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章 旧账
    小千界混乱不堪,修士凡人没有明确的界限分明,正与魔都靠着圣山统领,连完整的修炼体系都没有。

    但也正因小千界这般混乱,季书才觉得自己能在其中找到一线生机。

    然后,他真找到了。

    那个倒霉蛋就是容娴了。

    在小千界内,容娴接手了狴犴魔狱后,季书便解放了。

    他高高兴兴的弄了一出羽化而亡,实际上却回到了中千界,结果还没怎么浪呢,就因为失去了魔狱的庇护被以往得罪的仇家给直接打死了。

    将季书的人生经历听完后,同舟:“……”

    诸葛既明笑着问道:“不知魔主您听罢后,可有想法?”

    同舟抿了抿唇,有些不情愿道:“本座会将狴犴魔狱随身携带。”

    诸葛既明、诸葛既明顿时就笑了出来,他好似从魔主那无情无欲的表情下看到了可爱的一面。

    听到他的笑声,同舟板着脸道:“我们去见一个人。”

    “何人?”

    “我侄儿。”同舟用那张不食人间烟火的脸说出这么一句接地气的话。

    诸葛既明:“……您还有侄儿?”

    同舟目光冷漠深沉:“我有妻子,自然会有侄儿。”

    诸葛既明:“……”不是,您有妻子跟您有侄儿有何因果关系?

    乾京皇宫,正听着苏玄汇报工作的容娴嘴角的笑意一僵,神色微妙了起来。

    她没想到季书在小千界搞了一出假死,到了中千界就成了真死了,还是被人给打死的。

    她忍不住幸灾乐祸了起来,死了活该,让他作天作地!

    她可没忘记季书当年是怎么欺压她的,这可真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啊。

    容娴周身的气息变得欢快不已,眉角眼梢都是令人心醉的温柔笑意。

    苏玄:??

    他刚才是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了吗?

    苏玄面瘫着一张脸仔细回想了下,他只是例行报告容国内百姓关于与北赵大战的一些看法而已,这应该不好笑。

    苏玄抬头看向坐在御案后面的陛下,没被旒珠遮掩的眸子清楚的映入眼中,包括——

    陛下在光明正大的走神!

    苏玄深吸一口气,凛冽的寒意与霸道的刀气在周身肆虐,好在他很有分寸的只是控制在自身周身。

    可即便如此,也惊醒了神游的陛下。

    容娴被这股冷意和刀气一激,立马回过神来,直接就对上苏玄那双冰霜一般的眸子。

    容娴没有半点心虚,反而若无其事道:“即便国内风平浪静探看司也不能放松警惕,朕记得北赵有个与探看司相仿的皇城司?”

    苏玄被陛下这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给哽了一下,周身的气压更低。

    他沉默了片刻,自己生了会儿闷气,见陛下没有哄哄他的意思,面瘫着脸道:“确有此事。”

    “西江和东晋也有吗?”容娴兴味的问道。

    苏玄点点头,说:“西江有神眷卫,东晋有专为女帝负责的内卫。”

    容娴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朝着苏玄好奇道:“西江是不是有什么特殊传承?为何他们的皇帝名号都带着神,比如当今神宁帝,而情报司居然也叫神眷卫?”

    苏玄冷硬的表情有些龟裂,陛下抓重点的姿势从来就没对过。

    天底下谁会因为人家名字里的一个字就被怀疑啊。

    不过,陛下这么一说,好像西江确实有些问题。

    苏玄皱眉想了想,却毫无头绪。

    容娴也只是稍稍提一下,若探看司能查出什么来最好,若查不出也无妨。

    她只是有些怀疑,先不说那个明晃晃的却被众人忽略的‘神’字,有多少人敢用这字啊,偏偏西江就用了,还用的理所当然。

    接着便是火灵珠。

    灵珠有五颗,除了在小千界出现的水灵珠和木灵珠外,金灵珠和火灵珠都在中千界。

    但知道消息的人并不多,起码容娴可以判定中千界知道灵珠消息的人不过五指之数。

    叶清风在寻找灵珠的踪迹之时,连夏国都没有半点痕迹,偏偏火灵珠在西江国国库出现。

    要知道灵珠还有一个名字,那就是神器。

    容娴的目光幽深了一瞬,又重新恢复了平和。

    她轻轻垂眸,慢吞吞道:“试着去查吧。”

    苏玄点点头:“诺。”

    双方没有再出声后,书房的气息安静了起来。

    就在苏玄准备告退时,容娴忽然问道:“笙歌是出自北赵?”

    苏玄神色一滞,想起陛下在小千界时曾经中招,便恨得牙痒痒,他语气森冷道:“是的,那是北赵皇室才有的东西。”

    容娴闭上眼睛没有出声,苏玄也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尽管当初陛下无事,但被人暗算总归是不愉快的。

    如今旧事重提,陛下显然是准备翻旧账的。

    与这位陛下相处久了以后苏玄才发现,陛下其实是个很小心眼儿的人。

    有仇让她当场报了也就罢了,若是没有,那绝对不是大度的揭过去了,而是深埋心底,指不定什么时候爆发呢。

    “不惜一切代价,查清楚北赵的笙歌是如何落入小千界,还恰恰好在铃兰手中,被铃兰用来暗算朕。”容娴忽地睁开眼睛,语气冷漠冰凉的吩咐道。

    苏玄神色一肃,郑重应道:“诺,臣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一切真相查清楚。”

    苏玄离开以后,容娴并没有批阅奏章。

    她朝着门外唤道:“华卿。”

    华琨立刻走了进来:“皇上,臣在。”

    容娴单手托腮,眨眨眼睛问道:“知道遮阳吗?”

    华琨身体一僵,眼里闪过一丝惊诧:“陛下知道遮阳?”

    容娴掀了掀眼皮,怼了回去道:“多新鲜啊,朕乃是杏林中人,知道遮阳这种禁药很不寻常吗?”

    华琨:“……”陛下就不能忘记她是大夫这层身份吗?

    不过想到遮阳,华琨的脸色凝重了下来:“陛下,遮阳这种歹毒之物在中千界已经被销毁了。”

    他回忆了一下,说:“两千年前,中千界有一传承悠久的王朝,叫冥国。冥国上到皇帝,下到百姓全都昼伏夜出,就好似鬼国一样。后来几方王国大战,冥国便研制出遮阳之毒,凡中此毒者,注定见不到太阳,一旦暴露于阳光之下,便会烟消云散。”

    当年的容国也参与了此战,那一战让中千界众修士见识到了冥国的恐惧和诡异。

    于是王国与宗派联手,覆灭了冥国,捣毁了所有遮阳。

    容娴:朕心里可是有个记账的小本本呢(。-`w′-)ps:依旧两章送上,小天使别等啦仙声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