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 领舞
    宴会上的众人正在聊天,忽然齐齐朝着外面看去。

    只见容娴一身龙袍施施然的走了过来,她的步伐不紧不慢,却带着一种令人心折的矜贵优雅。

    “臣等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除了几国的使者,其他人齐齐弯腰行礼。

    容娴从他们中间一直走到了最上首的主位,这才心情极好道:“平身。”

    容娴走到上首坐下后,华琨、倚竹立于她身后随时伺候。

    “今日乃朕登基大典,第一是设宴宴请众位使者,多谢各位前来观礼。”容娴笑容柔和道。

    随即,她话锋一转,目光诚恳道:“第二是见见诸位国之栋梁,朕想与诸位都熟悉一下,不然上朝论政之时,朕一个不认识那就尴尬了。”

    底下群臣也习惯了容国两任帝王的画风,都十分配合的发出善意的笑。

    一个个身材匀称,步伐曼妙的侍女端着醇香的美酒恭敬的放在众位大臣的桌上。

    容娴给自己倒了杯茶,朝着前方举了举,语气随和道:“朕敬诸位一杯。”

    在她身后,华琨的目光从陛下手里的茶杯上扫过,眼皮子跳了跳。

    能端着茶跟大臣们敬酒,也就陛下能干出这么没谱的事儿了。

    众位大臣即便知道陛下端着茶,但也没一人敢没有眼『色』的指出来,他们都附和的端起酒杯站起身道:“谢皇上。”

    然后一饮而尽。

    顾夜阑将杯中酒水喝完后,目光看向高高在上的煦帝,嘴角扬起一抹雍容闲适的笑意。

    这煦帝太有意思了,比剑帝还有趣。

    上方,容娴见众人喝完酒,嘴角一翘,周身散发的气息十分愉悦。

    她又给自己倒了杯茶,朝着嫪吉、丁锦、贾诗琪和温青四人道:“几位使者能来,朕心中欢喜不已,一杯薄酒不成敬意,请。”

    嫪吉四人也很给面子的端起酒喝了,在这个大喜的日子他们若当着一国帝王的面搞事,那就真没脑子了。

    他们喝了以后,倚竹上前为容娴将茶水续满。

    容娴朝着白太尉和叶丞相、郁大夫三人举杯道:“朝中大事,有劳三位大人多多担待了。”

    三人连忙站起身道:“不敢,为皇上分忧,是臣等之幸。”

    他们都知道皇上说这话可不是开玩笑的,以后的国家大事少不得真要他们多『操』心才是。

    皇上敬酒,管你酒量深浅,管你会不会过敏,都要一杯喝完。

    这就是皇权,这就是雷霆雨『露』具是君恩。

    该敬的人都敬了以后,宫中的伶人便开始抚琴跳舞,为这冷清的宴会增添了几分热闹。

    容娴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手里端着茶杯半眯着眼睛看着下方的袅袅舞姿,嘴角噙着一抹最是温柔不过的笑意。

    嫪吉举杯朝着容娴道:“煦帝陛下,吾皇得知您登基后,特让臣来恭祝陛下,并诚恳的希望容国以后与大夏友好和睦,互为友邻。”

    容娴带着笑意的眼睛扫了他一眼,慢吞吞道:“朕也希望大夏以后与容国友好和睦,互为友邻。”

    她摩擦着杯沿沉『吟』了起来,感慨道:“这么久了,朕还是第一次知道夏皇竟然与朕的想法和目标完全一致,看来我们是天注定的知己啊。”

    叶丞相用酒杯挡去了嘴边的抽搐,不知怎地,他总觉得陛下说那句‘天注定的知己’让他感觉好似天注定的敌人的一样。

    嫪吉僵着脸干笑了两声将酒喝完,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跟他家圣上拉关系的人。

    可他还不能反驳,难道要说他家圣上没有这个意思吗?

    不想互为友邻,是准备想为敌吗?

    恐怕到时候不用煦帝挑拨,其他三大王朝也会下意识警惕起来。

    嫪吉被堵了回去以后,丁锦几人再敬酒时就规矩了很多。

    忽然,容娴微微侧头朝着华琨问道:“华卿,你觉得这位领舞的姑娘漂亮吗?”

    华琨下意识打量着那姑娘,疑『惑』道:“虽然被面纱遮住了脸,但臣觉得她并不是很漂亮,起码场中大半贵女都比那伶人好看。”

    容娴兴味道:“华琨原来还懂得欣赏美啊。”

    华琨:呵呵。

    容娴看着一点点朝着她接近的领舞者,嘴角的弧度一点点的上扬。

    姿态放松又慵懒,半靠在龙椅上莫名给人一种不羁之感。

    她晃了晃手上的茶杯,目光落在场中的舞蹈上,半眯着眼睛看上去格外享受。

    突然,一道利刃夹杂着强大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寒意朝着容娴的心脏刺来。

    快如闪电,迅疾如雷。

    华琨身上猛地爆发出令人惊骇的威压,将利刃定在了半空中。

    利刃上的力量与华琨的力量针锋相对,一时间竟然谁也压不过谁。

    就在华琨与利刃对峙的瞬间,领舞者已经来到了容娴面前。

    容娴抬了抬眼皮看向领舞者,对上一双包涵杀意的眼神,她神『色』没有半分变化。

    领舞者抬手携着惊天威力一掌狠狠地朝着容娴头上拍去,这一掌若是拍实了,容娴肯定没有命在。

    “皇上!”众臣惊呼道。

    太尉周身的血腥杀气瞬间爆发,但他距离皇上有点儿距离,完全来不及救人。

    他红着眼眶狠狠盯着那伶人,若皇上躲不过这一劫,他一定要查出这伶人是是派来的,若是本国之人,他定然夷了那人九族,若是他国之人,他必定踏破那人国门,血洗三日未皇上报仇。

    凌厉的掌风吹起容娴的头发,容娴头上的簪子蓦然断裂,那一头乌黑长发肆虐的『乱』舞。

    容娴微微阖目,一股森然冷意在这片天空蔓延而开。

    ‘嗡~’众人的灵魂深处,一阵剑鸣声陡然响起,震撼莫名。

    ‘轰!’一声炸响,让所有人脑袋晕眩了一瞬。

    只见容娴周身萦绕着一层冰冷磅礴的剑气,那剑气如狂风骤雨,好似乌云滚滚袭来,又似狂风引动天地变『色』,让日月无光。

    在这股气势下,领舞者的攻击就好像水滴如大海,没有起到丁点作用,与华琨对峙的利刃也一寸寸化为黑水砸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一道璀璨的剑光划过,刺痛了众人的眼,清淡的血腥味弥漫而开。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