,假山流水间的望月阁便是宴会所在之地。

    距离宴会还有一个时辰,但很多大臣已经带着妻子子女到了。

    他们扎堆的在一起聊得开心,贵女们在一起谈天说地,世家子弟偶尔比拼下修为学识,

    容娴站在花树边上静静地看着一派热闹的场面,装模作样的感慨道:“年轻就是好啊。”

    感受着他们体内的气运,容娴莫名的笑了笑。

    倚竹嘴角一抽,别以为她不知道陛下今年只有二十四岁!

    不过,陛下故作老成的模样也很有趣啊。

    忽然,容娴朝着前方看去。

    只见一位穿着贵气的女子带着一群贵女袅袅而来,她们说说笑笑,看上去关系特别好。

    远远看到容娴,卜梦来轻咦一声,这姑娘气质不错,姿态从容,身后还跟着一位品级极高的宫女,那宫女脸上的恭敬之色毫不掩饰。

    难道她是世家深藏的嫡女?

    卜梦来走上前,露出一个友善的笑意,道:“这是哪家的妹妹,我怎么从未见过?”

    倚竹刚想要出声,容娴侧头扫了她一眼。

    倚竹会意,后退一步,低眉顺眼不说话了。

    容娴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一脸纯良道:“我才来乾京不过两个月,姑娘没见过我也很正常。”

    从小千界到中千界,中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但还真没两个月。

    卜梦来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刚来乾京的?

    难道是哪位郡守家的小姐或者是驻边将军家的小姐?

    她与身边的几人对视一眼,继续说道:“我是卜家嫡女,不知妹妹是哪家的小姐,如何称呼?”

    容娴一听到‘卜’这个姓氏,蓦然想到在小千界时,紫薇城主清波为了破坏石桥涧郁氏的保护禁制得到剑帝精血,将凤家、卜家、齐家三族人尽数血祭。

    没想到中千界还有这三族人存在,想来小千界的三族人应该只是旁支吧,很可能还是当初容朝遭遇危机时,与她们容家旁支一起送下界的。

    容娴幽幽叹了口气,这些送下界的支脉下场都不怎么好啊。

    她看向卜梦来,温声说道:“我不是哪家的小姐,你唤我一声大夫便可。”

    卜梦来:“……”

    见小伙伴尴尬,风吹雨摸了摸缠在腰间的鞭子,一脸凶巴巴的解围道:“你骗人,你一个大夫怎么能随意在宫中行走?”

    她上下打量了下容娴,满脸怀疑道:“你还没有修为。”

    听到最后这句话,卜梦来和她身旁的齐冰好似想到了什么,身体一震,看向容娴的目光带着不可置信和审视。

    似乎是察觉到二人的视线,容娴侧头朝着她们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语气诚恳的说:“我从不骗人,今夜举行晚宴我在宫中随意走动,往日倒是没有。”

    嘛,往日她不是在书房办公就是在寝室修炼,或者就是在书房学习,倒是没有闲心胡乱走动。

    不过如今看来,四处走走也是蛮好的,起码能看到这些娇娇俏俏像花儿一样的姑娘,这实在是让人赏心悦目。

    容娴眉角眼梢尽是愉悦,轻笑一声自然而然的忽视了风吹雨的疑惑,好整以暇的问道:“你们准备去哪里?可否带我一起?”

    卜梦来想都不想的应道:“当然可以。”

    若这位真是新帝,她可不敢拒绝了。

    邵玲儿一脸单纯的走到容娴身边,伸手扯了扯容娴的袖子,卜梦来和齐冰看到她‘大逆不道’的动作,眼皮子跳了跳。

    不等她们阻止,便听邵玲儿开心的说:“我们正准备去流光阁看那些才子斗诗斗武呢,妹妹一起去也好,人多了热闹。”

    卜梦来二人倒吸了一口气,邵玲儿这货能有点儿眼色吗?妹妹这个称呼是谁都敢乱叫的吗?

    也唯有头脑简单的风吹雨没有多想了。

    容娴倒是没有生气的意思,她任由邵玲儿拉着自己的衣摆,笑道:“那就走吧,我也想看看他们是怎么比的,想必一定很有趣。”

    她饶有兴趣的带着倚竹朝着前方走去,卜梦来几人连忙跟了上去。

    几人刚刚来到流光阁时,场中的气氛正热闹呢。

    容娴站在不远处看着两位青年正是比试拳脚功夫,皇宫禁法,他们使不了修为,便用这种方式来玩闹。

    一蓝袍和一青袍的青年你一拳我一脚,打的好不热闹,从中也看的出来,他们也是有真才实学的。

    忽地,青袍青年脸色一变,忙后退了两步躲开了蓝袍青年的下三路攻击,一脸后怕道:“田超,你也太无耻了。”

    田超哈哈大笑,嘚瑟的拍了拍衣摆,强词夺理道:“兵不厌诈啊,能打到敌人便是好招,谁还管你用了什么手段啊。刘元辰,你小子还是这么古板不知变通,一点儿都不像你那黑心的爹。”

    刘元辰咬牙切齿道:“你爹才黑心呢。”

    亭中正坐着下棋的邵景寻忍俊不禁道:“这俩人凑在一起总是能吵起来。”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