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0章 村姑
    刚刚走进书房,容娴就忍不住吩咐道:“派人去查查穆家,特别是穆涟漪兄妹,朕要知道详细的情报。”

    华琨眼角一抽:“……诺。”

    她还以为陛下着急回来是出了什么大事,没想到居然是想看八卦了。

    打发走华琨后,容娴朝着守在门口的倚竹道:“倚竹,朕有事情吩咐你。”

    倚竹立刻恭敬的走了进来,屈膝一礼道:“请陛下吩咐。”

    容娴招她上前,低声吩咐道:“去给卜辞传旨,让他盯紧了白慕离,只要白慕离与一位依依姑娘联系,让他不必留手,直接将依依给杀了,白慕离打落三重修为送回丞相府禁足。”

    “诺。”倚竹快步离开。

    书房内顿时只剩下容娴一人,她垂眸想着那位稳重大方有手段又有心计的穆涟漪,总觉得穆家的风水养不出这么有心眼儿的人。

    罢了,也不值当她继续深究,该知道的她总会知道的。

    夜色很快便过去了,第二日,作为新皇登基后的第一个大朝会,议政殿里人都满了。

    容娴端坐在皇位上,听着下方各个派系、各个利益相关者之间争吵不休,往往屁大点儿小事就能扯到攻讦政敌上去。

    “请陛下裁决。”有朝臣又一次说道。

    “此事交由太尉处理。”容娴重复道。

    白太尉面无表情道:“诺。”

    官员退下后,又一件国政大事提了出来,然后几方人马接着吵。

    结果吵了半天,各个都脸红脖子粗却没有任何结果,有人又朝着容娴道:“还请陛下裁决。”

    容娴偷偷打了个哈欠,一本正经道:“此事交由丞相处理。”

    叶丞相嘴角一抽:“诺。”

    似乎是因为官员吵架没吵赢,这人逮着另一派系的官员指责其内院失火,内德不修,教子不严等等。

    那官员也不是省油的灯,翻出他强占他人财物,抢了别人的老婆等等把柄。

    你来我往互接老底,听得容娴大开眼界。

    不等他们请她裁决,容娴便主动开口道:“此事儿交由副相处理。”

    郁肃眼皮跳了跳:“诺。”

    之后的事情不管各派官员怎么吵闹,容娴永远都是三句话。

    此事交由太尉处理,此事交由丞相处理,此事儿交由副相处理。

    众臣:“……”

    丞相三人黑着一张脸不吭气儿了。

    容娴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厚道,她感慨道:“能者多劳啊,还请三位大人千万不要拒绝。”

    嘛,容大佬今天依旧在尽职尽责的当一个吉祥物呢。

    三位大人:呵呵!

    忽地,容娴眉梢微动,眼里闪过一丝喜色。

    傅羽凰苏醒了过来。

    傅羽凰醒过来的时候在是一座木屋中,木屋外只有一个气质出众的冷艳……村姑。

    傅羽凰苍白着脸咳嗽了一声,村姑听到声音后立刻跑了过来,说:“你终于醒了?”

    傅羽凰点点头,朝着四周看了看,有气无力道:“这里是哪儿?”

    顿了顿,她似乎察觉到自己身体不对,表情一片空白道:“我又是谁?”

    没错,傅羽凰察觉自己好似被人给下药了,这丝意识一片空白,若非有本体灵魂在,这会儿她怕是真什么都不记得了。

    傅羽凰眸光闪了闪,不漏半点痕迹。

    村姑嘴角扬起一个隐秘的笑意,语气满是惊讶道:“你不记得了?”

    傅羽凰微微皱眉,似乎在努力回想,最后还是无奈的摇头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村姑神色黯然的叹了口气,说:“我是你师父,你是我青鸾派弟子。前些日子容国大军为整肃宗派势力,派军屠杀了整个青鸾派,只有我带着你逃了出来。”

    她眼里满是怒火道:“在逃离的过程中,你被容国大将打伤,伤了根本。这些日子调养了以后,我本以为你会好些,没想到却前尘尽忘。”

    她神色悲愤道:“难道是上天要灭我青鸾道统吗?我不甘心啊。”

    傅羽凰:“……”

    这演技实在太尴尬,她觉得配合都拉低了自己的品味。

    但想到她现在身受重伤,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能屈能伸的傅羽凰只能面无表情道:“天要灭了咱们的道统,您不管怎么不甘心都没用啊。”

    村姑悲愤的表情骤然一滞。

    傅羽凰顿了顿,可能也意识到自己这么说有些无情了,极不走心的给自己打补丁道:“人是斗不过天的,要不然您在这里隐居下来,好歹还能继续活着。”

    庞倩觉得自己要气炸了,傅羽凰这给她出的什么馊主意。

    她就不相信人斗不过天。

    啊呸,斗什么天啊,她只要能斗得过容国,杀了容煦帝,继续延绵青鸾道统就够了。

    庞倩强忍着怒气道:“你好好养伤,等伤养好了以后跟我去乾京报仇。”

    傅羽凰幽幽道:“活着不好吗?”

    庞倩:“……”

    若非还用得着傅羽凰,她恨不得撕烂了这死丫头的嘴。

    庞倩怒气冲冲的准备摔门而去,傅羽凰那气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位师父,您能否告诉我,我叫什么啊。”傅羽凰尽职尽责的扮演着自己#可怜弱小又无助#的人设,还有些无力的提点着并不怎么敬业的庞倩道。

    庞倩脸都青了,‘这位师父’是什么见鬼的称呼。

    她冷着脸道:“你叫傅羽凰,是我青鸾派的第三代首席大弟子。”

    说到这里,庞倩索性就直接将人设全都告诉了傅羽凰:“你有一位哥哥叫同舟,他为了救你被煦帝威胁,憋屈的成了容国的皇夫,你若想要救他,就尽快养好伤势。”

    傅羽凰叹息,这厮戏比她还多啊。

    她没忍住又一次感慨道:“……活着不好吗?”

    庞倩简直要气死了,若非她肯定给傅羽凰喂下的药没问题,她还以为这人是故意其她的呢。

    见庞倩冷艳高贵的气势都快崩了,傅羽凰立刻闭嘴不说话了,唯恐庞倩#趁人之危#将她给打一顿。

    她现在还是个病患呢。

    朝廷上,容娴漫不经心的掸了掸指甲,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误打误撞抓到了一条漏网之鱼啊。

    若叶清风的速度能快一些,他们指不定能合伙儿杀了庞倩呢。

    这事儿得好好计划计划了。

    之后的议政容娴显然更加心不在焉了,看的叶丞相和白太尉心里更加冒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