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 太仆
    卜辞跟着华总管离开后,邵景寻等人顿时惊讶了。

    岳战眼里带着兴奋道:“卜辞那家伙究竟是何时勾搭了陛下的,我们居然谁都不知道。”

    风岚皱了皱眉,说:“慎言,陛下是你能编排的吗?”

    岳战轻咳一声,朝着陛下的方向拱了拱手以示歉意,然后低声说道:“刚才陛下针对那刺客的剑气很厉害,地仙以下都受到了影响,你们说,她老人家还是凡人吗?”

    齐墨皱了皱眉,摇头道:“我没有在陛下身上感受到修为的痕迹,但那剑气却毋庸置疑。”

    邵景寻想了想,说:“难道是先帝留给陛下护身的剑气?”

    田超看了眼乖宝宝一样的刘元辰,说:“我觉得有可能,那剑气与先帝格外相似。”

    刘元辰不受控制的偷瞄了眼陛下,心中还有些许歉意。

    若他当时能慎重一些,也不会被人算计连累陛下,好在陛下无碍。

    他们在这里聊得开心,卜辞已经来到了容娴的身前。

    “臣参见陛下。”卜辞神色严肃的行礼道。

    容娴摆摆手,道:“不用了,过来陪朕喝两杯。”

    “诺。”卜辞应道。

    两个小太监搬了案桌放在容娴身边,又放了一壶美酒。

    卜辞跪坐在案桌前,倒了杯酒朝着容娴举了举杯,说:“陛下,臣敬您。”

    容娴很给面子的端起自己的茶,豪爽的一饮而尽。

    她扫了眼一脸晦气的穆家人,笑哼一声说:“朕已经吩咐下去了,穆家人不敢再找你麻烦。但他们暗中会做什么,就只能靠你自己挡过去了。”

    卜辞不甚在意道:“臣明白,多谢陛下。”

    容娴将茶杯放在桌上,觉得卜辞这人有意思的很,是个能干大事儿的。

    这么一琢磨,她那颗躁动的心有些呆不住了。

    容娴摩擦着杯沿想了想,眼里含笑的吩咐道:“朕还有件事要你去办,只要你办好了,龙卫军的统帅便是你,掌管五万兵马,你可以自行招募。”

    卜辞眼睛猛地瞪大,手里的酒杯被他一不小心都捏碎了。

    但卜辞此时却顾不上,他激动道:“请陛下吩咐。”

    他待在禁军内不就是想以后走军功的路子吗?

    以后建功立业,在战场上抛洒热血,与先辈们一样守护容国这片土地,将所有侵略者斩杀,这才是他的梦想。

    如今机会就在眼前,他一定要抓住了。

    容娴垂眸看着下方贵女们已经开始决战出最后的赢家,目光扫过棋盘上的交锋,漫不经心道:“晚宴结束后,朕会让倚竹吩咐你的。”

    卜辞平复了下心中翻腾的情绪,恭敬应道:“诺。”

    她与卜辞聊了会儿后,便耐心的看着下方的争斗。

    一刻钟后,棋局已经分出了胜负。

    容娴的目光落在了下方胜利后依旧不骄不躁的姑娘身上,神色带着一丝赞赏道:“你是哪家的姑娘,棋艺不错。”

    女子站起身朝着容娴深深一礼,十分稳重道:“臣女乃穆家嫡长女穆涟漪。”

    容娴朝着龙椅后依靠,单手撑着下巴,懒洋洋道:“穆家的啊。”

    说实话,尽管穆家的人作甚让她不惜,她对穆家并没什么多余的情绪,就像人不会因蚂蚁的所做作为而恼怒或高兴一样。

    不过这个穆涟漪倒是有些意思,她嘴角微翘,笑吟吟道:“你既然赢了棋局,朕允你一个彩头,你想要什么?”

    穆涟漪十分干脆的跪了下去,斩钉截铁道:“臣女想要带着弟弟自立门户,还请目下成全。”

    话音落下,正与同僚坐在一起的穆太仆脸色刷一下黑了。

    女儿要带着儿子自立门户,就根本就是家丑。

    对于一向好面子的穆太仆就好像被人狠狠扇了两巴掌一样。

    他立刻走了出来,拔高声音斥责道:“你这个逆女,胡说八道什么。”

    他转身朝着陛下一礼,满是不安和忐忑道:“陛下,臣未曾管教好这逆女,还请陛下治罪。”

    容娴状似不悦的皱了皱眉,华琨立刻上前一步,冷淡道:“太仆大人,陛下还未发话,你怎可随意插嘴。”

    穆太仆身体一僵,连忙道:“臣有罪。”

    他退到一边后,容娴眉眼间带着趣味道:“若朕没有记错的话,穆夫人应该还健在,你带着弟弟离开,她能舍得?”

    这话问出口后,隐隐知道内情的某些大臣脸都黑了。

    大臣们:“……”

    众大臣感受到各位使臣隐隐的目光,只觉得陛下这操作有些窒息。

    咱们有些丑事儿能否避着外使啊,丢脸都丢到国外去了,这就让人有些接受不了了。

    但陛下她显然没有自家朝臣在外人面前出丑丢了她人的想法,她不仅很感兴趣,之前还懒洋洋的模样这会儿居然精神了不少。

    下方,穆涟漪沉默了片刻,眉眼间带着悲伤道:“臣女母亲在十五年前留下襁褓中的弟弟病逝,如今的穆夫人并非亲母。”

    容娴微微睁大了眼睛,眼里划过一丝八卦,只听这一句话居然让她有种穆家的水很深的感觉。

    她刚准备再问时,白太尉一身低气压的轻咳了一声,其中的警告让容娴跑偏的思维给拉回来了。

    容娴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道:“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她慢吞吞道:“朕已经允了你彩头,你确定选择带着弟弟自立门户?”

    穆涟漪语气坚定道:“臣女确定。”

    容娴点点头,说:“朕允了。”

    “陛下……”穆太仆忍不住喊道。

    容娴目光一冷,平和的气息带上了一丝难言的攻击性,充斥着冰寒杀气,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凌厉和锋锐。

    “太仆有意见?”容娴瞳孔幽深,语气冰冷的可怕。

    这说翻脸就翻脸的模样,不仅让朝臣们懵了,连使臣都有些懵。

    虽说伴君如伴虎,但如煦帝这般喜怒无常的,实在令人捉摸不透。

    穆太仆吓了一跳,后背隐隐发凉:“臣、臣并无异议。”

    穆涟漪见他服软,脸上闪过一丝喜色,道:“臣女多谢多谢成全。”

    出了这档子事儿后,容娴也没心情再留在宴会上。

    她让大臣们陪着使臣好好儿玩后,自个儿带着华琨匆匆朝着希微宫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