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领谕
    岳战懒洋洋的靠在柱子上,嘴里嚼着狗尾巴草嗤笑道:“元辰那小子每次都吃亏,还不长记性的老爱朝田超身边凑。”

    邵景寻对面,风岚白皙的手指夹着黑子落下,目光专注的盯着棋盘,嗓音带着低沉的磁性:“怕是又被人给推出去的。”

    邵景寻听到风岚的话终是没忍住笑了起来,他抬头朝着场中看去,见到许多世家子弟都围着刘元辰二人,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忽然,他的视线停在了不远处,讶然道:“我妹妹也来了。”

    他嘴角勾起,说道:“吹雨和梦来、冰儿也过来了,可惜这会儿齐兄、卜兄还在禁军中值班呢。”

    风岚见邵景寻的心思没在棋盘上,也不下棋了,他的目光落在风吹雨身上,笑容宠溺的说:“她们最喜欢热闹了。”

    岳战哼哼道:“你们这是欺负我没妹妹。”

    邵景寻眼里闪过一丝得意:“有能耐你让岳都尉给你弄个妹妹出来啊。”

    岳战目光游移了一瞬,这事儿他还真不敢。

    风岚忽然说道:“在吹雨她们身边的那位姑娘似乎有些眼熟。”

    邵景寻和岳战连忙抬头看去,见那一身紫裙尊贵不凡的女子,微微皱眉。

    “我也觉得有些熟悉。”邵景寻道。

    岳战猛一拍大腿,龇牙咧嘴道:“她是陛下。”

    邵景寻和风岚一怔,随即细细看了眼容娴,说:“确实是陛下。”

    登基大典告祭天地之时,他们便在祭台下远远见过陛下一面。

    似乎察觉到有人窥伺,正兴致勃勃观看前方比斗的容娴猛地抬头朝着高处看去,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敛起所有的柔和,一瞬间的气质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整个人就像一把出鞘的利刃,周身都是冷厉的冰凉和威严。

    待看到是几位无害的世家子弟后,她眉眼一弯,脸上带着浅浅的,温柔的笑意,仿佛春风,温暖又温柔。

    正面目睹陛下变脸如翻书的几人:“……”

    风岚朝着陛下拱了拱手,见到陛下移开了目光后,才感觉到身上那股强大的压力消失。

    岳战艰难道:“我们的陛下确实是体弱多病的凡人?”

    驴他呢?

    哪个凡人是陛下那模样,岳战被吓得战战兢兢。

    嘤,陛下她超凶。

    邵景寻可疑的沉默了下,说:“难道是有人恶意中伤陛下,才传出了这等谣言?”

    风岚:“……你脑子都塞满了稻草吗?”

    这事儿他们长辈亲口说的,难道是长辈们在恶意中伤陛下?

    想想都不可能,好吗?

    邵景寻这时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讪讪一笑,目光悄悄的朝着妹妹的方向看去。

    “怎么了?”风吹雨察觉到容娴有一瞬间的不对劲,出声询问道。

    虽然她还是那副凶巴巴的样子,但语气里的关心很明显。

    容娴嘴角的笑意加深了许多,意味深长道:“刚才我还以为会看到不长眼的老鼠,没想到只几只名贵的猫咪。”

    邵玲儿连忙道:“在哪儿呢?我最喜欢猫猫了,妹妹快带我去瞧瞧。”

    容娴拍拍她的脑袋,笑道:“已经跑远了,下次我要是再看到,就送你一只。”

    邵玲儿遗憾的点点头:“嗯,你可千万别忘了啊。”

    卜梦来朝着陛下刚刚看的方向看去,一眼就看到亭子内的三位世兄,脸上的表情顿时就木了。

    “穆恩,切磋切磋,如何?”一身剪裁合身武服的男人气势凛然的走了过来。

    挡在他前面的人不由自主的为大佬让路,神情都带着崇拜。

    “是我哥。”卜梦来忽然说道。

    齐冰脸色微红道:“卜大哥依旧这么强势。”

    卜梦来无奈道:“我哥与元辰是好友,听说一个多月前,穆家的穆恩、安乐侯家的庞连和长青侯家的秦楠三人设计陷害元辰,我哥这次是给元辰出气呢。”

    虽然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但她哥当时的脸色实在是恐怖。

    后来听说那三人在丰郡犯了事儿,被侯郡守给关进了大牢,便悄悄派人将秦楠、庞连和穆恩三人腿打折了。

    秦楠丢了世子之位,庞连也直接家里放弃,唯有穆恩靠着白家的关系好端端的回到了京都。

    容娴听到她的话目光闪了闪,这事儿还是白慕离因不满先帝赐婚在背后指使的呢。

    想到这里,容娴小心眼儿看向卜辞,朝着身后的倚竹招了招手。

    倚竹立刻上前,低声道:“请您吩咐。”

    容娴在她耳边轻声吩咐了一句后,倚竹恭敬的应了一声后,朝着卜辞走去。

    身边几人顿时好奇的朝着倚竹看去,然后便见到倚竹来到了卜辞身边。

    “中护军,请稍等,陛下有口谕传来。”倚竹传音道。

    卜辞脚步一顿,目光直直地刺向倚竹,发现这人确实是宫中大宫女,这才稍稍收敛了些。

    他拱手一礼,神色严肃恭谨道:“臣恭请上谕。”

    倚竹轻咳一声,道:“陛下口谕,希望以后再也没有穆恩这个人。”

    卜辞瞳孔猛地一缩,陛下这是要杀了穆恩。

    当初元辰被设计后,他也是看出元辰的不对劲才逼问了他,从元辰口中得知前因后果后,他直接抹了把冷汗。

    幸好陛下大度没有计较元辰的犯上。

    至于穆恩三人,从他们设计陛下时便没有活着的必要了,唯有穆恩是白夫人硬是用人情救了穆恩。

    穆恩若是不出现在陛下眼前便罢了,陛下可能还真将他给忘了。

    偏偏他没脑子的又出来刷存在感,陛下不弄死他弄死谁呢。

    卜辞沉声应道:“臣领谕。”

    倚竹完成了任务后,便转身离开。

    卜辞目光看向神色有些惊慌的穆恩,冷笑了两声:“穆恩,请吧。”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狗胆包天的敢设计陛下,没命了也活该。

    倚竹回到了容娴身边后,依旧低眉顺眼一声不吭。

    卜梦来和齐冰频频看向她,从刚才卜辞恭敬的态度看来,这位自称大夫的女子应该是尊贵的陛下。

    不过陛下刚才吩咐了何事?

    卜梦来和齐冰想知道却又不敢问,心里像是被小猫爪子挠了一下又一下一样。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