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大仇
    送几个弟子给她?

    徒弟这么乖,庞倩差点感动哭了。

    并不是……

    她的表情控制不住的狰狞了一下,傅羽凰这厮不是已经被她清除记忆了吗,说好的跟张白纸一样呢?

    怎么这么难搞!

    她深吸一口气,勉强维持住一个僵硬的表情,说:“师父教你一个就够了,青鸾派的传承功法不是有悟性就能学的,若是再来一个笨蛋为师受不住。”

    傅羽凰扬眉一笑,明媚洒然,她笑道:“师父对我这般独宠,实在让我受宠若惊。”

    顿了顿,她云淡风轻道:“为了表示徒儿对师父的感谢,我决定——”

    她眉眼含笑,一字一顿道:“送师父去见青鸾派同门。”

    傅羽凰说罢,在庞倩惊愕的目光中扬了扬手,阿水从她手腕飞出,猛地变成五丈高,张开血盆大口就朝着庞倩咬去。

    庞倩猛地后退,手一伸,青鸾派的传承宝器满月弓已然握在手中。

    她箭指傅羽凰,咬牙切齿道:“你没有失去记忆?”

    傅羽凰眨眨眼,故作遗憾道:“我重伤醒来确实什么都不记得了。”

    见庞倩神色怀疑的盯着她,傅羽凰叹了口气,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可我失忆了又不是傻了,我每每听到青鸾派这三个字就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且我对您没有丝毫熟悉之感,反而知道您是青鸾派之人后,差点克制不住胸中杀意。”

    傅羽凰送给她一个灿烂的笑意,装模作样的感慨道:“身体的本能都让我无时无刻不想着弄死您。师父您说,这得——多大仇啊。”

    庞倩一脸懵逼,有些崩溃道:“所以你选择相信本能对我出手?你就不怕自己的直觉出错了?”

    傅羽凰一脸迷之自信道:“我的感觉绝对不会出错!”

    “万一错了呢?”庞倩带着一丝希冀问道,她觉得傅羽凰还能抢救一下。

    傅羽凰耸了耸肩,漫不经心道:“那也只能怪你命不好了。”

    庞倩:“……”

    别说了,拔剑吧。

    玄冥水蛇与庞倩打了起来,庞倩挽弓射箭,冰冷锋锐的箭矢如同天际坠落的流星,毫不留情的朝着水蛇砸去。

    水蛇嘶鸣一声,粗壮的尾巴甩向箭矢。

    ‘呲呲。’令人牙酸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随即一股淡淡的焦味在水蛇身上蔓延而开,箭矢也化为凡铁落在了地上。

    傅羽凰的目光落在阿水焦黑的尾巴上,明亮的目光幽深了起来。

    她伸手一招,阿水化为墨镯盘在她手腕上。

    傅羽凰手心一握,从芥子空间内拿出一把青光剑,携带着冰冷的杀意朝着庞倩刺去。

    庞倩一惊:“你不是身受重伤吗?”

    傅羽凰嗤笑一声,语气带着淡淡的嘲讽道:“连我有快速疗伤的本事都不知道,你还好意思说是我师父?这谎话编的也太不走心了。”

    在她苏醒的时候,便能自主的动用木灵珠疗伤了,若非身体还未好,她怎么会留着庞倩在她面前碍眼呢。

    好在现在便能彻底解决了她!

    傅羽凰握剑的一瞬间,周身的随性不羁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滔天暴涨的剑意与运筹帷幄的气势。

    她一剑刺出,冰冷的寒意铺地,将正方天地渲染的好似剑之世界。

    草木砂石、飞鸟虫鱼尽皆染上了一丝剑气,带着淡淡的杀意向着庞倩而去。

    庞倩紧握着弓,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她已有天仙五重修为,按理说对战傅羽凰这么一个地仙巅峰的小角色再简单不过了。

    可傅羽凰这厮好似有些邪门儿,只是出剑便让她有种被克的感觉。

    这也就罢了,偏偏傅羽凰的攻击已经超出了她的修为范畴,对她这个天仙强者也有威胁。

    庞倩神色满是凝重,她拉圆了弓,灌注了全部的力量在箭矢上。

    松手,射箭,一气呵成。

    箭与剑相撞,高低修为的相互碰撞,一股无形的波动与二者为中心朝着四面散开。

    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一身儒士长袍的儒生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眼里闪过一丝喜色,身形一闪,快速朝着那个方向飞去。

    木屋外,当傅羽凰收剑之时,残留的凛冽剑意漫天飞舞,将那一排排大树拦腰斩断。

    二人的攻击碰撞抵消后,一丝剑气不依不饶朝着庞倩追去。

    直逼的庞倩退了三步,这才不甘不愿的消失了。

    傅羽凰持剑而立,周遭的草木树叶如同利剑,朝她拜去。

    在她对面,庞倩死死盯着傅羽凰,恨恨道:“天子剑!你从头到尾都没有失忆,你在骗我!”

    傅羽凰脸色有些发白,刚才她试探的动用了一丝水灵珠的力量加成,虽然很有分寸,却也一下子抽干了她的力量。

    尽管如此,面对庞倩时她也没有半点后退。

    面对庞倩愤怒的模样,傅羽凰露出一个欣慰的笑意,慢吞吞道:“你终于反应过来我在骗你了。”

    庞倩、庞倩顿时就给气炸了。

    她抬手拉弓,刚准备射出去时,一道温文尔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管子曰:‘暴傲生怨,忧郁生疾,疾困乃死。’”

    话音落下,庞倩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四面八方而来,钻入她的体内,让她不受控制的暴怒骄傲了起来。

    庞倩抬起下巴,骄傲的不可一世的模样,心头一股烦躁怎么都挥之不去。

    庞倩:??

    她究竟在骄傲什么?

    不等她琢磨清楚,心头一股忧伤涌来,眉宇间的冷艳也被轻愁遮掩,她轻咳了两声,一脸病容仿若西子。

    然后她低头看着自己这一身村姑的粗糙服饰,只觉得莫名悲哀。

    接着,白眼儿一翻,就栽倒在地上。

    傅羽凰:“……她怎么了?”

    叶清风笑得好似身后开满了黑百合一样,清清淡淡道:“大概是死了吧。”

    傅羽凰:“……”

    尽管不是第一次见了,可每次只要看到这些儒生动动嘴就能杀死敌人,傅羽凰就忍不住想上去拿剑抽人。

    她将剑收了起来,喉咙有些不适的咳嗽了下,然后瞪大了眼睛:“我怎么也咳嗽了起来,叶清风,你别是给我下黑手吧?”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