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罢休
    卜梦来和齐冰很快便不纠结了,因为她们看出来了。

    比斗场中,世家子弟只是切磋,双方比试点到即止。

    但卜辞与穆恩的切磋完全是生死斗,是卜辞将穆恩往死里打。

    为双方鼓气的众人看到这一幕,觉得有些不妙,嘈杂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卜梦来了解她哥哥,知道卜辞就算看不顺眼穆恩,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

    能促使哥哥这么做的,唯有——陛下。

    她下意识朝着容娴看去,难道是陛下下令让哥哥杀死穆恩吗?

    察觉到她的目光,容娴微微侧头,朝着她『露』出一个温软的笑容:“梦来姑娘有何指教?”

    卜梦来勉强扬起笑脸,说:“没有,没有。”

    只是说句话的功夫,卜辞右手握拳,狠狠地击打在穆恩的脑袋上。

    穆恩脑袋一晕,不等他反应过来,卜辞凌空翻起,身影与地面平行,双脚踢在了穆恩的胸口,将一股气劲打进了穆恩的心脉。

    穆恩吐了口血倒飞了出去,目光惊恐的看了眼落在地上淡淡看着他的卜辞,胸口一疼,昏死了过去。

    场中一片静悄悄的,众多世家子弟一直都知道卜辞行事作风冰冷果决,能动手绝不瞎哔哔,一直都是他们心中的大佬。

    没想到今日大佬的强大气场又创新高。

    穆家的嫡子穆允得到消息后,忙带着几位同伴过来,一见他低低成了这副模样,冷着脸朝着卜辞道:“卜辞,你什么意思?说好的只是切磋,你居然下如此毒手。”

    卜辞冷漠道:“他并未认输。”

    众人:“……”

    众人暗搓搓记住,以后跟大佬切磋一定要及时认输,不然就跟穆恩那个傻蛋一样,半死不活了。

    唯有了解卜辞的人清楚,他以往下手虽然重,但也是有分寸的,不想这次,很明显就是冲着要穆恩的命去的。

    穆允显然不接受这样的理由,即便弟弟与他因争权势争斗不休,但在外他们是一体的。

    卜辞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他弟弟打成这样,若他没点儿表示,父亲都不会放过他。

    “我们穆家绝不会善罢甘休的。”穆允带着人抬着穆恩快速朝着宫外走去,顺便去太医院请了御医。

    容娴知道穆恩这一出宫,一时三刻便会没命,顿时心情清爽了起来。

    她就喜欢干脆利落的弄死仇人。

    “陛下,时间差不多了。”倚竹忽然道。

    她的声音没有掩饰,卜梦来几人都听到了她的称呼。

    卜梦来和齐冰因为早有猜测,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而邵玲儿和风吹雨就二脸懵『逼』了。

    容娴看了看天『色』,发现确实快到了晚宴时间,她笑『吟』『吟』道:“走吧,先回寝宫。”

    “诺。”倚竹应道。

    容娴看了看还未回过神来的几位贵女,轻笑一声,心情愉悦的离开了。

    果然还是出来逛逛好啊,能碰上有趣的事,也能解决一些碍眼的人。

    看到容娴离开的背影,风吹雨这才反应过来:“那、那是陛下?”

    齐冰点点头:“是陛下。”

    邵玲儿先是被陛下的身份震惊到傻眼,接着又傻乐了起来,她还扯了陛下的袖子,被陛下『摸』了脑袋呢。

    卜梦来见她的模样也笑了起来,果然是傻人有傻福啊。

    容娴带着倚竹朝着希微宫走去,半路碰到了前来找人的华琨。

    不等华琨开口说话,她语气寡淡的吩咐道:“华卿,你派人看着穆家,若穆恩死了,就派人去穆家传令,这件事到此为止,谁都不准追究。若他们不愿意,你就告诉他们……”

    她扬起一抹恍如春花般绚烂的笑意,凉凉道:“让穆家去死还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让他们选一个。”

    “诺。”华琨在来的路上已经听小太监将卜辞重创穆恩的事情说了一遍,而这事儿是出于陛下的意思,看来穆家是将陛下给得罪惨了。

    容娴回到希微宫后,在倚竹等人的服侍下换上了龙袍,精致贵气的冕冠高戴,十二串旒珠挡住了她的大半脸颊,唯一能看到的便是她唇角微微翘起的弧度。

    她走出房门,华琨已经领着一队小太监和护卫等候已久。

    “走吧。”容娴不紧不慢的朝着望月阁走去。

    一路走走停停,终于踩着点儿来到了宴会地点。

    此时的望月阁亮如白昼,之前还玩闹的世家子弟全都跟着长辈规规矩矩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在宴席的最前方,除了叶丞相、白太尉、郁肃外,便是大夏皇朝和其他三大王朝使臣的位置,而其他宗门教派的使者都坐在众大臣之间。

    宁三剑朝着冲虚低声道:“这容国还真是人才济济,我环视了一圈,发现很多朝臣的子弟修为才能都不错,可惜不是我们宗派之人。”

    冲虚无奈道:“你别想着挖人了,管好自己宗门的人不上赶着来朝廷效力就不错了。”

    宁三剑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大多宗门子弟中总会出现那么一两个向往权势地位的人,他们修习有成之后便会离开山门,择一方王朝效忠,体验那手握乾坤、美人在怀的极乐。

    人各有志,他们也没办法。

    在他们对面,蓝如雪轻声问道:“你们觉得这场晚宴煦帝能支撑多久?”

    她的声音很低,唯有身边的三人才听得清楚。

    诸葛匪石笑而不语,玉净尘叹息道:“这位陛下的身体若太差,容国怕是不太好了。”

    秦怀德想了想,说:“告祭天地之时,我们都见到煦帝那一脸病容的模样,晚宴恐怕只是『露』个面就会离开吧。”

    最前方的位置上,丁国舅朝着叶文纯道:“叶相,之前我见煦帝陛下脸『色』不太好,陛下是否身体有恙?”

    叶文纯面不改『色』道:“多谢国舅关心,陛下只是昨夜未曾睡好有些累罢了。”

    温青笑笑说:“今日是个大日子,陛下昨夜辗转反侧也是在所难免。”

    白师淡淡道:“这倒不是,不管有没有登基大典,陛下在容国上下都名正言顺。昨日陛下刚刚守灵结束,只是有些想念先帝罢了。”

    温情和丁国舅脸『色』一僵,不再说话了。

    贾诗琪叹道:“无论是因为什么,都请陛下保重龙体才是。”

    郁肃语气平和道:“多谢贾总管关心,本官定会将总管的话传达给陛下。”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