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章 刺客
    刺目的光芒散去,待众人睁开眼睛再次朝着九五之位看去时,领舞者还维持着攻击皇上的姿势,但动作却停了下来。

    而皇上嘴边温柔的笑意没有半点改变,她依旧维持着之前端着茶杯的姿势。

    然后,他们便看到皇上朝着面前的领舞者轻轻吹了一口气。

    ‘噗’一声轻响,让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领舞者的身上。

    只见刚才还完整的人浑身瞬间被鲜血浸透,她的皮肉外翻,身上的筋脉寸寸被削断,丹田更是被戳了个对穿。

    尽管这人这般凄惨,却依旧还活得好好的。

    众臣再看看皇上周身萦绕着经久不散的剑气,咽了咽唾沫,只觉得一股寒意顺着脚底板一路蔓延到头顶。

    然后——

    究竟是谁说他们的陛下是凡人来着?

    这一定是在驴他们!

    陛下她这副模样妥妥是正经剑修!

    华琨与众臣心惊肉跳的跪了下去,只觉得在这大喜的日子发生这等晦气事,若陛下大发雷霆这可如何是好?

    他们可是丢脸丢到了容国外了。

    “朕一直是想当一名悬壶济世的神医。”在这么死寂的环境下,皇上她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众臣人顿时嘴歪眼斜,皇上您别逗了,有这么强横的剑气,您好端端的剑修不干干什么神医啊。

    唯有少数知情的几人嘴角抽了抽,他们的皇帝陛下是真的很喜欢大夫这个职业。

    但——若皇上真去当大夫了,他们就去皇陵哭先帝!

    容娴将茶杯放下,目光斜睨向地上的刺客,眼尾微挑,一瞬间那九五至尊的气势就压了过去,那是众臣很少见过的一面。

    那是贵气『逼』人的天命之子,是受命于天、高坐云端的尊贵骄矜。

    领舞者被这股气势一击,又一口血喷了出来,整个人陷入了昏『迷』。

    容娴抬手从自己的长发间穿过,煞有介事的叹了口气,道:“这辈子在这个世界上,朕的手上还从未沾过一条人命,可今天差点就破戒了。”

    她痛心疾首的指责道:“背后之人千方百计引诱朕破杀戒,真是其心可诛。”

    众人:“……”

    陛下您可能真的误会了,背后之人他大概真不是这个意思吧?

    已经用尽了法子将杀手派到了您跟前,不杀了您反而引诱您杀人,这人是傻的吗?

    可看着陛下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他们默默的闭嘴了。

    容娴不知道众人的想法,她痛斥完背后之人的不道德后,眼角眉梢的忧郁浑然天成,语气唏嘘不已:“朕只想当大夫,为何连这点儿心愿都不能达成呢。”

    众朝臣:“……”阻碍了陛下您追求梦想还真是对不起了啊。

    众朝臣见到陛下忧郁难过的模样,只觉得腮帮子都疼了起来。

    他们现在也顾不上什么凡人剑修的,只是快速的转动的脑子,想到一个个阻止陛下她回归山林、啊不,是当大夫的计划。

    这世上不缺大夫,但容国缺天命皇帝啊。

    哪怕陛下只是当个吉祥物,也能让容国百姓心安。

    可偏生陛下她#志不在此#。

    可怜朝臣们只知道皇帝金口玉言、君无戏言,完全没见过容娴这款恶趣味忽悠人的,一心认为陛下是说真的,顿时就满面愁容,脸都皱成一团。

    一片静默之中,诸葛匪石朝着秦怀德悄声道:“这杀人和当大夫似乎并没因果关系吧?”

    秦怀德:!!

    这都什么时候了,小伙伴儿怎么还挑这种刺儿。

    他道:“那你去指出陛下的逻辑错误来。”

    诸葛匪石:这就不用了。

    作为诸葛家的人,他第一次对自己拥有这种看透本质的能力心慌慌。

    他已经看出这位陛下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本事,正所谓#看破不说破#,他将嘴巴抿的紧紧的,只觉得自己若破坏了陛下的乐趣,他可能要完。

    容娴对于是否有人看出她真实想法无所谓,她觉得自己演得很开心。

    有人捧场,容娴她更是戏多到令人发指。

    容娴目光扫视了在场所有人一眼后,语气笃定道:“朕觉得背后之人定然坐在这里,他的设计就是为了让朕破戒,不让朕当大夫。”大佬娴今日依旧在尽职尽责扮演一个逻辑死呢。

    见下方众人脸皮抽搐,容娴一脸大失所望,莫名给人一种恨铁不成钢的错觉:“这世道和人心真是太黑暗了,竟然连大夫都容不下了……”

    陛下一口一个大夫的,叶丞相果断听不下去了。

    为陛下授课的那段时间里,他还以为自己已经将陛下给掰正了过来,可没想到今日才知道,他不仅没有掰正陛下不说,陛下她还觉得她委屈得不行。

    这不,竟然在满朝文武、各国使臣面前唠唠叨叨的抱怨着,最后还离谱的怀疑是自家人为了阻止她追求梦想才干下了此事。

    陛下她还真是敢想!

    叶丞相觉得陛下好不容易乖巧了一段时间后,如今又有故态复萌的感觉。

    这就很不好了,晚宴结束后,他得和太尉商量商量,将陛下这熊『性』给压下去。

    到底是你飘了还是以为本相握不住刀了?

    忽然觉得后背发凉的皇帝陛下:“……”

    叶丞相深吸一口气站起身,黑着脸转移话题道:“陛下,是否将这刺客带下去审问?”

    容娴沉默了片刻,好声好气道:“丞相说的是。”

    丞相就这点不好了,总是破坏她的乐趣,可她还指望着丞相处理政务,连怼都不敢怼,唯恐丞相撂挑子不干。

    容娴在心里假模假样的感慨,丞相都这么胆大包天了她都宽容大度的包容了,她真是一个体贴的好皇帝呢。

    容娴将自己夸完后,脸上的神『色』突然收敛了起来。

    她微微垂眸,浓密似鸦羽的睫『毛』盖住了眼底的情绪,用听不出情绪的语调道:“苏指挥使。”

    一道黑影蓦然出现在众人面前,郝然便是苏玄。

    他朝着容娴弯腰一礼,声音冷得掉渣道:“臣,探看司指挥使苏玄参见皇上。”

    苏玄刚一出现,周围的人神『色』迅速变化,隐隐有敌意和排斥。

    苏玄是皇上的耳目,他掌管着情报和暗谍。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